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74)小花……走……嗎?

(2015-12-08 16:42:37) 下一個

(七十四)

 

絮文今天終於可以回家了,早上起來吃過了曆傑昨晚上送過來的鯽魚湯之後,又把著孩子喂過了奶,看著她還沒有完全睡實,便趕緊又把早已準備好的衣服裏三層外三層地把她裹了個嚴嚴實實,因為出院的時間正值清晨,擔心幼小的生命在冬季的寒冷中受涼,所以隻能采取最笨的方法,多穿點……
 
被裹得嚴嚴實實的孩子,所露出的一張小臉開始會用舌頭向外伸和用眼晴半張半閉地張望了,小家夥雖然對於母親還沒有一定的認知能力,隻能用眼晴跟著絮文忙來忙去起伏有致的身影來嗅覺著世界的朦朧味道,
 
做完了這一切的絮文一邊逗著又要睡去的女兒,一邊等待著丈夫曆傑敲門來接,
 
 
一縷金色的陽光順著半開的窗簾偷偷地溜了進來,而樓下曆傑的車也穩穩的停在了婦產科的門前,
 
當曆傑抱著被裹得嚴嚴實實得像個大粽子似的繈褓之中的女兒走出醫院的時候,門診大廳谘詢處的幾個小護士齊刷刷地把眼光投向了正在緩緩地走過去的曆傑,
 
“該不是接他剛生下來的女兒回家吧,這也太快了,像變魔術似的,孩子已經抱在懷中了,唉……老婆同事絮文怎麽沒有跟著”
 
“看到了,就在後邊呢,這女的現在是咱們醫院幸福指數最高的女人了,就差一點登上福布斯幸福榜了,如果福布斯新增有這一項的話”
 
“人家也算是苦盡甘來離,人生的苦果已經都償得差不多了,現在該享受點甜頭了,眼紅羨慕人家呀,要知道羨慕過了頭就變成了嫉妒了,我們這些待嫁的單身女是不是都犯了同一種病,這種紅眼病可是沒藥伺候著”
 
“隻有一種仙藥可治”
 
那個年紀大一些的護士賣弄著關子,看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這裏來了,才慢悠悠的輕描淡寫地說道;
 
“就看上天賜有沒有賜你這份運氣和上輩子修沒有修來那份緣份了”
 
“嗬嗬 聽得我們都怪癢癢的,就好像你的火候已經到了,已經在東海熬成了玄仙似的”
 
仲冬的街頭蕭然而素淨,昨晚剛剛下過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細雪,雖然雪已停步,但是寒風還是像撤歡的孩子一樣的嘶虐咆哮在街道上,地上的雪花斑斑點點的,與褐色的土地形成了鮮明的落差,點綴著冷颼颼肅穆的街邊,這時候不甘寂寞的陽光也開始頻頻露頭了,它透過幹枯挺拔的樹枝繞過錯落有致的房屋清灑在人煙稀少的街道上……
 
曆傑的車緩緩地開進了絮文家居住的小區,又慢慢地掉了一個頭才穩穩地停靠在了絮文家的房子前,走出駕駛座的曆傑,連忙走到了車後門邊旁,打開了車門,用身子直擋住了疾馳而過的風,讓絮文抱著剛剛出生的孩子從裏邊走了出來,
 
絮文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回自己的家了,現在生完了孩子,像是完成了某種神聖而又必須完成的任務似的,臉上蕩漾著一種幸福的感覺,因為這個三口之家現在又增添了新的成員,又喜獲了“好”字的另一邊,她和曆傑愛情故事的結晶,
 
年輕女人的臉頰上沾滿了喜氣,步履輕盈而又驕傲,這回坐月子她選擇了回到自己的家中,一來這樣可以方便照顧始得老年癡呆症的父親和這些日子裏有些被冷落的兒子,二來對於自己成長的地方,她有著一種天然的親近感和熟悉度,又有郝姐在旁邊照應著,所以當曆傑詢問妻子要不要在月子康複中心去坐月子的時候,她立即給予了否定的答複,
 
郝姐像是已經等候了多時,看到了院門被打開,立刻從屋子裏迎了出來,一邊一手接過了曆傑手中從醫院裏拿回來絮文的衣服和隨身攜帶的物品,一邊一手攙扶著絮文的胳膊像久別重逢似的說道;
 
“跟你爸爸正念叨你們呢,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趕上吃飯,話音剛落,你爸爸還正要看表,大門這邊就有了動靜,看祥子,今天路上對你們這一家子是格外的關照,路上肯定沒怎麽堵車吧”
 
“真讓你猜著了,今天雖然是冷點,但是一路暢通,那可不是我的福氣,是我沾了我閨女的光”
 
"剛進家門就給你父母帶來了順風,人家還睡著覺就把福氣帶來了,今後就擎好吧”
 
進了家門,安排下了孩子,簡單地和絮文家的人吃過了飯,曆傑看了看表,已經快十二點了,又抱著小人兒去絮文的房間裏看著絮文躺下,這才要轉身離開房間的時候,才觀察到小人兒嘟嘟著小嘴,手裏攥著的皮球也故意的扔到了地上,當曆傑給他撿起來的時候,他又讓它滑落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麽今天見到媽媽和妹妹回來的小人兒總是別別扭扭的,一副不高興的小樣子,
 
“皓皓 今天怎麽了,幾天沒見到媽媽是不是都生疏了,還是那裏不舒服”
 
曆傑又把球撿了起來,一邊摸了摸小人兒的額頭,一邊對著小人兒說道,
 
其實媽媽絮文從一踏進家門,就覺得鬼機靈的兒子表情有些的不正常,他兩隻大眼晴忽閃忽閃地一會兒盯著躺在床上的妹妹,一會兒又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神情中做母親的分明感覺到了兒子的落寞和緊張,看到一家人都圍繞著妹妹在逗在轉,天性敏感的小人兒是不是有了一些被遺忘疏遠的感覺呢……
 
絮文朝曆傑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把小人兒抱到自己的跟前來,她歪著腦袋看著小人兒,看了半天,意圖想逗兒子先說話,可是小人兒撅著小嘴巴就是不說話,也不接著媽媽的眼神,好像今天跟媽媽像隔了一座山一樣的遠,
 
“讓媽媽猜猜皓皓的心思,家裏來了個新小孩,媽媽和全家人都十分喜歡她,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皓皓突然覺得自己不再是家中最寶貝兒的那個小孩了”
 
小人兒開始有了反應,他抬起頭來看了看媽媽投過來的眼神,用小手一指床上的妹妹說道;
 
“小花……走……嗎?”
 
這一聲“走嗎”差點把絮文逗笑了,看來小人兒再聰明也隻是個孩子,他不知道媽媽十月懷胎懷的就是床上躺著的這個孩子,他還沒有妹妹的概念,隻是盼望著擠走他中心位置的妹妹馬上從這裏走掉不見,這樣他又重新回到媽媽和全家人的寶貝兒和中心了……
 
“皓皓 這是你的妹妹,你是她的小哥哥,你們兩個都是媽媽的孩子,媽媽也並不會因為有了妹妹而減少對你的喜歡和愛,現在媽媽的心裏裝著兩個寶貝兒,最大的寶貝兒還是你,但是妹妹也在裏麵,可是媽媽的心髒太小了,皓皓能不能稍微讓出一點地方,讓妹妹跟你並排也站在一起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