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16)—— 被摘掉的結婚戒指

(2016-09-02 16:51:28) 下一個

      姍然一邊安慰著淚流滿麵的小滇,一邊也焦急地等待著小滇告訴她事情的真相,

姍姐,你了解烏利,更熟知我,也知道烏利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我們也一直很相愛,最起碼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雖然烏利為我付出了很多,但是我心裏是有數的,也不是那種沒有良心的人,外人隻知其一 並不知其二,總看到了烏利對我及我們家的付出,並不知道我為這個家及烏利所做的犧牲,烏利雖然為了這個家省吃儉用不假,但是這個家收拾家務,洗衣做飯,裏裏外外都是我一個的事,烏利是那種油瓶倒了都不管扶,他會繞過去走的人,
 
小滇 你撿著重點說一說好不好,什麽油瓶呀,什麽繞道……那些早已是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經年久月的事情了,跟現在有關係嗎?
 
姍然覺得小滇扯得太遠了,不得不插上了一句話,
 
其實有些事情我真是……真是讓人難於啟口,
 
小滇咽了口吐沬,看了看急切等待著的姍然一眼,似乎話有所難,下麵的話當講不當講,該不該說出來,
 
姍然看她麵有難色的表情,也心知肚明了許多,知道這件小滇不願講出口的事,肯定是小滇心中藏匿得最深的部分,如果是好事,依小滇的性格,她一定會拿著一個高分貝的大喇叭,然後嚷嚷著告訴生活在這裏的每一個中國人的,隻會添油加醋的把羨慕嫉妒寫到更加的極致高潮……
 
那麽肯定是好事的對立麵了,一件她不願意觸及和暴露的傷心事,平時裏小滇吵吵嚷嚷的,人前人後的好像把肚子裏的所有存貨都掏了出來,沒有想到她隻願意告訴別人的是一些好事,不愉悅的事她還是有些顧及臉麵和在乎對自己的影響,不願意與別人分享,即使是像自己這樣,早己是無語不談的好朋友了,她也是挑著撿著去說的,
 
姍姐 你不要怪我,我這樣做也是為了顧及烏利的麵子,
 
小滇像是看透此時姍然的心思一樣,為自己至今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好朋友而再次解釋著,她希望能夠得到姍然的諒解,
 
小滇  我這裏沒事,你也不要過多地解釋了,顧及烏利的麵子…… 那麽烏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呢?
 
姍然看到小滇的情緒略微穩定了一些,隻是轉眼之間又讓她注意到了小滇嘴角上起的泡,它紅腫已經到了發炎糜爛的地步,滲出了淡淡的血來,
 
她連忙走到房間的正中拿出來了一個杯子,給小滇倒了一杯礦泉水,正要端起,突然撇見了放在桌子上的一枚戒指,那戒指黃燦燦的躺在酒店房間的黑色帶著條紋的桌子上,在燈光下顯得十分的耀眼明晃,從形狀上看好像是一枚結婚戒指,它孤寂落寞的躺在那裏,好像是正在等待著它的主人,因為它從來就有專屬的,從“生下來”就隻屬於一個人的。
 
把水端過來的她,看到了同樣同款的戒指還戴在了小滇的手上,那麽那枚甩在桌子上的戒指一定是像姍然猜測的那樣,那枚躺在桌子上的戒指是烏利的結婚戒指,
 
看來這場戰爭的風暴來臨得不小呀,烏利甚至在臨出門之前摘下了手上的結婚戒指,以表示自己離婚的某種決心,
 
生活在國外多年的姍然知道結婚戒指對於一個己婚的男人來說意味著什麽,不光是一種人有所屬的標誌,更是一種責任和義務的約束,看來此次烏利的態度確實是很堅決徹底了,
 
小滇並沒有察覺到姍然所看到現在又在思考的事情,接過來姍然送過來的水,還在不停的說著訴著,保持著她一貫的做派,
 
嗨……你這個傻子,還應該是排行老二的,看我呑吞吐吐半天沒有說出來的樣子,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麽說你呀,你真像是一個不識人間煙火的外星人,雖然是難以啟齒,但是還是說了吧…… 其實烏利他早就患上了中年男人都害怕失去的一項功能的病,他那個地方早就房事不舉了……我是胳膊折了藏在袖口裏,即得自己受著,又不願讓別人知道察覺到……
 
我倒是還說得過去,即使我還在正當的年齡,也存在這種或者那種的欲望,但是我也想了,甘蔗沒有兩頭甜的,看看烏利為我做了那麽多,能忍就忍吧,能守也就接著守吧……所以我們也就一直相安無事的繼續生活著,繼續在大家麵前秀著恩愛,也人不知鬼不覺地過著這種人前像人,人後連鬼都不如的生活,我也時常勸自己,人這十個手指伸出來還不一般齊呢,人生怎麽能好事都讓我一人都占了呢,隻要他對我好,我小滇絕不做對不起他的事,雖然生不可能生在他家,但是死也要爭取做他家的鬼,可是隻能說這隻是我一相情願的事,那知烏利倒先鬧了起來,
 
近一段時期我們的交流幾乎為零,一天甚至說不上兩三句話,烏利就像是已經到了女性的更年期一樣,脾氣越來越陰陽怪氣的,下了班回來總是心事重重悶悶不樂的樣子,搭拉個臉,繃著個眉頭,一頭紮進書房就不肯出來了,就像別人該他八百吊銀元似的,問也問不岀來,說也說不得,生怕本來倆人一直僵持的關係更加雪上加霜,真是起火落火的,有時候想粗著說出口的話,也得讓它在嘴裏先磨細了,然後再讓它出來,即使這樣也沒有換回來他多少的變化,都說時光如流水,悄悄地從指縫間溜走飛逝,可是對於我來說這指縫太寬,時間太瘦了,我這一天又一天地挨,這一天就好像挨過一個月似的漫長,我這過的叫什麽日子,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像被判了無期徒刑一樣的瑤瑤無期……
 
人們說不成熟女人的標誌是可以為了理想壯烈的犧牲,而成熟女人的標誌的可以為了理想卑賤的活著。 我現在到底是更加成熟了,還是更加的卑賤了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