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18)—— 追悔莫及的“成交”

(2016-09-08 17:33:45) 下一個
   這時候小滇突然不說了,把她說得有些幹涸的嘴巴繃得緊緊的,那表情中有一些對自己無知的自責,更多表現出來的是對於自己所遭遇到經曆的無奈和深深的後悔。
 
   她呷了一口水,剛把水送到了嗓子眼,突然端著杯子的身子震動了起來,咳嗽不止,坐在她對麵的姍然連忙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邊說道;
 
  小滇  如果你現在感到很不舒服和不開心,那麽先歇息一會兒吧,反正事情巳經發生了,早一點講晚一點講又有多大的區別呢?
 
     勸導小滇的姍然,還不如說在酒店房間明晃晃的燈光下撇見了比自己還要年輕五 六歲的小滇頭發上發生的變化,她的頭頂及鬢角兩旁慢慢的滲出了絲絲的白發,不禁暗忖,她還應該不到白發纏頭的年齡呢,怎麽會如此讓自己這麽過早的隨意蒼老下去呢。
 
     其實女人年輕的這個問題跟幸福指數是緊緊相息相關的,縱使所有的抱怨和牢騷能夠幫得上什麽忙,但是也會無濟於事的,因為自己的故事,終究還得要由自已去完成的。
 
    小滇像沒有聽到姍然對自己所講之言,因為講到半截就讓下半截爛在肚子裏,顯然這不符合她現在這種受驚又受傷的心態。
 
     由於為了守信用,我在店裏等候了一會兒,因為自己即然有言在先,就是不想買而砍的價,也得讓這套程序表麵上看走完了,自己才能理所當然的走人,再說這種不可能的價格別說去問老板,就是去問上帝也不會成交的,除為他這家店鋪就是想賠本不幹了,那標簽上的價格可是三千八百大洋,自己所砍到的隻是那個數字的零頭而己,懸差太多太大,幾乎應該是毫無懸念不可能得到的價格。
 
    不一會兒那小夥子從裏邊走了出來,像是有些喜出望外的樣子,
 
    大姐,你今天早上起來是不是燒了柱高香,還是去到文殊坊拜了拜佛,你今天是好運當頭照,財運纏身繞,想趕都趕不走啦。我們老板不知道發了什麽慈悲善心,聽我一說完他就不耐煩地擺了擺手,知道什麽意思嗎?同意成交!不瞞你說,這塊翡翠佛公項鏈今天賣到這麽低的價錢,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經手過。連我這個賣貨的都心動了,如果你不快些行動,我可要捷足先登的買下了。到時候你可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這幾乎是不可能賣出的價格,怎麽在這個店成為了一種可能了呢?離開國內多年我現在對於國內的這套明與暗之間的關係真是太陌生和無知了,成交也就意味著我所要求的價格達到了,那個零頭的錢我必須得拿出來了,否則我不光是不守信用不遵守諾言,還會讓人家認為我在這裏成心搗亂作怪呢,那也太丟臉了!
 
    我匆忙地搜了搜自己的錢包,就是把全身上下的零錢都湊到了一起,現金也還是不夠,還好!烏利今天早上忘在桌子上的信用卡恰好在我這裏,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在刷卡的時候,一股淡淡的的暖流劃過我的心頭,我和烏利畢竟還是一家子,不管發生了什麽,烏利還是我的丈夫,看看我現在不是在用他的信用卡在給自己買手飾嗎,幸福也許就是這麽的簡單直接,我想他也應該為我能夠買到這個天上掉下來的一塊貨真價實的東西而同樣高興的。
 
當我興高采烈地拿著刷了卡交完了錢的翡翠項鏈在店門口找到了他,又把這塊翡翠項鏈“來之不易”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他的腮膀子像被吊了兩塊重重的石頭,臉一下子沉了下來,急忙朝我問道;
 
你從那裏一下子得到了這麽多的錢,難道……
 
我想他可能已經猜到了我是用了他的信用卡才可能付的款,因為在這個家所有的收入是烏利所賺,所以經濟大權自然也就掌握在他的手中。我雖然有一張德國郵局的家庭副卡,但是並沒有自己的信用卡的,那張郵局的銀行卡也是我在這個家僅有的卡了。
 
你為什麽不告知我一下,也不問我一聲就擅自刷用我的信用卡,這麽一大筆錢的支出,難道不需要跟我商量一下嗎?再說我的信用卡怎麽會在你的手裏?
 
也不聽我的解釋,他停頓了一下,咽了口吐沫,他又憤憤地連珠炮似的說道;
 
這種騙人的商業運作模式,我在德國的電視裏邊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這早已經被德國人嗤之以鼻的事情,你不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踐行了,還竟然舔著臉拿出來在大庭廣眾麵前炫耀顯擺!
 
被他這麽劈頭蓋臉的一陣臭罵,我的腦袋才開始降溫了,才重新思考自己是不是鑽進了別人拴好的圈套,而渾然不覺呢?最初自己因為麵子後來又因為以為貪得了便宜,而一葉遮目甘心願意地上當受騙了呢?
 
看著他勃然變色生氣的樣子,又認真地聽完了他講的一席話,我知道自己錯了,自己以為撿到了一個便宜,實際上也許買到的隻是一塊帶著顏色的石頭而已,認識到自己做了錯事,我也隻能聽之任之聽他大喊大叫一番了,心想也許會像往常一樣,等他喊一番叫一遍之後氣消了,這件事也就算平息了,沒有想到這次的走向大有不同以往之勢,等到他喊完了叫過了之後,卻突然說出了一番我意料之外又不願意聽到的話,他似乎並不是一時興起而說
 
現在這些難以消化的怒氣幾乎已經淹沒到我的鼻子這裏,快讓我喘不上氣來了……我看這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因為我已經對它失去了興趣,對我來說當初為了愛而結婚的想法,現在想來是多麽的幼稚可笑,相反我現在倒是十分懷念起我自己從前聳身一人的時候,那時候雖然無聊些,但卻隻是一個人的無聊…… 雖然孤獨寂寞些,但卻沒有怒氣找上門來……雖然家裏亂了些,但是我的兩個肩膀空空的,沒有什麽重擔要扛……我想我現在也就不想拐彎抹角了,你也許己經猜到了我想要說的話,我想要解除現在這個束縛,我想要恢複我以前的自由身,現在看來隻有離婚才可以解決,才是最好的選項!我希望也能夠得到你的理解尊重和同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