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78) 雲走了,霞依在

(2015-12-19 17:39:46) 下一個

(七十八)

 

直到晚上九點多鍾,絮文還是沒有等到丈夫曆傑回家的身影,手機也直處於關機的狀態,不知什麽原因發生而又不得不苦苦等待煎熬中的女人,心情和精神已經臨近了崩潰的邊緣,本來月子裏恢複得差不多的體質,在幾個小時間精神的持續煎熬中,前麵所積累調理的,現在又仿佛都又回到了月子前生育後的狀態,她的手尖乍涼,兩隻手不能放空,因為隻要放空就會無意識地抖動了起來……

 
凊冷的月光照在了屋子裏,似乎這如水般的蒼白,更加助就了屋裏子的絕望和不安,更加重了月光下的苦澀愁人的清冷和淒涼,還剩下僅存力氣的女人不得不又打發起心情來,又撥通了兩個神內同事的電話,
 
“什麽……劉主任到現在還沒有到家,不會是……有什麽不能公開講的秘密吧”
 
聽到絮文那邊沒有聲音,也許是意識到了語言有些冒犯,又趕緊補充地把自己看到的告訴給了電話那頭急切的女人,
 
“絮文 別多心,我這是開玩笑的話,我今天倒真是看到了他,你真是問對了人了,我六點鍾下班之後,正要去更衣室換衣服回家,隻看到他的一個背影,好像剛從他的辦公室裏出來正往外走,穿戴整齊的像是也是要回家的樣子”
 
接下去又撥通的另一個電話所得到的消息,讓等待中焦慮不安的女人,神情更加的恍惚得心蕩神移了……
 
這個同事是神內門診的主治醫生,這些日子正好經常能夠跟曆傑在門診樓一起工作,
 
“劉主任到現在還沒有回家,這真是有些問題了……不過 絮文你先不要著急,讓我也提供一些信息給你……我今天算是下班之後最後一個從神內離開的,走到電梯口看到本來已經下班離開辦公室的劉主任又折了回來,他好像說要回去拿東西,像是什麽東西忘拿了”
 
“什麽東西忘拿了……”
 
絮文像抓住了一點點細小微弱的線索一樣,她反複地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最後這句話,以求在重複中搜索著自己沒有注意和留神到的記憶枯腸……
 
不知道是腦子裏充斥著不安,還是不能夠靜下心來細想,反正現在肩膀上的這個東西是一片迷茫性的空白……
 
看著桌子上剛剛熱完又行將冷去的飯菜,感受著昨晚上還存在的笑聲和溫馨滿堂的幸福,猶若在眼前和耳邊回蕩,而此時更映照著這裏的空空蕩蕩和清清戚戚,仿佛在嘲笑著自己此時的煎熬,好像又在捉弄著此時自己孤守中的這份痛苦……
 
父親這時候不知什麽時候走到了絮文的身旁坐下,老人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麽,沉默少言的他現在更不想說什麽,就這樣的默默地守著女兒坐著,心念伴就著女兒等著……
 
牆璧上的掛鍾敲打著沉悶枯燥有餘的空間,可是這裏此時卻是無聲勝有聲,父女無語的呼吸間傳遞著一種血濃於水的正能量,讓一種共患難的親情沉澱在此時此刻,讓一種同休戚的父女情融匯和盤旋在這窒息的空氣間……
 
“如果你困了,可以去睡會兒吧,這裏有我盯著…… 不管發生什麽,天塌下來有地撐著,地沉下去還有天罩著,況且天也塌不下來,地也沉不下去,千萬不要自己先殆盡了信心……”
 
父親的這一句殆盡了信心,突然讓絮文想起前幾天曆傑曾經也跟自己念叨過這“信心”兩個字來,
 
說起這兩個字來,這主要源於前些日子發生的一件事,遠在南方的那個被曆傑收養的男孩,最近曆傑從一次電話聯係中得知,這個小男孩得了嚴重的哮喘病,時常會有喘息及咽喉疼痛等現象發生,有幾次竟伴有紫紺及呼吸困難嚴重的症狀,曆傑過問起現在服用的藥物,感覺到這些國產藥物對於現在孩子的症狀的治療已經有些過於勉強不治了,所以打算從醫院開出一些進口藥,並想利用春節期間的幾天假期送去並探望……
 
絮文擔心丈夫這幾天期待己久並且屈指可數的春節假期都要花費在這來回奔波的路上,她曾經試嚐著去說服丈夫把藥品快遞過去就可以了,這樣即可以不影響全家的春節團聚,又可以省去了來回的舟車奔波了,算是兩全其美的辦法了,曆傑聽後並不認可她的這個主意,他覺得這個孩子從小就缺失了父愛和應有的家庭溫暖,現在又患有疾患,治療已經移遲了,現在自己正好有這個時間和精力,並且他還擔憂,如果連點滴溫暖的關懷給予都省略了,將來對於這個孩子來說,慢慢的自我信心的形成會造成很大的障礙和阻力的,
 
他說哥倫布發現了一個世界,他卻沒有用海圖,他用的是在天空中釋疑解惑的“信心”,如果沒有人去做應有的點滴關愛,這個本來已經失去了家庭溫暖的孩子,會在今後的生活道路上遺失堅強的品質和善良崇高的同情心和寶貴的精神信心的,不管是關愛也好,送去溫暖也罷,隻有這樣才會讓他不再覺得世界的冷漠和孤單”
 
“不要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好像這世界隻有你才可以把光明送達,好像隻有你與愛心是原創的關係,別人都仿佛成了庸庸碌碌的盜版了”
 
    “嗬嗬 這可不是從我嘴裏說出來的,重罰這關今天就免了,其實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太陽,你的生命照亮和溫暖著別人,同時也會被別人溫暖和照亮著”
 
絮文的手下意識地顫動了兩下,回去去拿東西,他會不會是取春節南方之行的藥物呢…… 因為明天曆傑就不去單位了,原因要去南方及家中一些事情的關係,他春節之前特意從醫院請了兩天的假……
 
正在疑惑之間的女人,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機開始亮了,緊接著一陣剌耳的鈴聲響起,馬上興奮起來臉上又泛光的女人,卻又被這低頭看到的陌生的電話號碼顯得有些驚喜過了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