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40)—— 悲涼的變態

(2017-06-02 17:13:07) 下一個

 

帶著一種倉皇不安而又充滿曆險遭遇驚恐中的女人步履薄冰地來到了電梯前,望著站在了麵前的雷內,顯然此刻她的心情好像找到了一絲的依靠,因為見到另一個人影還跟自己一起在這個恐怖的樓道間,可是這種安慰還沒有站穩著陸,就被另一種疑問占據了,也開始在大腦裏盤旋縈繞,

剛才自己倉惶無措又行色匆匆間,總是感到有一雙眼睛在跟著自己,那竄動的黑影不像窗外樹梢上投射進來的,相反倒像是一個移動的人影,一個跟梢自己腳步而行的人影,

她理了理自己前額搭落下來的幾縷長發,盯住十幾分鍾前離開現在又再次見麵的男人,好像不認識般的,眼神裏布滿了從未有過的骨寒毛豎,好像自己躲了半天的鬼,卻又千差萬錯地把鬼的故事帶到了眼前,臉色中也彌漫著驚聳悚然的神情,停頓了一下,她不得不又再一次加重了警覺的口吻發問,言語中透露出一種咄咄逼人的勢態,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布格先生,今天你也應該是開車來的,為什麽這麽快就改弦更張了呢?還是你有這個習慣,開車來上班,下班偏偏要坐火車回家,還是另有什麽不可或缺的原因,

麵對著麵前女人敏銳又絕情反目的步步緊逼,昏暗的燈光下印照著雷內鐵青的臉色,而他的眼睛裏不知道什麽時候也開始露出了猙獰粗暴的神態,臉頰兩邊的肌肉不住地挑動著,使他的整個身子也似乎失去了控製,他的身體伴隨著快要崩潰的神經也在不斷地抖動著,兩隻拳頭緊攥著,好像一頭咆哮的猛獸,渾身上下充滿著一種將要徹底發泄的凶惡專橫,現在它開始要失控性的發力了。

算你厲害!沒有忘記幾個小時前的情節,是的!我是開車來的,我從來沒有這個嗜好,那就是把車放在公司裏,而坐著火車回家,知道為什麽嗎? 妮子!就是因為你,因為你的自大,你的傲慢,你的嘲弄,你的拒絕,你也許到現在還不明白這對於我來說意味著什麽,你曾經受過傷嗎?你知道傷口帶著血跡斑斑暴露在外,疼在內心的感覺嗎?現在這個傷口還在張著口子,表麵上看好像是愈合的感覺,不!它從來沒有愈合過,愈合隻是外麵的表象而已,現在你卻把這個傷口不問青紅皂白地重新扒開,然後抓起了一大把從裏海帶來的粗鹽,將它冰冷的不偏不斜的撒在了上麵,你知道這是一種什麽樣的疼痛,一種被人踐踏蹂躪撕心裂肺的疼痛,不要告訴我,你有這種權利,我不得不提醒你,這種權利是我給予你的,這個權力是我用我的愛慕賦予你的,用我手裏僅存的一點對於生命的渴望賦予與你的!

眼睛裏咆哮著憤怒失去了控製的男人,說完了上麵的話,好像釋然了一些心中的怒氣,他的右腳突然衝著近在咫尺的女人又邁前一步,胳膊高抬起來,頤指氣使地指著窗外,語氣中似乎開始減弱了一些剛才的氣勢,

你知道嗎!街頭上每天行走著成千上萬的女人,她們對於我來說,一點也毫無嫵媚誘惑可言,甚至更談不上我鼻子中所嗅到的女人味道,就像如同眾多的男人與我擦肩而過一樣,可是你就不一樣了,當時你走過我的身邊,我的血液為之沸騰,我的荷爾蒙充盈著激情,就像十七歲的那年夏天,我與她第一次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充滿了青春飛揚的踫撞和期待般的激情奔湧。你為我設計好的一個溫柔的陷阱,讓我不設防地邁了進來,以至於現在自己忘記了是禍水,而不能自拔,而你卻甩甩手嘲諷地告訴我,我與你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感覺,這多餘的感覺對於一對情侶是多麽的重要,隻是你不知道,這多餘的感覺在你那邊被理葬了,可是在我這裏已經埋沒了我的整個靈魂,以至於我的呼吸都要靠你的微笑來施舍了………多少次在工作的時候,我望著你坐在我前幾排的背影,好像身心有一種春情在蕩漾,即使工作得再忙再累,隻要有你的身影陪伴,對於我來說心情都像如浴三月的春風清新而又甜美,特別是每當夜幕降臨,辦公室裏隻有我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工作了一天的我,絲毫感覺不到一點的倦意,相反與你單獨相處的我卻感到自己像是在希臘聖托裏尼海灘度假般的輕鬆愉悅,我媽媽曾經告訴過我,女人是毒藥,是的!正因為如此,這種毒才讓你防不勝防地甘心願意上癮, 並且願意像個儍子一樣的失去理智地一發不可收拾。

結束了這段激揚頓挫的陳辭之後,他似乎像是缷下了心裏背負的沉重枷鎖和惆悵,又突然轉過身來,用一種陰森森的口味說道:

是的,從你前腳離開公司的那一瞬間起,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後,之所以沒有引起你的發覺,這得益於我十年練就的輕功,我知道你現在想說什麽,你不用張嘴我也知道你想要說什麽,現在你可以把這兩個詞用在我的身上,卑鄙或者人格的缺失,隨便你怎麽想我,隻是這一切也都是因為你,因為你的存在,因為你的冷漠,因為你的拒絕,我才會成為現在的我,一個讓你更加看不起,讓你更加居高臨下的小人,記住!你可以讓我傷心,但是你千萬不要讓我死心!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