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35)—— 並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換來成功

(2017-04-02 17:07:37) 下一個

姍然的同事雷內這一聲“然“把正準備收拾東西下班回家的姍然一下子從辦公室裏安靜的環境中喚醒,喚醒是因為這是在公司,這樣直呼其名的叫法,在同事間在這個公司裏還從來沒有人過,而且還是出自公司裏的一個男人之口。

 
所以她讓自己鎮靜了一下,一手捋著幾縷散落在前額的頭發,一手下意識的尋找著辦公室上的東西,腦子裏卻一刻不停地轉動著,又開始重新倒過他剛剛講過的話,
 
他想告訴她一件事情,姍然的腦子裏立刻出現了很多的問號……
 
他與我隻是普通的同事關係,為什麽要有事告訴我呢?而且此時又是同事們都已離去,辦公室裏隻剩下了兩個人的情況下,孤男寡女共處在一個沒有第三個人在場的環境中,
 
想到這裏,她不禁心生出一些不確定的害怕陰影來,她的手還在照樣地收拾桌子上的東西,但是顯然這種動作已經沒有效率可言了,隻是在擺平自己的緊張情緒,眼神裏更多的疑惑和不解卻一點不加修飾地暴露了出來。
 
然,我想要告訴你,我目前的私人生活狀態,我……己經離婚了,就在兩周前剛剛發生的,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麽會這樣,我會很願意進一步地向你講述更多。
 
說完這話,雷內把頭側了過來,他注意到姍然好像在用手找著什麽東西,他馬上意識到室內的采光度太差,好像是終於找到了幫助麵前女人的忙的一個機會,一個獻媚的絕佳時機,他的手立刻伸向了就近的辦公桌,隨手打開了姍然辦公室上的燈,他把他的身體又刻意站遠了一點,但是眼睛卻一刻不停地直視著姍然,就好像是終於有機會拋過去了一個皮球,隻等待麵前女人的反應了,
 
聽到此姍然剛開始的害怕心情慢慢地散去,但是這種談話的口吻和曖昧內容,顯然還讓姍然感到十分的不適和難以理解。
 
雷內在公司不光是一個業務骨幹,而且在公司工作多年的他,深得上層領導的好評和信任,從五年前他便開始擔任姍然所在部門的副經理一職,而且一直是公司業務的佼佼者,對於私人生活方麵,姍然隻是從同事們的隻言片語中得知己到了不惑之年的他,有一個穩定的家庭和兩個年幼的女兒,隻是……現在這個穩定的港灣怎麽突然變成了離婚擱淺,一個有家的男人也就瞬間變成了一個沒家的男人,可是這種個人隱私方麵的事情,在短時間內大概公司上下是不會有人得知的,他為什麽在沒有第三個人在場的情況下單獨告訴我呢,那曖昧的口吻好像不是在講述一個難以啟齒的傷情事情,姍然怎麽覺得他那臉龐和眼神看上去,倒像是有一些欣慰的僥幸之感呢。
 
姍然的這種不適感也反應到了她回複的語氣中,那語氣不光充滿了一些反感和不解,她的回答也依循著德國人直來直去的方式,一點拐彎也沒有。接過他拋過來的球在手上,片刻不等地又舉手直線地拋了回去。而且是有些硬梆梆的,
 
布格先生,對於這個結果我感到很是遺憾!也對於你現在的境況也深感同情,但是這是很私人的事情,屬於個人隱私的成分,我有些不明白也不理解,你為什麽要單獨告訴我呢?
 
我…… 不知道為什麽隻想把這消息告訴你,當然不是與我分享了,隻是想讓你知道,不同於公司裏的其他人,想讓你知道得更多一些。
 
說到這裏,他看了一眼穿戴整齊準備下班的女人,在熠熠的燈光下,特別是那條黑白條紋鏤空圖案的連衣裙,顯得格外的楚楚可人,眼神裏霎那間分明的掠過一絲絲溫柔的愛意和傾慕之情來。
 
看著麵前的女人聽後並不為之所動,而從眼神和麵部的表情中,讀到更多的是一般意義上同事間的同情和惋惜,還有他最不希望讀到的不解和生厭也顯露了出來。
 
他像是有一種受傷之感開始發作,又像是證明自己的無辜和被傷害的屈就,他的眼睛不再盯著麵前的女人,而且望著天空漸漸暗下來,夜幕徐徐拉開的窗外,像是對麵前的唯一的女人在說,更像是對自己的獨白,語氣中也找不到剛開始的曖昧之感了。
 
本來她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們在一起走過了很多年,從高中的時候我們就認識到戀愛,後來又一起上大學,隻是因為她在大學期間懷孕了,我隻好提前結束了學業,很早就開始擔起了養家糊口的重任,她一直都是一個很要強智商又很高的女人,在生下了兩個女兒之後,她不甘於平凡的家庭生活,又出去讀書了,還好我的努力也沒有白費,她又先後獲得了兩個碩士學位,我原想她的書也讀出來了,工作也找到了稱心的了,接下去她也該為這個家做些什麽了,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下班之後,從幼稚園接回了孩子,回到了家裏,沒有等到早下班的她,卻等來了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這個電話讓我感到自己火熱的身體一下子掉進了萬丈不劫的冰窟窿裏,一個溫馨的家頓時覺得不可收拾的支離破碎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