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23)—— 好事多阻力

(2017-01-01 18:14:45) 下一個

小滇和姍然互相依偎著躺在床上,由於剛剛結束的尷尬離婚場麵,讓小滇與好姐妹聊了一會兒天,便又陷入了一場深深的無語中,關了燈顯得有些昏暗的屋子裏,幾絡蒼白的冬日月光透過牆外樹枝間的斑駁,投影在窗戶的玻璃上,白光投射在冰冷的床上,也照在兩個沉默女人的身上,剛剛還在信誓旦旦充滿信心的小滇,此刻突然沉默了下來,對麵躺在自己身邊無語的小女人,姍然的心裏是很清楚明白的,由於事發得太急太突然,使這個涉世未深又投入太多的小女人的神經深受傷害,她需要更長的時間去沉澱和消化,沉澱的是她和烏利還沒有走遠還帶著溫度的感情,因為這種感情此時變成了另外一種負麵的東西—滴血的傷害……消化和思考的是即將到來的種種她不願麵對的財產分配及也許更多的是必須直麵又不可避免的爭執……

心裏自知幫不上忙的姍然,安靜下來的她,心中便開始慢慢進入了白天所發生與霓暉邂逅經曆的情景回放,嘴角漸漸開始了上翹,心中湧起了一股淡淡的慧心恬感來,

沿著漸漸下行的台階,這時候兩個人也終於找到了這個隻成立了一天的旅遊“組織”導遊及其他成員,導遊看自己帶領的團隊已經聚齊,便招呼大家坐下來休息,因為此次旅程還有一項任務還沒有完成,這項任務就是品嚐峨嵋山當地的一種用42味中草藥配置的藥酒,這種健身利體又包治風濕及各種疼痛的藥酒,是可以免費品嚐的,藥酒推銷者的目的性在後麵,那就是品嚐之後的購買,因為如此之做,同樣也是摸透了一條國人都逃不過心知肚明的老定律,拿人家的東西手短,喝人家的東西自然會嘴軟,鑒於此,藥酒推銷者自認為會達到水到渠成地完成此次購銷任務的,

很快一杯杯用精致酒杯盛放的酒便擺在了每個人的麵前,姍然對麵前的這杯能夠包治百病的神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慢慢地端起了酒杯,繞有興致地品嚐了一小口,又重新把酒杯放回了桌子上,正在苦澀著嘴巴細細琢磨著其中的味道的時候,眼見一隻小飛蟲像是被這烈酒的味道所吸引,在姍然放在桌子上的半杯酒杯左右飛來飛去的,突然它不再亂飛了,一個猛子快速地紮進了那酒杯中,當然愚蠢的行為也立刻得到了無情的報應,它很快便被淹死在了小小的酒杯中,

姍些露著難色厭惡的眼神,一把把酒杯推開了,接著又拿了起來,準備立即倒掉這杯浸入了小飛蟲屍體的半杯酒,讓它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坐在旁邊又看在眼裏的霓暉立刻阻止了這女人的行動,他用中指把浸在酒中的小飛蟲慢慢地撿出,又端起酒杯來緩緩地晃動了兩下說道;

別扔掉!你看 連這麽小的生物都對這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惜犧牲生命去品嚐,也許這酒的質量雖然不會像所描述的那般的“珍貴”,興許它還真有它存在的價值,再者任何酒都有一些消毒的功效的,雖然它剛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故事,把它撿出來之後還可以繼續品嚐的,如果你放棄了不想再喝了,那也隻能讓我來完成了,

他轉過頭來,看著麵前女人麵有難色的神態,又笑了笑便把那杯酒一飲而盡了,

其實看在眼中的女主人公分明的感受到,這所有調笑又一飲而盡的背後,應該有幾個字分明跳躍在了姍然的腦袋裏,這個男人應該不願意也不喜歡去無端的浪費一些東西,他這樣做雖然像是把自己降低到了塵埃裏,但是恰恰有正好相反的功效,那就是他的形象被眼前的行動慢慢的提升了起來,這似乎是一個與珍惜和懂得感恩離得更近的男人……

霓暉的身影不斷地晃動在陷入甜蜜回放女人的眼前,臨別的時候霓暉閃動著男人對女人曖昧喜歡的眼神,溫情地在姍然的臉上停頓了將近一分鍾之長,那目光似乎要穿過女人被盯住怯怯的眼睛而透視到她的整個身體裏一樣; 她近在咫尺可以聽得見的呼吸及高聳的胸部似乎更能夠感受到它的連巒起伏……情感中難以自恃的男人麵對著姍然的眼眸,語音中有些動情地說道;

也許我該這樣地說,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就像是天上的流星一樣, 這種流星有時候它的能量是很巨大的,因為它會迸發出一種東西來,這又似乎是人們所羞於承認啟口的事實……

他擠了擠眼,帶著幾分壞笑的眼神又似乎有些莊重的神態接著說道;

這種東西也許應該叫火花吧, 我……不想讓這種微妙的感覺匆匆而過也,因為它太珍貴了,珍貴在於這種邂逅相遇是在茫茫人海之中又無法設計的,如果這樣讓它從手縫中無情地溜走,也許太可惜太殘忍了,因為它會讓人漸漸地淡忘,而慢慢地走出彼此的大腦,之後成為生活中一種一閃而過無足輕重的回憶的……

接著他像是等待女人聽罷這番話的同感反應,又像是征求一種似乎可能的認可,有些緊張地摘下了頭上的鴨舌帽,彈了彈帽上的塵土,接著又戴上,這才又接著說道:

當然這種東西必須是兩方麵的事情,我自己做起來會顯得有些太過單薄的,所以得需要一位女“裁判員”的認真配合,

姍然心裏立刻明白他想要的是什麽,心中也像放了一小盆火盧一樣的,這火不慍不燥地燃燒,讓她的臉而泛紅著,但是女人嘴巴上還是佯做不明白似的叨叨著;

你這真是榜蟹教子,又開始不定正道了,讓我配合啥……又有什麽好配合的呢……

霓暉以為姍然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眨動著眼眸有些動情,又像是在背台詞喃喃地說道;

魚對水說你看不到我的眼淚,因為我在水裏。水說我能感覺到你的眼淚,因為你在我不被人看到的地方,也許是更深了些……

這一通明了的表白,讓對麵好像還在雲裏霧裏佯裝不知的女人終於再也忍不住了,竟抿著嘴竟笑出了聲音來,

得了,得了,趁小主現在心情尚好,就成全你了,隻是……

隻是什麽?難道還有天大的附加條件嗎?

霓暉還是習慣著他的調侃方式,


姍然也不理會他拋過來的問話,隻顧一隻手開始從自己的褲兜裏往外掏東西,一邊掏一邊又喃喃地叨叨道:

隻是不知道阻力越小的人生路,是不是那麽好走又順暢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