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42)—— 危急時刻

(2017-06-12 16:41:55) 下一個

 

聽完這一句我想在我和你之間解脫這個詞,對於你來說或許已經變得十分的珍貴了,讓姍然提在嗓子眼裏的心,現在仿佛又重新往前靠了一步,她覺得自己的魂魄已經遊離於自己的身體之外,重重的黑霧像兩團魔鬼施放的磁石把自己一點不剩地團團吸上,使她逃不脫也走不掉,她感受到了一種窒息般的煎熬。

從小到大一直在一個平和而又充滿溫馨家庭長大的女人,從孩時代的小女孩一直成長為一個勇於追求自己愛情的女人,雖然在尋愛之旅中她受過傷也不小心跌倒過,雖然一直在愛字中也自以為有自己一些獨到的見解,但是還從來沒有體驗過因為追求和被追求因此在生死邊緣上徘徊,更聳人的是此時遇到的是心靈感應上陰影深重而又咬死自己不放的人,這是自己從未在生命邂逅和從未計算到的,也是她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所始料未及的。

這種突如其來的“體驗”,讓她一邊承受著巨大的驚恐之外,單薄的內心也湧上來一股無法言喻的酸楚和委屈,這種負麵情緒深深地一起向她並攏,使她倍感空氣中充斥著一個個令人窒息的迷霧危團,讓她難以喘息,在這一係列的負麵情緒重壓之下,最先使她的麵部表情有了變化,眼睛裏好像有兩潭濕轆轆的東西像一匹沒有被拴住韁繩的野馬,從裏到外急速地湍湧了出來,而這一係列的變化,讓近在咫尺又臨高臨下的男人,立刻也收到了眼底。

嗬...嗬  我的小可憐!怎麽還沒有開始你就梨花帶雨了,你現在真是隔著淚眼看世界,整個世界都在哭泣,難道真會有那麽的險惡嗎?你還沒有看到這個世界還有多少美妙的東西呢,你看春天裏有永遠開不敗的鮮花,夏季裏小溪的水流永遠是那樣的清澈明亮,就像有一年夏天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影包圍了那裏的水和路,她把鞋脫了,雙腳赤裸地站立在清澈的河水中,那雙腳小巧而精致飽滿又生動,那是我見過的一雙最性感的女人的腳,可是現在那河也沒了,那雙腳也變得像男人的腳一樣粗俗不堪了,不知道是時間跟我捉了迷藏,還是女人的心已經爛到了腳趾,經不過似水流年的熬烤,逃不過歲月本來就俱有的粗俗?

男人也許女人的眼淚裏翻動了一些惻隱之心,話語中似乎平緩了一些。

如果你想聽真話的話?那麽請允許我也要把幾個小時接觸下來的體會告訴你,婚姻是兩個人一起共同締造的精神世界,婚姻持久靠的是兩顆心的感覺,而不是陳舊的終生分享命運,把夫和妻永遠拴住命運的兩端,獨斷專行和丟失了尊重的婚姻也許就會把愛情走丟走散,如果你想被別人愛,你首先必須得使自己值得愛。

而此時沉寂中又酸楚的女人,聽完了麵前的危險者的自語,好像捕捉到一些絕望中的一點光明,也讓自己的精神為之小小的顫動了一下,她想通過自己的用心良苦的開導來分散他的注意力而為自己創造更多的可行性機會。

不……婚姻本來就是一種法定的倫理關係,在這個法定的圈子裏,誰也不應該找任何理由跳出去逾越這個紅線,逾越了這個紅線也就沒有什麽寬恕可言,難道一個男的尊嚴還沒有一個女人的屁股來得神聖嗎?

妻子不貞,丈夫有一半責任。丈夫不貞,太太也有一半責任。難道責任就一定都在你前妻那裏嗎?

姍然說完這句話,自己都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因為通過幾個小時的接觸和觀察,她也終於嗅到了他們夫妻之間桎梏的因果,她聽到的隻是麵前男人的一麵之辭,她顯然是開始懷疑它的偏見性和可信度,但是他們婚姻解體卻又是他們夫妻關係不可爭辯的事實,所以她壯著自己的膽子,把觀察和接觸下來所得到的自己點滴看法勇敢地說了出來。

我逼她,是她自己把自己的人生拴在了欲望和不安現狀的這架破車上,全然不顧他人的感受和幸福,把家也葬送在這架貪婪和自私的破車上,而我隻要是活著,我就要做命運的主宰,而不做它的奴隸。

他高舉著手像宣誓主權一樣地大聲喊叫著,好像把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要收盡他的拳頭裏,當他高舉的拳頭緩緩地放下,突然眼晴開始轉向盯著麵前的女人,眼神裏也噴發著一種由此而生的憤怒來,

女人們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都是這手接過男人的錢,那雙眼睛卻在尋找著那裏還有更快活的地方,屁股比豬圏裏的豬還要髒,

怒氣滿腹發過之後的雷內,眼睛裏突然閃過一絲異祥的光彩,他的手也迅速地從褲子口袋裏摸索著什麽,好像很快就找到了,然後又快速地掏了出來,他那枚剛剛掏出來的一歐元硬幣,放在他的手心上,展示在女人的眼前。

讓我們玩一個遊戲好嗎?這枚硬幣的正麵是一麵帶有德國國旗標誌的鷹,它的反麵是它的麵值大小,你隻需把它拋向空中,然後看看它落地後的朝上方向是那端,如果你幸運的話,一枚小小的一歐元麵值也能讓你留下性命,如果你不幸被選中了鷹的一麵……

一邊聽一邊臉色更加沉重的姍然,還沒有完全聽完便意識到了雷內要耍弄的把戲,也更加對於自己近在眼前的生命危險重新又擔心了起來,漸漸地她也把憤怒呈現在了她的臉上,一種失落感也由然而生,看來自己之前做的種種努力也都泡了白湯付之東流了。

隻是正說至此,還沒有談及將要麵對的結果,兩個人的耳朵霎然同時豎了起來,夜深人靜之時站在公司電梯旁的兩個人,好像同時聽到了有一種異常的動靜不是發自相對而立的兩個人這邊,這聲音而是發自近在咫尺的電梯裏,而且這聲音從最初的細微模糊逐漸地變得越來越清晰和靠近,這聲音由遠而近,就像是一部急轉直下的戲劇性衝突中,突然變得柳岸花明了起來一樣,而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相視而立的兩個人的麵部表情也發生了截然不同的戲劇性變化。而這半夜三更之時誰又會在此時又重新踏入公司的電梯之門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