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19)—— 那份可憐的愛情

(2016-09-11 14:36:40) 下一個
聽到這裏的姍然,感到一種失神般的落寞,這種落寞不光是因為小滇,還為了一個更大的群體,這個群體的名字叫女人,小滇與烏利結婚已經走過近八個年頭了,也許到底沒有躲過世人掛在口中的忌諱“七年之癢”,
 
也許到底我們還是沒有逃過時間的折磨,想當初烏利那份對小滇如火的熱情,已經被時間的煎熬慢慢地一點點磨滅,那份對於小滇的熱忱關心,現在早已被時光關在了大門的九霄雲外,到頭來拆散的到底不是人們所說的年華,而是一對經不住時間考驗的戀人。
 
小滇 你難道沒有試嚐著挽回,還是就想這樣算了……
 
想到這裏同樣身為女人的姍然不禁開始惋惜起這段時間不長的婚姻來,
 
小滇的嘴巴動了動又止住了,想要馬上說的話又讓她關在了嘴巴裏麵,想了想還是不得不又吐了幾句話,
 
姍姐,你也知道離婚對於我意味著什麽!你也不陌生我目前所處的境地,嗨…… 說實在的,該說的我都說了,能做的我也都做了,可是……
 
你還愛著他嗎?
 
到了這個份幾上,姍然不禁止不住地又問道;
 
我也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心境屬於不屬於愛,算不算情的範疇,其實即使他不能行房了,即使他也不再對我感興趣了,其實我從心裏真的不願意離開他,並且從未想過,對於我來說幸福其實很簡單直接,就是能夠每天見到他,那怕就是他生氣時候的背影,而且現在這種想法比任何時候來得都更加的強烈,也許……
 
也許……什麽?
 
也許我是被拋棄方,也許他提出得太突然了,我反倒覺得他現在比任何時候都顯得更加的珍貴…… 我一直就覺得我的男人應該就是他這個樣子,而且也不應該有第二個樣子…… 你說這算不算愛呢?
 
我甚至最後都到求他的份上了,我對他說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誰的誰!我想要是可以,我會讓自己從此變成你的隸屬品,為了你而改變而努力的,改變你看不慣我的東西,改正之前做錯的地方,我會讓自己變成一個全新的自己,朝你要求和需要的方向而去努力的。
 
那他的反應呢?
 
姍然此時想如果自己是個男人,真想一把抱住麵前的這個小女人,這個在如今的社會裏,愛情已經被其它的東西取代或者被淡化了的年代,小滇對待自己認準的目標還是那麽的執著認真,並且一直沉迷於一種幸福感之中,這也是不多見的……
 
他都沒有等我說完,就不耐煩的說道; 我已經給了我很多次的機會了,但是我都把機會錯過了,現在他己經再沒有耐心,也不願意再等待下去了,
 
難道每次都是你錯了嗎?你為什麽要這樣的低三下四的,清官難斷家務事,夫妻之間本來就難論短長,難道他每次都做的對嗎?難道他就沒有一點錯誤可言嗎?就是他做得全都對,也不應該這樣的居高臨下又盛氣淩人的,真讓人有些看不慣了!
 
姍然此刻越琢磨越不是味道,越來越看不慣聽不順耳烏利對於小滇不可一世又咄咄逼人的態度,這種強勢方對於弱勢方的欺負,小滇這樣低三下四地把錯誤都攬在了自己身上,還得不到對方一點諒解的做法,不禁替小滇憤然質問著。
 
每次吵架都沒有這次來得厲害,也許這次是與錢息息相關,真像人們所講的那樣農民出身的人,骨子裏邊隻看到了兩個字,那就是金錢,隻是每次的衝突都沒有這麽與經濟上緊密的掛鉤吧了,嗨……也都怪我,財迷心竅又愚昧無知,直接地葬送了我們的婚姻,
 
姍然一邊聽著一邊思考著正要說話,小滇的右手突然動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緊張得豐富了起來,
 
姍姐,這是烏利的腳步聲,烏利喝完酒回來了,聽……他正向這裏走來,現在已經走到房間的門口了,
 
姍然從小滇不自然而又豐富的表情中,感到了一種久違了的壓抑和緊張空氣在房間裏盤旋,小滇的臉上寫滿了惶恐和不安,在兩者之間似乎還在期盼著一絲一縷的希望,
 
就在兩個人心情緊張而又一些複雜的等待中,門終於被從外邊打開了,烏利戴著一頂厚厚的毛線織成的帽子,臉頰漲得通紅,棕色的棉皮夾克拉鎖由於熱被敞開著,他帶著一股酒氣地走進了酒店的房間。
 
烏利 你回來了,姍然正好在這裏陪著我,你沒有喝醉吧,是不是要趕快休息一下呢?
 
從小滇對烏利殷勤的表情中,姍然清楚地感受到小滇希望回來之後的烏利會有一些回心轉意的餘地,或者些許更多的盼望著剛才僵持的局麵會有一些正麵的改變,
 
走進門來的烏利並沒有搭理妻子的問話,隻跟進來串門的姍然打了聲招呼,從他漠視小滇的表情中,看得出來他的怒氣還像他出走的時候一樣的未消,時間並沒有讓他現在有多少的改變。
 
也許有客人在房間裏,雖然疲倦和酒精摻雜在一起,看樣子已經乏累不堪了,但是他還是忍住了,坐在了酒店房間的椅子上,並不是就勢躺倒在床上,一聲不響地低著頭悶坐著。
 
顯然由於剛剛喝了酒情的關係,他似乎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妻子小滇已經把他們夫妻二人要離婚的事向閨蜜全盤托出了。
 
烏利  看樣子你回來己經很累了,我就在這裏不久留了,
 
剛要起身離開的姍然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子衝著還在低頭不語的烏利說道;
 
烏利  我不想耽誤你太長的時間,我隻想跟你說兩句話,希望你能夠聽下去,許多人都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想要改變這個世界,但卻罕有人想改造自己。
 
也許你還並不是特別清楚,小滇一直是很愛你的,這種愛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改變,也並沒有因為變故而褪色,請珍惜你身邊微不足道的那個人,因為她一定會是守你到最後的那個人,不管你會遇到什麽過不去的事情……你知道現在社會上比較流行的一句子是什麽嗎?那就是做對的事情遠比把事情做對重要得多!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問好菲兒~~~謝謝跟讀!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跟讀中!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