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79)驟然而降的噩耗

(2015-12-22 17:54:58) 下一個

(七十九)

 

焦慮和不安中瀕臨崩潰的女人,此時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時候突然打進來的外來電話即讓絮文興奮不己又讓她重新燃起了希望,可是當她看清楚這個電話號碼的時候,又把剛剛點燃起的興奮勁兒重新沉悶地又拋回了原地,因為這電話上麵顯示的不是丈夫曆傑的電話,而是一個對於絮文來說是極為陌生的號碼,
 
“喂……絮文在家嗎”
 
對方一口男性低沉而又充滿陌生的聲音,可是又在叫著自己的名字,絮文好像預感到了對方來電話的目的似乎與現在莫名其妙還沒有歸家的丈夫曆傑有關,立即又把懸在半空的心頂在了心窩子的最高點,同時又下意識地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害怕襲來,
 
“喂……我就是絮文,您是……”
 
她的聲音分明有些的顫抖,丈夫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心裏的一種潛在意識讓她預感到了,任何來自於不是曆傑的電話,都有一種消極的不敢想象的話外音像幽靈一樣的遊蕩和侵襲著她……
 
“我是院辦的XXX,絮文,如果你能夠安排開你家裏的事情,請到醫院來一趟行嗎”
 
“一定嗎……為什麽……”
 
“當然,也可以說一定要來”
 
“請你先向我……或者說能不能跟我透露一下為什麽嗎,我請求你……”
 
絮文有些帶著顫微微的聲音,已經出現了措詞混亂語不達意的表達了,因為從對方神秘的聲調和沉重的口吻裏聽出,好像跟丈夫曆傑有關,而且是朝著自己害怕和恐懼的方向在向她驟然逼來,
 
“天晚了,如果你旁邊還有人的話,最好是有人陪同你來為好,來了我們會慢慢地告訴你”
 
那個男人好像特意地回避絮文拋去的問題,隻是在避重拈輕的提醒電話這邊的女人一定要有人陪著來,
 
直到電話出現了已經掛斷的盲聲,絮文還是無意識地牢握著已經被她攥出了汗涔的電話,此時的她竟全然沒有意識到電話已經被掛斷,突然又像想起來了什麽,對著電話聽筒的那邊大叫了起來,
 
“喂……喂……”
 
直到父親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才意識到了此時自己其實在跟自己喊叫著,現在電話那邊早己沒有了聽者,自己現在己經開始有些失態了,
 
“孩子 應該不會有事的,我想……也許隻是一場虛驚而己”
 
怕再傷到已經是恐懼萬分中女兒,所以父親的言語中特意沒有加進來那個敏感而又害怕觸及,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的男主角曆傑的名字,
 
“爸爸 曆傑應該不會……有事的,曆傑他……也許正在醫院等著我呢”
 
絮文在一遍遍地叨念的名字,是今晚到現在為止最怕聽到的又是她那麽熟悉融進了骨髓中的名字……她重複的又不厭其煩的念叨著這幾句話,不知道是說給旁邊的父親聽,還是自己在說給自己聽,給自己壯著膽和否定著心知肚明不測的可能發生,
 
待從睡夢中被絮文的父親叫醒,明白了眼前發生一切的郝姐裝戴整齊走出自己睡覺的房間之後,看到絮文還呆坐在沙發上,好像還沒有意識到馬上就要出門了,寒冬時節必須要穿著棉服才能出門……
 
郝姐陪伴著絮文一路打車,很快便來到了醫院,
 
路上那出租司機用駕駛座前的小鏡子不思其解地看著身後這兩個繃緊了臉龐而又沉默不語的女人,想要調節一下這車裏緊張而又充滿著負能量的氣氛,順手擰開了車裏的收音機,一曲歡快的歌曲伴著播音員明朗的聲音頓時占據了整個小小的車內,與車內車後麵就座的兩個女人的心情大相徑庭地播放著,
 
