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81)老婆……永別了……

(2015-12-29 09:42:37) 下一個

(八十一)

 

 雖然已經過了正月,但是氣候還仍然停留在隆冬的季節,雖然是臨近春節馬上就要接近了春天的指尖了,但是寒夜裏還是顯得那麽的肅穆和陰寒,月光順著光禿禿的樹枝照在了剛剛交付完成,各大科室還沒有完全搬家到位的新樓間,月色顯得是如此清冷蕭瑟和蒼白,顫顫抖動在樹影之間的月光感覺如一粒被擊潰得支離破碎的碎石一般,輕輕而又顫巍照在了躲在空無一人樓梯間,淒清孤單坐在台階上的絮文身上,
 
  絮文的眼晴似乎已經淌幹了所有體內殘存的淚水,滿腔的悲愴堵在心口卻再也流不出代表傷痛的眼淚了,眼斂卻已經慢慢地腫脹了起來,遠看像個熟透了的快爛掉的桃子一樣,她的頭發散亂的披散著遮擋住了半張臉頰,在這寂靜清冷冬夜裏,特別是在這已經空無一人的醫院的樓道裏,好似一個剛剛丟掉了魂靈的鬼魂一般的恐怖森然……
 
 可是她卻願意獨享著這份寥寂,她緩緩地伸出手來一遍遍地撫摸著這冰冷的台階,好像在感受著這沉默的大理石的沉沉的死氣,摸著摸著慢慢地好像已經感受到這裏冰冷台階的溫度在上升和變暖起來,而這台階散發的熱量也好像在溫柔地撫摸著她的手和全身,就仿佛有一雙手在柔情蜜意的摩挲著她身體一般……
 
  隻有絮文明白這慢慢變曖的溫度是曆傑殘存在這裏的體溫,這在清冰中還散發的絲絲縷縷的血腥味道是曆傑的手在輕輕地愛撫著她的披肩長發,這樓梯間被月光照進來的晃晃悠悠的樹影,仿佛是曆傑還沒有走遠的魂魄正在向她流連的回頭張望……
 
  絮文要在這裏陪伴曆傑最後的一程,讓他疲憊的靈魂找到一種回家的感覺,因為對於曆傑來說他的家一定要有妻子絮文的身影,隻有這樣才能讓他安安心心地上路……
那個昨晚上他要急切地回到的,現在卻永遠地也回不到的家,他把靈魂孤寂而又淒涼地永遠的留在了他工作了十幾年工作裏……
 
  就在幾個小時前王院長帶著痛楚而又苦澀的表情告訴了她,她的丈夫曆傑離去的所有經過,現在這些話不知道什麽時候又開始重重地遊蕩在了耳際邊,這聲音仿佛一把利箭句句刺痛在絮文受傷的心尖上,讓她的心每每回想一次顫抖一次,心頭的熱血也淋漓地向外流淌一次……
 
  “本來是下了班從神內已經走得很晚的曆傑,離開了這座剛剛交付各大科室還沒有完全就位的新樓,可是為了取回那件給養子買的藥品,又重新折返了回去,取回了藥的他,加快了回家腳步,從神內的五樓一直往下走了下去……
 
像往常一樣他沒有使用電梯,而是慣用他一慣的健身方式步行來代替,此時正值春節的前際,又趕上了周末,早己夜幕降臨的樓梯間裏已是空無一人了,他的腳步也更加的急速地加快,這時候終於不可預測的事情發生了……
 
 “當下到了第三層的時候,他突然一陣陣心痛襲來,失去了意識的他向樓梯間的地麵倒下,而不幸的是他的腦袋被沉重地撞擊在了樓梯右邊的木扶欄的角柱尖上,可是更加不幸的是撞擊的部位正好撞上了右邊的太陽穴上,你可以想像一個失去了意識的成年人,重重地撞擊在木扶欄的尖角柱上的力量和重撞……
 
 “也許他這兩天太過勞累,一邊要進行著從老樓搬到新樓的工作,一邊門診的工作還要照常地進行,身體可能一直在超負荷地運轉工作著……”
  
  “我們感到這一切一切的誘因都可能成為了他心髒異常發病的危險導火索……”
  
  “當時這個時間段新樓的樓梯間已是空無一人,六點多鍾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幾乎走光了的醫院的同事們再沒有人從這裏經過,也沒有人能夠發現這個已經進入了昏迷休克狀態又喪失了意識的神經內科的專家……這片空白延遲了三個多小時,直到經過了三個小時之後,終於有一個從這裏經過的人發現了倒在地麵上血泊中的他,鮮血這時侯已經幹涸凝固住了腦袋上和臉上,雖然劉主任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醫院裏就近的急診室,可是一切已經晚了,一切已成定局,生命已經過去了,所有一切的搶救都已經宣告無效了……”
 
  最後根據我們搶救醫生的檢查結果得知,劉主任最初的發病原因是由於心肌梗塞,但是這之後在樓梯裏不幸的重重一擊,還有發現得已經太遲種種不幸的因素,都更加縮短了他生命最後殘存的時間,也直接導致了失去了搶救的最佳時間和機會,如果立即有人發現並立即進行搶救的話,也許他的生命尚存………”
  
