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24)—— 距離真心最近的是傷心

(2017-01-08 17:38:30) 下一個
姍然不緊不慢地從褲兜裏緩緩的掏出了手機,然後輸入了密碼並打開了已經捂在自己身上半天的手機,她看了對麵的霓暉一眼,嘴角微微上揚,帶著調皮的笑容衝著看著她的麵前的男人調侃道;
 
真羨慕你這麽年輕就認識我了……
 
霓暉知道這盼想中的女人話裏有話調侃的寓意,隻得嘿嘿地笑了兩聲說道;
 
慚愧呀!都已經遲到日西了,不過還好,還沒有看到星星爬上來就不算遲,
 
他說著也拿出來了自己的手機,一邊快速地打開,一邊又捎帶著用一種商榷的口吻說道;
 
都已經到了這種“水平”了,認識互加一下微信,應該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你說呢?
 
我想說的話,都讓你一個人說了,我還有什麽要說的,一定要說,也隻能這樣的說了,
地球上的故事每天都在總是千奇百態地發生著,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相遇卻也顯得格外的不平凡,兩個陌生的人,天南地北地相聚在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接著就發生了一些無法想象又不可預知的故事,
 
姍然說到一半的話被聽到這裏終於再也憋不住的霓暉搶白過去了,
 
所以兩個本不相幹的個體,也就產生了一種感覺的磁性,這種共吸的磁場,應該叫做Chemical effect,也許還有更好聽的名字……雖然這種磁場是看不見的,但這種力量卻是碩大的,就像是一種冥冥而又注定的東西,正像牛頓他老人家早已神算出來的萬有引力定律一樣...…
 
他深情而又凝視地看著姍然俏麗的臉龐接著又說道;
 
也許一些路過的風景終成為過去的美好,但相遇並且為你停留下來的人,才是最為極致的風景……
 
霓暉說完眼睛一動不動的直視著對麵女生的反應,他希望得到那種認同的感應,在他麵前心儀的女人臉上可以捕捉到,
 
沒想到姍然卻把這溫度降了下來,她像想起什麽似的,晃動著手機,把自動關機的手機又打開了,責備又帶著嬌柔地衝霓暉說道;
 
現在隻有這東西離你最近了,也都快在我的手心裏捂出汗了,再不行動,再耍貧嘴,可就讓機會溜走了!
 
早春的涼風順著崎嶇而又濕轆轆的山路掠過安靜的山呦,傍晚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早春茶香的味道,這味道清醇淡雅,片刻間飄逸在靜謐的山路間和空氣裏,這絲絲的暖香,讓這兩個由陌生變成了熟悉的一對有情男女充滿了一種切切期待的清晰感受……
 
互加了微信的兩個單身的心儀男女,捂在手中的手機,至此依然還捂在手中,就好像完成了一項任務似的,隻是手機隨著放下去的手,已經變成了一種進行時態的完成式,又像是一種開啟時,因為他們現在已經認識了,今後隨時隨地就是不在身邊的情況下,也就可以取得聯係了,這個故事也就意味著會隨著今後故事的展開來取得所要得到的結果……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雙方此時此刻變得無語了起來,空氣窒息在兩個人之間,仿佛現在突然變得凝固住了,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凝固住了這流動通暢的空氣,好像這瞬間也窒息了這森林間的寧靜悠然……
 
其實在這寧靜和怡然之間,兩個人的心卻不再安靜閑得了,就在眼前場景變得越來越清晰又充滿了誘惑;天上飄動著遊蕩的白雲,榕樹上的翠鳥吱吱喳喳地叫個不停,山路間濕轆轆的空氣仿佛也越發清新了起來,仿佛在刻意營造著一種浪漫撩人的環境和時刻的到來,而在這寧靜中是兩顆不安逸的心像兩堆幹柴般的躁動和等待著,現在好像是隻需一點點星星之火的燎然,隻是這燎然之火會來自於何方也……
 
這時候一曲優美的旋律由遠而近的飄來,那音樂伴著女聲充滿韻味的悠閑嗓音,飄進了山路間,蕩漾在峨眉山的榕樹林中,那聲音婉轉動聽也送進了兩個單身又欲火中燃男女的耳畔,
 
時間太瘦,指縫太寬
原來喜歡是不可以偽裝的
而等待也是不可以假裝的
原來永遠隻是無數個點滴
瞬間的組合
………
原來時間也早已有了安排
這樣的離開也許是歸宿
你的微笑輦過的這個夏天
深深的車轍印子
成了我心裏永不會愈合的傷痛
………
 
上次陰影尚還殘存在心頭的姍然,隱藏起自己漸漸上升的情感,慢慢地轉過身就勢把自己握手中放進了自己的後背包裏,她像是若即若離之間等待著什麽,在期待中用眼神撩了一眼佇立在旁邊許久的心儀男人,這一撩,讓她的心跟著也篡動了起來,剛剛還是泰然自如而又充滿了欲念激情的霓暉,現在這種感覺好像是已經蕩然無存地沉到了峨嵋山的山底處,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堪不已的臉部顫抖,像是剛剛有什麽陰魂飛進他的身又附進了體似的,讓他的身體欲罷不能……他的兩隻眼睛緊閉著,突然用雙手遮住了他的身他寫滿了痛楚的臉龐,雙手又狠狠地上行掠過了頭發,緊接著又揪住了掠過處的頭發,痛苦的表情隨著他的雙手在頭部的遊走顫動而一發不可收拾,僵持了一會兒之後,男人終於說話了,那表情跟剛才已經判若成了兩人。
 
姍然,對不起!我現在必須要離開片刻,也許我需要一個人獨處一會兒,這樣……也許會對兩人都有好處……
 
說著也不管女人聽後這話之後的反應,快步徑直消失在了早春冷清而又潮濕的樹林間,留下了一臉茫然而又充滿無措之感的女人,像是有一盆冷水由頭澆到了她的剛才還是熱騰騰的腳麵上,孤獨身影也從剛才的溫馨又充斥著甜蜜幸福氣息的場麵一下子變成了一場飛流直下並且迅速延伸至全身的黯然神感,這種失落感也遽然占滿了剛才還在幸福中徜徉的女人心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