看著絮文微皺著眉頭,眼睛也緊緊地閉合上了,郝姐立刻衝動又不客氣地對前方喊話道,
 
“司機師傅,你能不能把你的機子關上,求你讓這裏稍稍清靜點好嗎”
 
她特意用了一個“求”字,以加重請求的分量……
 
出租司機臉上顯露出來的不悅又莫名其妙瞟了一眼身後的兩個人,隻能不情不願地關掉了這讓自己剛剛愉悅起來的音樂。
 
現在己經接近了夜晚,醫院隻有急診科大門是開著的,這條路絮文再熟悉不過了,從一開始的重新返回工作崗位到與曆傑的相識相知相愛,急診科裏見證了他們最初朦朧的情愫,也見證了兩顆爰幕已久之心的相撞相戀和纏綿,更見證了愛情的開花結果和終於等來了甜蜜的瓜熟蒂落……可是今天絮文走進這裏,仿佛像登萬裏長城之遠之遙,又好像是腳下踩著白花花的棉花一樣的綿軟和失魂……
 
待兩個迷茫又不安的人剛走到了急診科的護士站的時候,便有一個中年男子迎了上來,他沉著有些胖胖的有些雙下巴的臉,眼晴裏好像有些的泛紅,他把手緩緩地伸了出來對著絮文說道;
 
“你是絮文吧,我在這裏已經等待你們多時了,我就是剛剛跟你通電話的院辦的XXX”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又為什麽在電話裏吞吞吐吐的不能說明白呢”
 
還是急性子的郝姐憋不住氣了,上前一陣的搶白,好像要把這一路上所飽受到的提心吊膽和擔驚受怕都要在這裏找回和彌補上,其實她的心裏最想聽到的就一句話,是有些冒昧打擾了,因為隻是虛驚一場而已……
 
可是這個胖乎乎的男人接下去要做的並不是像郝姐所希望的那樣發展,他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鏡,突然把手緩緩地搭在了絮文的肩膀上,把頭低到了與絮文眼睛平行的位置,放慢放緩了聲調,語氣中充滿了一種安慰而又耐心勸導的口吻說道;
 
“絮文 也許生活中有一些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希望你一定要有一些心裏準備”
 
這個時候慢慢聚攏過來的急診科的護士和醫生們,個個的臉頰上像披上了早春的霜露,臉色中寫滿了陰沉沉的灰色,眼睛裏飄忽著悲情的淒愴,站在絮文旁邊又跟絮文比較熟悉的護士長李湘,紅紅的又好像是剛剛擦拭完的眼睛裏,還是藏匿不住濕漉漉的東西往外流淌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石林跟讀和點評!過節之後一定會補齊後續,也祝你雙節快樂!
stone_石林08 回複 悄悄話 我一直在跟讀您的這篇文章,真是想早點知道男主角發生什麽事情。

不過既然您已經說了,過了聖誕在發,那我隻能耐心一點。

祝大家開車安全!聖誕快樂!身體健康!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hangmichael' 的評論 : 謝謝Zhangmichael!也謝謝一路走來大家的跟讀和支持!好的,過了聖誕再發餘篇:)

祝福大家聖誕節快樂!新年吉祥!
zhangmichael 回複 悄悄話 這是聖誕和新年的時節,小草妹妹你這是真的要安排這些送給一直喜歡和愛你的草粉們嗎?

故事到了這裏,可能控製不了,小草妹妹可以向後推一推嗎?

求您了。

祝小草妹妹及草粉們聖誕,新年快樂。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wavefly的跟讀和溫馨鼓勵! 生活有時候左右不了命運的安排,有時候人在宿命裏的麵前是很卑微和無助的:(

祝大家聖誕新年快樂!
wavefly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小草妹妹,追著讀了你的大作,寫得非常好,有些地方仿佛很有同感,喜歡你的文字,看到你說這個故事結局來源於真實的事,心裏很是難以接受,但是也不得不承認,現實有時候真的很不如人意...

等著讀下一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