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75) 幸福停留之後

(2015-12-11 14:31:09) 下一個

(七十五)

 

 
小人兒聽罷母親絮文講給他關於妹妹的概念和道理,也不回應也不點頭,隻是懷抱著那隻己經有些沾滿了陳舊口水汙跡的泰迪熊,用小手摸了摸泰迪熊憨厚笨拙的鼻子,似乎更加認可小熊與自己的親密關係,而不是這個新冒出來的妹妹,也許他還並不懂得妹妹意味著什麽, 但是朦朧中小人兒感覺到自己已經並不是媽媽的唯一的寶貝兒了……
 
日子雖然還在慢慢地在寒冷中行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陽光變得越來越不能忍受這裏蒼白無力和冷木蕭條景象的停留獨占了,開始扭過臉來挪動著身子慢慢的向北半球逼近,開始悄無聲息地醞釀著重新返回降臨了,日曆在人們的手中翹首期盼著一頁一頁的撕新翻過,代表春天來臨象征的春節馬上又要再次降至了……
 
絮文在郝姐精心照顧和丈夫曆傑無微不至的體貼嗬護下過完了月子,生育當中雖然經過了一些難產的磨難,但是經過了這一個多月來的調養和休憩,體力和精神都得到了有效的恢複和重建,一張細嫩的瓜子臉的兩邊卻也不知不覺中寬約了少許,本來就是光滑細膩的皮膚更顯得白粉透亮了,兩腮竟也紅潤了起來,生育後的枯色完全的褪去,有時候兩頰竟像撲了紅紅的胭脂似的,
 
月子裏不剪頭發,過了月子裏的一頭秀頭已經及至了腰間,惹得小人兒在臨睡前都要揪著母親的長發才能入眠……
 
絮文和曆傑剛剛出生的女兒,經過了夫妻倆人的共同商量後決定,名字和哥哥皓皓的名字相伴相隨,名字便叫了玥玥,取自範仲淹的《嶽陽樓記》中的皓月千裏,浮光躍金而得之,絮文點著曆傑的鼻子逗笑道;
 
“這名字聽起來就像她爸爸的名字一樣的俗氣,也但願女兒長大之後也像爸爸一樣,俗而不失大氣,庸至菁英而不凡”
 
早已過了滿月的嬰兒,時常在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的時候,睜開一雙細長而又秀雋的眼簾,朦朦朧朧地望著窗外停歇的鳥兒,然後便咋持著小手歡呼雀躍一陣,小嘴巴也跟著咿呀咿呀的說個不停,每到這時都會先引來了小人兒不自覺的靠近了過去,看到此把她小枕邊旁邊被吐掉的奶嘴又重新放回到了她的口中,接著也跟過來的母親絮文,看著並沒有完全被放正的奶嘴,又把它從女兒的口中撥出,蹲下身子來耐心地對兒子說道;
 
“皓皓 讓妹妹的小嘴巴歇一會兒吧,她想跟你說會兒話,也想對外麵的世界嘮嘮嗑,比如她想對外麵窗台上停留的小鳥說聲你好,她想跟你這個小哥哥叨叨一些心裏話,皓皓不要立刻馬上就堵住小妹妹的嘴,讓她有話憋在心裏說不出來也道不出來”
 
“那她為什麽……總愛說我……聽不懂的話呢……”
 
小人兒現在己經不管妹妹叫小花了,也許他漸漸地明白了這個女孩並不是像公園裏和大街上所見到的女孩一樣的,雖然也是女孩,但是今後將跟他的生活貼得很近很近的,但是言語中還是存有一定距離般的挑刺,
 
“你小的時候剛剛開始學說話的時候,也跟妹妹現在的狀況一樣,媽媽也是感覺跟你現在一樣的聽不懂,但是媽媽很喜歡聽那聲音, 就好像你時常從電視裏看到的動畫片中音樂一樣的優美動聽”
 
小人兒翹著小嘴,眨巴著深邃的大眼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由於已經有了兩個個孩子,做完了月子的絮文,又有兒和女的時刻陪伴,臉色紅潤豐腴了起來,精神也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知足和快樂,曆傑有一次試探地問道妻子,現在家裏又多了一個小油瓶,而皓皓也還未滿三歲,是不是可以考慮把醫院現在的工作停頓一段時間,在家做個全職媽媽和全職太太,因為曆傑所賺的錢已經足夠養活全家…… 絮文沒有聽完就把頭搖得像卜楞鼓一樣的趕快否定了丈夫的這個方案,原因也是很簡單,因為她再也不願意重複當初在德國與克勞斯結婚之後作為待業在家全職太太的惡夢般的生活了,雖然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她知道自己從理智上應該放棄自己的一些東西了,但是就是因為曾經滄海過,所以當曆傑看到了妻子堅定的表情之後,知道此方案對於妻子的勉強和意願的違背,從此以後曆傑再也沒有張嘴觸及到這個話題……
 
絮文的父親自從與郝姐結婚之後,像黯然神傷之後找到了一個靜泊的港灣似的,心理和情誌上也得到了有效恢複性的通暢,話也漸多,又有孫子孫女的親情嘻笑陪伴,臉上也時常掛出了笑容。
 
距離上班的日子還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這天晚上絮文先安頓下小人兒先睡下,又給小的喂了奶之後,回頭看了一眼躺在旁邊的曆傑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腿上,已經沉沉地進入了睡眠,便起身上了趟廁所,又簡單地洗漱了洗漱,又悄然地地關上了曆傑床前的台燈,便緊貼著丈夫的身子,把頭甜蜜地深埋在曆傑堅實的肩膀上,不一會兒一陣陣酣聲便覆蓋淹沒在了床前晈潔的月光之中……
 
臨近清晨絮文被旁邊嬰兒的哭聲驚醒,看了看時辰,恰好又到了給孩子喂奶的時間了,瞅了瞅一旁的丈夫也被吵醒了,他擔心妻子在黑暗喂奶不方便,便已經把自己床前的台燈又點亮了,隻是曆傑因為這兩天太累了,醫院裏又在擴建新的病房,這幾天本來一直在門診和病房之間奔忙中的科領導,現在又作為學科的帶頭人,又在學科建設和專業組成方麵進行了許多新的探索,特別是MX腦平衡康複體係的發展和完善方麵取得了最新的進展,所以這幾天體力和精力都已經接近了飽和點,眼睛裏時常顯露著疲憊的狀態,不一會兒他頭朝著妻子和女兒的方向,便又進入了深度睡眠中……
 
母親喂到了半截的奶,小玥玥的眼神終於開始遊離了,嘴巴裏吮著母親的奶頭又開始了漫長的睡眠,放下了孩子的絮文又趁著後半夜的倦意也很快的又重新進入了夢香……
 
隻是清晨朦朧之中的一個噩夢使她從沉沉的睡眠中驚醒,定睛之後感受到了額頭滲出的汗漬和眼角的未幹淚跡,讓她睡意全無恍然之間開始恐懼和不安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Norstar 回複 悄悄話 “拖油瓶”是指女人改嫁時候帶來的孩子,是罵人的話。絮文的兒子就是一個“拖油瓶”,但是曆傑怎麽能這麽對絮文說她的兒子呢?更不可思議的是曆傑把自己親生的孩子也叫做“拖油瓶”。看來此男神經的確有問題,否則也不會非要娶個帶“拖油瓶”的二婚女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