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38)—— 心旌搖曳的夜晚

(2017-05-30 17:11:18) 下一個

僵持在這寧靜而又空蕩的夜晚辦公室裏的兩個人,一個有說不完的話以求得臨場的最佳表現,另一個雖然是聽到了也充滿著深切人性的同情,但是隨著夜幕的降臨,身子下的兩隻腳就像被一種名字叫歸家心切的磁鐵緊緊的吸牢一般,聽完了雷內的星座之說之後,姍然再也沒有片刻停留的心情了,早己背在肩上的背包,又重新讓她正了正,看了看眼睛裏閃爍著不舍目光的雷內,好像還有半肚子話等待著在此傾訴,姍然不得不把車鑰匙從書包裏翻了出來,在雷內的眼前晃了晃,提醒他此時自己必須要走的迫切和堅定,言語中又恢複了德國人憒用的直截了當的方式,

布格先生,明天對於你我來說都不是周末,我們明天都要再回到這裏來繼續工作,現在留給我們倆休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我必須要走了,

這種強硬的態度讓眼神裏還在充滿著期待的溫情的追求者,突然好像是意識到了這裏的地點,也終於恍惚到了分手的時候就在眼前了。他無奈地笑了笑,為了掩蓋自己難舍而又尷尬的境地,用手不住地推動著自己架在鼻子上的金絲眼鏡,嘴巴裏又一次地禮節性的說了聲;


謝謝!

好像是意識到這句謝謝還不夠完整達意,他又補充道,

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與一個美女在一起,時針總是不真實般的跑得飛速,你讓我今晚上找到了很快樂真實的感覺,盡管向你倒了很多負麵該扔進垃圾桶的東西,但是對於一個愛慕者來說,你站在我的麵前,然 在你身上其實就缺少了兩隻白色的翅膀,雖然現在己經是黑夜降臨,但是仍然阻擋不住你在我眼前的光芒閃耀,請允許我再一次說聲;謝謝!

說完臉頰間的肌肉下意識地抽動了兩下,一副極不情願被勸退的表情呈現在他煞白而又布滿皺紋的臉上,他徑直朝自己的辦公桌的方向走去,也不得不結束去那邊取自己隨身的背包去了,

姍然這邊便再也不無心留意身後的動靜了,像一隻剛剛出籠的鳥兒一樣,長吸了一口氣,臉部的模樣也周正了起來,腳下生風般地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辦公室大門,

從辦公室出來,去停車場的路需要走公司的另一條路,剛剛似小鳥飛出牢籠般的舒暢的心情,被越來越接近另一條路大門時的一種陌生的感覺所取代,自己每天都通行過往的這扇大門一直是大敞暢行的,現在怎麽被莫名其妙的關上了,是不是天已經太晚了,公司的保安人員誤以為人都走盡了,所以才…… 

一種不祥之兆晃動在腦子裏,讓她三步並成兩步快步走到了緊閉的大門前,一步到位地抓住了大門的門扳手,希望這扇門通過自己的手一扳動,門便輕輕的被打開了,自己這隻剛剛出籠的鳥兒也能夠延續剛剛的愉悅心情了……

可是當她的手緊緊地扣住大門的扳手,重重並且用力扳動兩下之後,剛剛的希望一下子變成了失望,大門理也不理,還是像鐵將軍一樣的紋絲不動著,它帶著冰冷的表情根本不理會此時此刻處在門前焦慮心情的女人,用一個NO字,冷若冰霜地回答著她不斷扳動著的表情和動作,

剛剛興奮起來的心情一下子被眼前的狀況消費貽盡了,站在門前無可奈何的女人的五官開始不自覺地下行了起來,下行的鼻子和嘴巴好像擠成了一個大寫的囧字,眼睛裏也充布滿了失神般的落魄。

因為她清楚如果這扇門行不通的話,那麽自己就要走另一條路了,這條路距離自己要去的停車場要走多一倍的路途,必須得繞過公司的一圈方才能夠抵達,深夜時分一個單身女人在空曠的街道獨行,一種緊張的情緒占據了她的心頭,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指針已經快指向了22點,沮喪的她也不得不挪動著腳步撇開緊鎖的大門朝另一個方向走去,平常人來人往充滿了人氣的走廊,此時就像按動了一個消音鍵,空蕩蕩的走廊如死一般的寂靜,此刻隻能夠聽見自己怯生而又充滿了緊張的腳步聲,還有自己能夠感覺到的心跳聲,此情此景走著走著的女人,腦子裏不禁晃動起來每到周末時分為了打發多餘的時間,自己蒙著半個眼睛坐在電視機前,又把聲音調到最低頻率,顫顫巍巍地看到的鬼片來,

隻是現在自己好像此時此刻也成為了故事裏的人物,而且仿佛正在演繹著故事裏的情節,隻差不知藏在什麽地方的鬼,不知道什麽時候突然竄到自己的眼前了……

心裏像住進了幽靈似的腳步,偏偏這時倉皇中的腳下又踩到了一塊軟綿綿的東西,讓她雙腿的顫動不禁順著緊張不安的神經傳染到了全身的每個角落,以至於自己的呼吸也變得緊促了起來。

順著走廊裏微弱的燈光,低頭細看,原來自已腳下踩中了不知道那個缺德鬼隨意吐下的一顆嚼過的口香糖,原來這廝在這裏為了嚇唬自己,專門不設防的長候在這裏了!

看著緊緊地賴在自己鞋底下揮之不去的粘乎乎的東西,望著走廊盡頭的窗戶外昏暗而又冰冷的夜空,再摸摸自己的雙手潮濕濕的汗漬,這才知道這剛剛發生的一切對於自己來說已經足夠超過了自己神經的承受範圍之域了,她不禁埋怨起自己來,嗨!都怨自己,平時這無聊的時間算是打發掉了,自己的神經也隨之變細變緊了,看看這夜深人靜時分的這麽一個意外的小情節,就把自己的魂差一點弄丟了,自己這不是專給自己撿小鞋穿嗎,明明知道自己的膽再怎麽努力也撐不大,偏偏沒事願意找刺激受,現在這些個刺激都留給自己受用了,想彎腰閃身躲過去,都躲不過去了。因為那積累起來的黑影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悄悄地住進了自己的心底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貓姨' 的評論 : 謝謝貓姨跟讀,這裏的情況是這樣的,雙方做了最後的告別,情願也好,不情願也罷,歸家心切的女主再也不想理會身後發出的任何動靜了,她希望早點離開這裏!
貓姨 回複 悄悄話 姍然這邊便再也不無心留意身後的動靜了--?
貓姨 回複 悄悄話 姍然這邊便再也不無心留意身後的動靜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