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22)—— 絕情與死心

(2016-11-02 00:47:45) 下一個

   一鼓作氣講完了話的小滇,雖然未幹的淚跡還殘留在她張紅暗而又憔悴的臉上,但是從神態中能夠感受到她那份許久沒有過的釋然,她走到了酒店的衣粔前,把自己的旅行箱拿出,然後又到衛生間撿了撿自己的洗漱用品,一並放入了自己的棕色行李箱當中,拉上了箱子的拉鏈,然後徑直走到了還依舊坐在酒店椅子上對自己眼前的行動視而不見裝聾作啞的烏利麵前,

”也許現在我這樣做是你最願意看到的,我小滇這回總算讓你乘心了,這個房間是你付的,自然應該你單獨享用了,我也不想再有這個福氣與你共享了,我也再不想做馬槽邊上的蒼蠅,在你這裏混吃這碗不明不白的飯了,”

說完拉起了行李箱走到了姍然的麵前,又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回過頭來又衝著昨晚還是“親密愛人”的烏利說道;

”作為東道主的中國人,我還是要祝你在中國玩的愉快!要知道中國人並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你也會找到許多真摯的幫助和應有的尊重的,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即使在沒有我的情況下,”

雖然還有些話要說,但是小滇卻止住了,她的眼光落在了孤獨地躺在桌子上的烏利的降壓藥,小滇心裏有數,這已經是他第二天忘服了,若是在往日,作為妻子的小滇會把藥和水備好一起送到烏利的手中,然後看著他服下,才像是完成任務似的走開……

可是現在她的嘴巴像粘上了一層厚厚的膠帶,像是張開了,可是心裏卻像是有根線牽著似的,張開又合上,就是不願吐出半個字來,就是不願意說上什麽了,她已經沒有興趣跟眼前的這個男人說太多了,她帶著一種輕鬆的腳步又走回姍然的跟著前,

”姍姐,能不能留我住幾晚上,”

”當然 小滇 你到這個份兒上,還在這裏客氣幹什麽?東西都帶上了吧?沒有什麽忘拿的了?”

你說呢?該想到的都已經帶上了,就連那顆捌碎了的心都讓它寸渣不留,跟著我的行李一起帶走吧!”

說完與娜然並肩地走出了她與烏利共住的酒店房子,邁著輕盈的腳步,好像是甩下了一股冷空氣,而代之的是充盈在腳下的一股清新明快的暖風……

早春南方的夜晚,雖然片片烏雲被薄厚不一的陰霾遮住,但在若隱若現間還是能夠捕捉到月亮的影子,它在早春剛剛發芽的樹枝之間緩緩地遊走暢行著,就像捉迷藏似的一會兒鑽進了烏雲厚厚的被窩裏躲藏著不肯出來,一會兒又在樹枝的一角綻開了笑臉,光線在朦朧中徘徊交錯著……

小滇和姍然躺在一張大床上,雖然已經進入了午夜時分,但是姐妹倆還是沒有睡意,借著朦朧的夜色,兩個女人輕聲細語地傾訴著心裏的聲音,

”小滇 現在事已至此,對於這場離婚的戰役有沒有什麽打算?或者說對於自己今後的生活有沒有一些什麽設想呢?”

”姍姐 其實我很多情感還沒有關閉,傷痛的痕跡一直像一個幽靈一樣的折磨著我還處在脆弱的心,一個女人進一家門不容易,出一家門好像被油鍋煎炸似的更是痛上加痛,隻是表麵上看不出來傷痕累累,因為傷透的心躲在了身體部位的最裏邊,這種軟傷比硬傷還要痛上加痛,讓你痛到已經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淚來了,”

”也許傷了,痛了,終於知道什麽叫愛到不能愛,散了,完了,才懂得了緣分隻是一場遊戲而已,也懂了什麽叫聚到終須散。所有的繁華原來隻是一夢。姍姐 感謝我現在才被這惡夢催醒,懂得了原來你投入了真情實感的愛,原來也可以被稱為遊戲,雖然你一直躲避著這兩個可怕的字,不讓它跟我的生活串連在一起,但是當你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你已經無處藏匿 身不由己了,想起來曾經看到的一句話,倒是很符合我現在的處境;人生就像茶幾,上麵擺滿了杯具(悲劇)真是多謝他的絕情,讓我也學會死心……”

即然意識到是一場無處躲藏的遊戲了,那麽我小滇也會學著把這場遊戲進行到底,我也會學著對於自己的將來負責的,我也要向德國人烏利學習把這場充滿銅臭味道的遊戲進行到底,並且我要讓自己比他玩得還要更加的精彩無誤,”

”小滇 看來一夜之間你長大了,這個長大雖然是痛苦傷感的,但是它卻與另外一個詞緊緊地拴住了,那就是成熟……成熟,不是心變老,而是繁華和傷痛過後的淡定。當眼淚在心裏流下來的時候,才知道,分開也許是另一種明白。”

這時候從窗外飄進來一曲悠揚的旋律,那旋律伴著動人的歌聲,在朦朧的月色中盤旋飄蕩著,好像在替屋子裏的傷心人訴說著淼淼傷感的心聲;

我已經
已經把我傷口化作玫瑰
我的淚水
已經變成雨水早已輪回
我已經
已經把對白留成了永遠
忘了天色
我已經
已經把絕情變成了注定
因為我已經無路可退
我已經
已經把眼淚變成了迷茫
因為滄海的那一頭
早已沒有了等待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