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39)—— 一種熟悉之後的陌生

(2017-05-31 15:44:46) 下一個

 

順著空蕩無人而又萬賴俱寂的公司走廊,在午夜時分姍姍前行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的目標,走到走廊的盡頭,因為現在通往公司向外的出口隻有一條路可走了,拐過一個彎再乘坐一部電梯就可以讓自己離開這裏,離開她每天工作的公司了,那條路被堵死後現在這也是她目前唯一要出去通道了,

這部電梯對於自己來說也是常客了,隻要是自己今天公司有會議安排,或者是要見客戶必須準點到達公司,她總是樂於選擇搭乘火車,因為路上不用考慮堆車或者其他的一些意外狀況發生,況且坐在愜意的火車上,她也很享受順便閱讀一下今天的新聞時事及預知一下最近幾天的天氣狀況等等,

乘坐這部電梯的最大便利還是它能夠一站到底地直達火車站,隻要是這部電梯的門一打開,你便會隨耳地聽到,那來自於火車站的有關列車到達及晚點的廣播通知,所以這部電梯對於公司裏的火車一族們來說,是通往下班後的回家之路必不可少的第一站。而且是即便利又直接的。

姍然這時候已經從剛剛發生的沮喪失魂的情緒中調整了過來,現在她隻希望盡快地坐上這部電梯,然後再徒步走到公司的東南角方向,也就到達了自己的最終目的地--公司的停車場了

走過了走廊的盡頭,拐到了另一條路上,馬上就要到達自己想要搭乘的電梯了,隻是這時不知道為什麽自己的腳步又開始步履蹣跚了起來,人們常說,腳下的步伐是心靈的睛雨表,當心情還在不安和躊躇之間徘徊的時候,腳步往往是最先提前開始實行的自我保護措施的,隱隱約約獨行中的女人,走著走著越來越感到在這午夜時分又空無一人的公司裏,送到耳朵裏的聲音,有些並不是自己的腳步和衣服之間的摩擦聲所帶來的,此時敏感的神經讓她越來越清晰地覺得這裏好像還有另外一種聲音的存在,也就是說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或者一種東西與自己同在一個空間裏,她甚至朦朧的感覺有黑影在地上晃動著,隻是這聲音很輕微,幾乎沒有帶來聲音,所以一時之間使自己搞不清楚究竟是人還是自己剛剛已經釋懷的失魂落魄的鬼魂又卷土重來了呢……

也許人們隻不過是在害怕自己害怕的事情是真的。盡管是穿行過耳膜多少次的故事,但是信以為真畢竟需要眼睛的配合驗證。

她仿佛感覺到心髒就要從嗓子眼裏蹦出,快速而又呼之欲出的心跳聲,讓她已經無法控製自己惶惶不安的情緒了,她感覺到自己已經開始失控的情緒讓自己驟然發力了,她突然大喊道,是誰在哪裏?是誰?你究竟是誰?

仿佛這凝重的空間特意要加重這恐懼緊張的氣氛一樣,空蕩蕩的公司裏立刻傳來,又複製了一遍她剛剛講過的話,而且這聲音拉著長調從牆壁上反弾回來,好像自己的聲音已經變異了一番,這聲音和這若明若暗般的氛圍,讓她立刻感覺到自己不光心髒就要噴之欲出,自己的胳膊和腿上的皮膚也產生了細微的變化,隻見一堆堆的雞皮疙瘩隨之應運而生,這心裏和皮膚上的變化,讓她本能地又加重了聲音衝著有黑影的方向再次大聲地喊道;

你是誰?究竟是人是鬼?為什麽躲在哪裏不出來?

這一句大喊出來的是人是鬼開始產生了效果,那邊終於出現了聲音,他先是一陣囅然大笑,然後開始傳過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話我也可以同樣的問?那邊走過來的是人還是鬼?嗬嗬 究竟是男鬼還是女鬼?

聽到這一串的笑聲和問話,姍然這才從恍惚中醒過來,這聲音她太熟悉了,是那個讓自己不情願地聽了半天人生情感的故事,因此害得自己深更半夜的還在公司裏打轉的男人,還沒等她緩過味定過神來,雷內的聲音又從那邊傳了過來,

你不是去停車場取車去了嗎?怎麽今天也要跟我同路,同乘火車回家?

這一句跟我同路讓姍然覺得耳朵雖然是過去了,但是心裏邊卻是怎麽聽怎麽別扭,沒有審查過去,一個鍾頭之前,雷內還一步攔住自己,為了讓自己聽完他的情感故事,還自報奮勇地表示,請允許他送自己回家,送自己回家自然不會用兩條腿,每一個地球人都清楚的道理,怎麽這麽快他就改弦易轍了呢?這就是說他明明是開車來的,為什麽要把車放在公司裏,而改乘火車回家了呢?

她想問他,你是不是有這個習慣,開車來坐火車回去。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下了,心裏想問的話又拐著彎從嘴裏出來了,

布格先生,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也應該是開車來的吧?

說話之間這時候她已經站在了電梯前雷內的麵前,她的眼神間始終還在忐忑不安和驚魂未定中徘徊,她的情緒好像還沒有從鬼魂的故事中走岀來,現在站在她麵前的男人是讓她即感到恐懼又讓她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