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他,除了死亡

(2017-05-02 16:23:41) 下一個

綽號為“瑞士機器”的速攀名將烏裏·斯特克(Ueli Steck)4月30日在攀登珠穆朗瑪峰和努子峰橫跨時不幸發生意外,從努子峰壁滑墜落下。尼泊爾旅遊局已確認其遇難。

上周三,Ueli Steck還在其社交媒體上寫道,“積極主動地適應氣候變化”是應對高海拔地帶最有效的方式,為此他會訓練自己“從大本營快速攀爬到7000米海拔高度再返回”。他宣稱:“在極限登山中如果出現事故或死亡,那意味著失敗,但其他嚐試都是成功。”

Ueli Steck是多項登山記錄的保持者,以速攀聞名於世。完全不使用繩子保護的徒手攀登和極端困難的混合路線是他的最愛。烏裏·斯特克(Ueli Steck)絕對是一代傳奇。

Ueli Steck1976年生於瑞士伯爾尼附近一個小城Langnau,家中兩位哥哥都是冰球運動員,自幼跟隨哥哥們訓練冰球,成為職業冰球運動員也是唯一夢想。

有一天,父親的朋友Fritz Morgenthaler帶著Steck第一次接觸攀岩,他就被這項充滿魔力的運動俘虜了。

滿14歲時,Steck已穿梭於瑞士各地獨自登山。到15歲時,他去科西嘉挑戰更困難的路線。Steck17歲時候便達到了5.12c的攀岩水平。之後他不再滿足於把自己局限在運動攀登上,他希望成為一個技術全麵登山者,並開始了傳統攀,攀冰和登山路線。

1995年,19歲時的Steck和好友MarkusIff坐在Eiger北壁下的帳篷裏,打量著這座1800米高的大牆。在這之前,他倆剛完成了在Wetterhorn的一條難度同為ED的柱狀路線,現在是時候嚐試一下艾格峰北壁了。在這之後的10多年裏,28次攀登艾格峰北壁(多條路線),使之成為Steck生命中最重要的競技場。在他眼中,無懼風險,速度是才是永恒的話題。

然後2007年,他就破紀錄了,2008年,再破了自己的記錄。但是,他決定再一次挑戰自己的記錄。

2015年11月16日,他再一次刷新記錄:2小時22分50秒。沿Heckmair路線單人SOLO艾格峰北壁,比自己2008年的記錄提前了25分鍾(2008年2小時47分)。

時隔7年再次刷新自己的記錄,並創造了艾格北壁新的單人速攀記錄,Steck說現在的條件和風格和以前都有很多不同。“今天一起都很好,我有不錯的路線,不錯的條件,並提前安置了部分裝備令路線相對更安全。我覺得這樣顯得更合理些。我並沒有像2008年時那樣拚,逼自己,感覺很舒服,非常美好的體驗,很棒的一天。”

如果不是有視頻,真的很難想象他是在怎樣惡劣的條件下挑戰死神的,再一次看回這個視頻,感慨萬千:


登山從來都伴隨著艱辛、苦難和掙紮。日本登山家栗城史多描繪過喜馬拉雅山脈的艱難,“7500米之上的山坡,你要麵對狂風、嚴寒、雪崩,以及隱藏的冰隙,各種可見和不可見的危險,缺氧會讓你的視線模糊,意識變得不清晰。更可怕的是孤獨,雪粒咯吱作響的聲音適時會提醒你,腳下是萬丈深淵。”

“這是非常危險的運動,一個很小的失誤,就可能讓你跌入地獄。”常常隻帶著繩索和登山鎬等簡單裝備“裸登”地球最高峰,斯特克對於登山的危險性十分清楚,他也曾經特意告誡以他為偶像的登山愛好者。


說到自己神速登山的秘訣,Steck曾經幽默地說道:“瑞士女人都比較彪悍,一到飯點男人必須老老實實回家吃晚飯。我又想爬山,怎麽辦?最後找了個妥協的辦法,爬快點,趕在飯點回家。”

現在群山峻嶺的征服者意外地倒在了征服群山的征途上,天堂卻到來了一位留下了不朽足跡在人間的傳奇之人,我們願這位一生都在挑戰極限運動的孤獨的攀登者在天堂之炅也得到永久安息!

 Ueli Steck 一路走好!

 



烏裏·斯特克 / Ueli Steck

(1976---2017)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kentridge 回複 悄悄話 Yeah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