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2)—— 人生最凋零的第三種境界

(2017-09-14 06:41:17) 下一個

就要說到正題了,那個德國女人似乎開始變得焦灼了起來,她伸手從挎包中搜索著,然後那隻細長暴露著筋骨的纖手,從裏邊抻出了一盒煙,這時候她這才像是想起了什麽,朝對麵的女人歉意地咧了咧那張塗上了淡淡的玫瑰色口紅的棱角分明的朱唇,

 

希望你不介意我抽一支煙吧?

 

她的字裏話外都散發著一種德國人說話做事不繞彎子直接了當的作派,這也許就是德意誌人印在了骨子裏的標誌和象征吧。

 

看著她點煙的嫻熟和吸就了第一口煙的深度享受程度,姍然心裏很快把她便與老煙槍對上了號,隻是她細長的手指夾著煙的姿式很優雅和高貴,就是吞雲吐霧間也俺蓋不住一張清麗漂亮的臉蛋,很難讓人感覺上與老煙槍劃上等號。

 

她一邊抽著煙,一邊又端起了咖啡,狠狠地呷了一口,然後又開始了她的還沒有完成的講述。

 

也許從我們記事起就知道痛苦兩字,但隻是不知道它凋零得如何的具體,它就像是人生的一個惡魔,一個你永遠也躲不過去趕不走的影子,當人們快要遺忘它的時候,它便開始不請自來的登門造訪了。

 

盡管他一直在躲避著我,甚至不願意讓我知道他的一切行蹤,但是自從看到了那封信之後,我執意要見他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迫切,我期待著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然後再讓他說出點什麽來,因為此時我想他需要的東西很少,那怕是一點親情的溫暖和力量,那怕是幾句微不足道的安慰和關心。

 

也許是我的誠意感動了上天,我終於事隔半年又再一次見到了他,那一天我送孩子回到家,本想如果再看不到他,我是絕不會再踏出這個家的門坎的,可是意外的是他那天回來的很早,幾乎跟我們之間的距離是前後腳,

 

當我再一次見到了他,掩蓋不住的興奮卻馬上被一種不安和難過所代替,距離上次見麵隻有半年多的時間,可是他寫在臉上的疲憊和萎靡讓我吃驚和震撼,他的麵色萎黃好像被一種水氣侵蝕著,從來也沒有看到他這樣的浮腫過,他的眼睛裏閃爍著深埋很久又驅散不去的抑鬱和焦慮,頭發也顯得稀疏了很多,發際線已經後延了許多,他甚至顯得那麽的失魂落魄般的不振,一看到我在,他的情緒又開始產生了波動,他大聲地訓斥我,叫我不要片刻停留,讓我立刻從這個家出去,

 

我沒有理會他,也沒有像以往一樣的聽到這樣侵犯尊嚴的話就撥腿走人,而是讓自己耐著性子,盡量讓自己心情放平放穩,以求去接近他並且希望幫助到他,我告訴他這就是我曾經的家,現在仍然是我兩個女兒的家,這種擁有雖然不是直接的,最起碼也是間接的,現在我也要行使一下自己這一點間接性的主權了,替兩個未成年的孩子負責任的問一下,她們的父親現在怎麽變得這樣的憔悴和脆弱,到底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麽?我覺得我的兩個孩子有權利去知曉,而我雖然離異,但是作為孩子的媽媽,也起碼也應該具備一半的知情權。

 

你的知情權隻是曾經的,現在你早己喪失了這種應有的知情權了。

 

他還在嘴巴上硬挺著,我知道他的心胸不夠寬闊,特別是曾經深愛過的女人,男人們有多少趕不走陰影的小肚雞腸,繞不過去的狹獈自私,都會在他的身上我曾經的丈夫這裏顯像出來,

 

如果你再這樣的出言不遜,再把我拒之門外,使我心灰意冷的話,那麽就讓我先死在你的前麵,這樣也可以省省你的肝火,也歇歇你的心痛,更可以這樣一勞永逸的讓我們死傷相枕了。

 

熟諳他性情的我反譏道,用另外一種方法為自己做最後的努力,

 

他開始不說話了,像頭困獸一樣的在屋子裏反複踱著步,每一步都像敲打在我的心上一樣的沉重和憂心。

 

隻是這時他開始停下了腳步,用一種溫情的目光看著我說道;

 

還記得二十年前你曾經送給我一本書,那裏邊有我們德意誌的哲學思想家尼采所寫的一句話,我們曾經共同閱讀分享過,現在我還記得那上麵的一段文字,他說;人的精神有三種境界:駱駝、獅子和嬰兒。第一境界駱駝,忍辱負重,被動地聽命於別人或命運的安排;第二境界獅子,把被動變成主動,由“你應該”到“我要”,一切由我主動爭取,主動負起人生責任;第三境界嬰兒,這是一種“我是”的狀態,活在當下,享受現在的一切。

 

前兩種我都已經讓自己承現了,或者說我己經要求自己做到了,現在我己經到了第三種境界,對不起!我現在應該要改寫它的境界了,那就是我隻能苟且地活在當下,雖然我的人生還沒有行將暮色,並且現在還正在中年的橋頭奮鬥著,可是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墳墓的邊緣上,現在隻是掙紮著不願向上帝投降,不肯放縱自己一躍而下而已,因為我對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留戀,親情也好,責任也罷,美好雖然渺小,但是終究這一切變得離我越來越遙遠,遙遠得我己經快要握不住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分享!!!
kentridge 回複 悄悄話 yes, yes and yes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