  “不……不……王院長請你不要再接著講下去了……”
 
  半躺在急診科病床上的絮文仿佛再也聽不去一個字了,幾乎是神經質的哀求道,眼淚則一次次地流淌在她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頰間,
  
  突然她像想起什麽似的從床上欠起了身子贏弱的坐了起來,
  
  “可是……我丈夫的身體一直很健康,上次醫院裏進行了例行體檢,他的名項指標分別在正常指標範圍之內,怎樣會突發心梗呢……”
 
  此時對於自己的摯愛親人,作為醫生的她此時倒像個門外漢一般的外行了……
  
  “任何病情的發生,總是會從第一次開始的,也許他這兩天身體已經感覺到了不適,或者說已經產生了一些的異常,可能工作太過忙碌,最近這段時間的壓力又太大,也許發出的危險信號被他忽略了……應該設想的也許很多……隻是現在再談什麽已經晚了,已經失去了意義了”
 
  絮文用僅存的微弱的力氣,敲擊著自己的腦袋,自己近段時間裏一直沉浸在兩個孩子的身上,對於身邊的每天共處的枕邊人卻忽略了,而曆傑又是一個不願意給忙碌中的妻子增加過多的擔擾和負擔的人,加之醫院此時工作的繁忙不能讓他等待停歇,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來不及挽救危情的釀成,一場悲劇的發生……
 
  一陣陣淒厲的老鴉的尖叫聲劃破了寂靜冰冷的夜空,從樓梯間的窗外襲來,樓道裏被肅色蒼白的月光籠罩和侵浸著,顯得是那麽的蒼涼和淒然,可是此時的絮文卻感覺到了一種心安如止水般的寧靜,因為她現在仿佛感覺曆傑此時就在她的身邊,陪伴相依而偎她坐在這裏,她的心裏一遍遍地默念著……曆傑你在這裏在痛楚無助的狀態中,也許一直在等待著你最親的人的發現,彌留之際也許最想見到的就是你的親人,和那溫馨有親人等待的家……可是你的老婆卻在你最需要的時刻,什麽也不能為你做,甚至連最簡單的事情發現了危情也沒有做到,讓你在淒楚孤伶又無助的狀態下孤獨又不舍地上路了……一想到此,她的心頭又是一陣陣的被撕裂般的疼痛……
 
就在此時好像有一種親切而又充滿著歉意的聲音飄逸了過來,這聲音絮文太熟諳了,是那個熟悉又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老婆……對不起……永別了……
再也沒有機會陪伴在你的身邊了……
也再也不能和你一起看著孩子們一天天的長大成人了……
再也不能擁著你的肩膀看你孩子般的笑容了……
我就要上路了,但是一定要告訴你的是,這輩子我收獲的最大的幸福就是有緣和你成為了夫妻……
最後的幸運是我們不光有了兩個男孩還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
老婆……對不起了……就這樣的不辭而別了……
希望你一定要挺住……
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
為了所有需要你和愛你的人……
為了我們還尚年幼無知的孩子……
因為他們是上帝賜予我們最珍貴禮物……
也將是我們愛的延續……
也是未來的一切希望……
真對不起了………
抱歉所有的重擔都落在了你一個人的身上……
也永別了……
我美麗的世界……
這片我熟悉而又難舍的土地……
我曾經奮鬥而又快樂過的人間……
別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zhangmichael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蟬衣草_890' 的評論 : 多保重。一路平安。
zhangmichael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wavefly' 的評論 : 真好。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wavefly支持和鼓勵~~~,人生真的很是無常,生命又很脆弱,年輕固然是好的本錢,但是在脆弱的生命麵前是不分老少的,珍惜生命存在的意義更重要的也是對於家人幸福和快樂的一種負責。

謝謝大家的跟讀和關注,並送上新年的祝福~~~~
wavefly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小草妹妹,謝謝你走前把故事結局貼出來,辛苦了。

經常聽到有青壯年的技術大拿過勞死的報道,真得非常替他們惋惜, 再強壯的人都有極限的時候,珍惜生命,關注健康, 為自己,更為自己愛的一切。

祝妹妹回國一路平安, 開心快樂,新年心想事成.....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Zhangmichael跟讀和點評!實在抱歉!真的不想這篇這麽快就帖出來,可是我馬上就要回國了,回國上不了文學城,也沒辦法繼續發帖了,所以隻能在過節之時有些掃大家的興了:((

還是祝大家保重身體新年快樂~~~~
zhangmichael 回複 悄悄話 小草妹妹,不知道說什麽,故事總要發展,本以為你會向後推延,也知道總要來的結果。可在這新年時節,讓人情何以堪。不是埋怨,隻是訴說我的感覺。也理解你的感受。

新年快樂在這裏沒法說出來,也不合適。

小草妹妹多保重。謝謝你的故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