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43)—— 緩緩下行的電梯

(2017-06-20 04:48:14) 下一個



此時在這夜深人靜的公司裏,突然聽到了從電梯裏傳來的由遠而近的聲音,讓眼下僵持在危急時刻的挑起人和被動者,不光是耳朵像被十頭大象牽引著似的霎那豎了起來,而對立站在電梯麵對的兩個孤身男女的心也隨著這電梯聲的逐步靠近也緊緊地提升了起來,隻是兩個人這提升的過程有所異祥。

與這個越來越顯象變態的上司,越來越喪失理智的男人周旋的孤身女人,聽到這越來越清晰的聲音,好像感到自己已經行進在一望無際失去了希望的沙漠地帶,痛感到自己馬上就要麵臨被淹沒的危險關頭,此時終於聽到了也似乎馬上就要見到一根緩緩到來的救命稻草,這根沒有見麵的稻草讓她產生了無限的興奮。

而此時女人的目光也在有意無意間包攬住了麵前這個危險男人對於這意外聲音的臉部和身體的變化反應,他先是下意識地把攥著一歐元銅幣的手抽了回來,身子也不自覺地隨之像被下沉了一番,有一種意外之外的恐慌,隨之這恐慌立刻被他調整,讓他立即又回到了這個被自己主控的場麵上,

不過他的神經還是被警惕地拉緊,這下意識提起來的神經,讓他把近在咫尺的腳步突然又向弱小女人的身體更推進了一步,好像此時此刻這步步逼進的聲音更使他加速了他所要進行下去的瘋狂,他的眼神中並沒有因為這突然產生的意外而轉移多少,因此釋重一些眼睛裏對一種東西的深度仇恨程度,似乎這種意外讓他更加提速了一種本能意誌的喪失。

聽著這緩緩上升的電梯聲音,又看到麵前的男人向自己身體的步步逼近,興奮而又躊躇中的女人也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感受到了對方連呼吸都越來越清晰的女人不得不怒火夾雜著怒氣回懟道:

請你放尊重些!兌現你剛剛有過的承諾!

顯然這話是對著雷內十幾分鍾之前信誓旦旦所言;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動你一根手指頭的,

尊重對於我來說隻能對於人而言,雷內蔑視般的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來。

在德國生活了十幾年光景的姍然知道新納粹分子的產生和囂張,但是近在眼前的雷內隱藏如此之深的納粹精神,這使她更感到了一種深深的不安和惶恐。

這邊怒氣還未消,另一種焦慮也隨之襲來。專注電梯裏動靜的她,耳朵裏卻聽到了另外一種聲音的送來,而這種聲音使她被興奮燃燒起來的心又蒙上了一層重重的陰影。她的眼神中瞳孔開始放大,帶著期望的臉上一刹那間收緊了,慢慢地呈現出來了一種異常的失落感,因為此時沉寂中緩緩上升又步步靠近的電梯,本應接下去應該聽到電梯門馬上被打開的鏡頭,可是睜眼看去這門還是緊緊地閉關著,並沒有一點將要被打開的征兆,而電梯裏的聲音還是翁翁地響著,隻是這翁翁作響的聲音開始向上傳遞了。就好像是一個路過這裏的乘梯者隻是經過這層,而他現在又開始繼續前行了,因為這裏好像並不是這個乘梯人的最終目的地,所以他乘著電梯緩緩地走過他們所在七層樓層,又接著朝著自己的目的地緩緩地前行了,

這馬上到來的希望像被一盆冷水順著她的腦袋一直澆到了她的身子,以至她的手開始焦灼般地顫動了起來,顫動的手反射到了她的全身,使她不顧一切地張開了嘴巴,她要大聲地衝著電梯裏的人喊一聲:快!請停在這裏,這裏有一個女人被一個男人圍困,她的生命將要受到威脅!救命!

可是這張開的嘴巴怎麽也吐不出來半個字來,原來近在咫尺的男人早有所料,剛剛的步步逼近就是為了隨時把握從她那裏發生的緊急意外,這時候他預感到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說時遲 那時快他的一隻大手牢牢地捂住了她張開的嘴巴,這隻冰冷的手不留縫隙地緊緊地固定在了她顫動要發聲的嘴唇上,使她把要喊出的話就是不能從嘴巴上變成清晰的聲音呼叫出來,

就在捂著女人嘴巴的男人就要鬆一口氣有驚無險的過關的時候,兩個人都同時的感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聲音重新送入耳端,這就是上行的電梯好像是並沒有上行多遠,它又開始下行了,寂靜中順著翁翁作響的電纜聲,似乎漸漸變遠的聲音又開始靠近了,它似乎像走迷了路,現在意識到又重新折了回來,又開始像剛才一樣步步逼近,隻是這次是由上至下地逼近,

失望中的女人好像又重新找回了黑暗中的救命稻草,讓她失魂落魄的情緒又重新興奮了起來,眼睛裏幾乎不聽話地放射出來一種振奮的淚花來,她開始再也不放過這個機會,順著男人捂嚴的嘴巴,從嘴巴裏邊發出了一種被手擠壓後的一些變形的聲音。

男人的手還是緊牢地使足了力氣捂著女人的嘴,但是隨著女人這邊的掙紮和這步步緊逼的緊張,他開始理不清楚此時此刻自己雜亂無緒的心情,剛開始隻希望這慢慢下行的聲音再重新路過這裏,像剛才一樣,隻是又一次的有驚無險而使他化險無夷,並沒有影響這裏他接下來所要進行的事情。可是這下行的聲音似乎把他己近崩潰的神經撕開了一個小口,他行動的手開始亂顫,嘴巴上也開始小聲地髒字出口了。

像一部驚悚電影一樣,姍然覺得此時自己所經曆的瞬間,極像那些夜裏自己捂著半個臉坐在電視機前驚魂未定的電影情節中一樣,可是這情節這恐悚怎麽現在就在自己的麵前,難道是自己又一次暢遊在夢境中?還是自己今天也不幸地成為了恐怖片的女主角……

終於在兩個人各懷心思的痛苦等待中,還沒有等兩個人直接確定般地緩過神來,嗡嗡作響電梯的聲音突然有了一種終於將要停止的預音,好像它已經安全地把它的主人送達任務完成了一樣,這部好似驚弦之鳥的機器終於驀然停止了,隨之這深夜裏緊閉的兩扇電梯門也突然在他們的麵前緩緩地被打開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