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13)—— 愛河中的嫣然

(2016-08-28 14:47:06) 下一個
被剛剛幾個流氓挑逗嚇暈了的姍然這時候才猛然想起了榕樹叢中那隻受傷的猴子,她也沒有忘記自己是因為那隻受傷的猴子來山路上叫人,才招致了幾個小混混的一場意料之外的調戲,現在自己突遇況狀又化險為夷之後,那隻猴子是否還生存著,更確切地說是否還在原地等著她這個不稱職的救星呢?
 
想著想著心急如焚的女人,腳步更加的急促,尋著剛才自己走出榕樹林做好的記號,越過深一腳淺一腳的濕漉漉濃密的草叢,終於找到了那棵歪脖樹下的位置,那位置正好就是剛才自己安放那隻猴子的地方,從遠處看去,這裏安靜如常,並沒有什麽異樣的感覺,姍然的心有些慢慢的提了起來,直到走近這種不祥之兆變成了一種徹底的絕望,讓她的心跳不禁讓在奔跑過程中盡管有嘈的聲音的參與,自己也能夠聽得到了自己不尋常的心跳聲,
 
姍然不敢相信呈現在眼前的畫麵,這裏現在好像什麽也沒有發生過,樹還是原來的樹,草還是剛才自己離開時的草叢,隻是那隻母猴子不見了,如果不是草叢中殘留下的點點若隱若現的血跡,姍然一定會認定自己找錯了地方,看到此姍然不禁大聲地自言自語道;
 
它去了哪裏?它受了傷究竟又去了哪裏呢?真是見鬼了!
 
你是不是在找一隻猴子?
 
聽到後麵的說話聲,姍然才意識到自己的旁邊多了一個人,那個剛剛幫自己解圍的又在一路上給予自己很多幫助的男人霓暉,此時也緊隨著自己的腳步一同來到了這裏,
 
你怎麽會知道,難道你看到了什麽……
 
聰穎的女人立刻從霓暉剛剛不尋常的問話中嗅到了什麽,似乎是又見到了那隻受傷的猴子有了一線希望似的,突然一把抓住了霓暉的一支胳膊,也不顧及自己一路跑來被樹枝掛亂了的頭發及有些不整的衣服,好像是找到了一個救星似的,氣喘噓噓地大聲質問著眼前的男人,因為她知道,霓暉能夠準確無誤地說出是一隻猴子,那麽他一定會知道得更多,有關這隻猴子的下落……
 
你先不要著急,我想你找的肯定是那隻已經受傷的景區靈猴吧,剛才在上山尋你的路上,我看到了峨嵋山景區的兩個工作人員抱著它下山了,如果不是它傷得太重,這些野性十足的猴子那裏肯讓人這樣子的擺步,
 
當他看到了姍然剛剛心急如焚的樣子,似乎也猜到了麵前的女人與那隻受傷靈猴的故事,男人再也沒有多問,隻是用一種愛意流淌的欽佩的柔和目光投向了對麵的女人,那目光似乎具有穿透力,透過女人厚厚的衣服,他似乎看到了一顆善良仁愛的心靈,隱隱約約中他也分明嗅到了女性良善的性情,
 
我的臉上又沒有畫,惹得你看得這麽沒完沒了,如果你存心笑我現在衣冠不整的樣子,那也容我不諱直言,你這個大男人的水平也高不到哪裏去,
 
霓暉瞬間知道姍然口中的水平喑指的是什麽,他知道姍然誤解了他的心和他投去的目光了,
 
是看得太久了……還是看得太多了……我.....隻是剛剛想起了一句話,那句話好像是說,靈魂的性感,才是骨子裏的真正的性感,
 
聽過此言姍然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似乎是有些的沾沾自喜的感覺,但是嘴巴上和心裏邊還是一致的,還是想讓他此時此刻說的更明白和露骨些,好讓自己更加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在對麵男人心目中的份量,她假裝佯做不明白似的問道;
 
是不是有些不靠譜了,你不會是在說那隻猴子太性感了吧!
 
你是說那是隻母猴子嗎?那麽對於我來說守在母猴子旁邊的人難道配不上性感嗎?
 
說著他的手輕輕地觸到了姍然低垂的手,抓住了還在愣神中女人手的他,脈脈深情地把它捧到了自己的眼前,另一隻手也順勢過來舉起了已經明白過來,而現在臉頰兩側有些微微火熱感覺的女人的手,含情的目光盯在了姍然的雙眸之間許久不願離開,然後一往情深地每個字都要重音停頓的說道;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令人不能自拔的東西,不光隻有牙齒,應該還有……愛情……
 
此時沉浸在甜蜜中的女人,臉上從腦門到唇間都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嫣然,自從離婚之後一直是在一種鬱悶和糾結中度過,她記不清最後一次握著男人的手是哪年哪月的事情了,仿佛已經屬於上輩子的溫存了,現在突然自己的手被男人捧到了手心間,此刻又親耳聆聽到了這些火辣辣熱乎乎的語言,眼前的她就好像一個剛好涉入愛河的小女人,麵部好似一朵出水的蓮花,又不勝涼風吹撫的嬌羞,她感到熱血不光充盈到了她的臉部,也順著不尋常跳動的心髒充盈到了自己的胸膛,她感覺自己的胸部高高地挺起,不是厚厚衣服的包裹,仿佛都能夠看到那兩個中心點的昂然突起,一股讓自己都羞澀的熱流淌遍了身體中的每一個角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