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73) 姍姍來遲的祝福

(2015-12-06 05:18:33) 下一個

(七十三)

 

已經生下了女嬰的母親絮文,經過了四天在醫院等待性的恢複,又迎來了生育之後的初乳,當她不知道多少次的抱著自己在夢境中不知多少次勾畫出模樣的孩子的時候,雖然下部新鮮縫合過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但是每次見到孩子的母親,這個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的小生命時,激動的心情還是難以言喻的,她仔細端詳著這個還不太會熟練睜眼的小寶貝,看著和體驗著小家夥饑餓得像小老虎般地吸吮著自己母乳時的“憨”樣,母女連心的互動讓年輕母親的臉上蕩漾著幸福舒暢的笑臉……
 
她低下頭細細地在自己孩子的臉上尋找著曆傑的影子和痕跡,看著看著臉頰兩側出現了情不自禁的漣漪,在女兒的眉目間她分明感到了曆傑存在的影子,特別眼晴和鼻梁之間恰到比例的距離,仿佛也正是曆傑睡熟時的模樣,隻是眼前的是個小號的而已,仿佛讓絮文又看到了一個二十年之後亭亭玉立的小美女……
 
“哈哈 看得這麽入神的媽媽,爸爸也真不好意思再等待了,求分享……”
 
悄然地站在了絮文身後的曆傑,不知道什麽時候溜進了病房,在後麵已經悄無聲息地跟絮文“分享”了片刻之後,現在終於忍不住要打擾這對盡情互動之中的母女倆了,
 
“你這個大主任是不是要罷工不幹了,今天來過幾次了”
 
雖然是又看到了丈夫的身影,愉悅的心情還是止不住地躍然在了臉上,但是剛剛生產完,但是還沒有完全忘記輕重顛倒的女人,忍不住還是小聲地提醒著丈夫,
 
“謝謝老婆大人的提醒,但是這提醒是否過於苛刻啦,我已經四個多小時沒有看到我女兒了,不用擔心剛剛開完一個會,現在終於又有時間了”
 
“明天就要出院回家了,回家讓你看個夠,連夜裏喂奶的任務讓你也包圓了”
 
“如果能夠代勞,我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嗬嗬,那樣可就剝奪了你的一部分權力了”
 
“可憐的孩紙,你粑粑可真夠嗆呀,竟然親自要喂奶了,也隻能一邊去是你唯一出路了”
 
絮文知道已過了不惑之年的曆傑,始得了人生的後代,專用一個喜愛的詞來形容丈夫是遠遠不夠的,也許對於父親曆傑來說,這個剛剛出生的孩子也許應該用心尖上的肉形容更為恰當些,其實對於丈夫曆傑來說這個新添的孩子讓他更感到了這個家庭沉澱在心底的愛,而且欲加的深沉和完整了,這份愛也對於他來說,也更加的充滿了份量和力度了……
 
臨出院回家的最後一個晚上,躺在床上休息的絮文,突然發覺自己房間的房門悄然地被打開,還沒有看清楚是誰進來了,卻望見了一束碩大的鮮花被迎進了屋子裏,鮮花後是一對年老的夫婦,絮文定晴一看,原來是曆傑的父母悄然飄至,雖然是有些姍姍來遲,但是總歸在產後的病房裏終於見到了他們,雖然絮文也知道他們可能不在北京,但是心裏邊還是感到像是缺了什麽似的失落……
 
現在這種感覺終於得到了補全,可是心情好像還沒有完全的從深井裏浮上來,臉上呈現出呆板的感覺,
 
當絮文正要起身的時候,被曆傑媽媽三步並做兩步上前攔住了,
 
“絮文 千萬不要起來,你躺著正好,我們有些來遲了,我們倆也剛從外邊回來,小傑也沒有告訴我們多少,剛才在路上又給小傑打了個電話,才知道你生這個孩子也是耗盡了千辛萬苦,你……幸苦受累了”
 
這話剛一落音,不知道為什麽絮文感到鼻子裏酸酸的,眼睛裏也蓄勢著什麽濕潤的東西,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莫可名狀的委屈,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為什麽……
 
也許是自己終於等來了婆家的姍姍拜訪,也許是自己經過了曆盡千辛生產之後,第一次聽到了來自丈夫及自己家人之外的體諒和關懷的問候,也許是做為獨子的曆傑,家裏還是更多的希望一個帶把的問世,而自己未能如願所產生的遺憾……總之一種難以言說的幸福和苦楚交雜在一起,讓她真想找一個沒有人的空間去釋放和發泄一下,
 
曆傑的媽媽說著眼晴直勾勾的盯住了絮文旁邊的小床,放下了鮮花便直奔而來,
 
“讓奶奶看看,這……小模樣看上去真是招人喜愛”
 
她連忙脫掉了大衣,也許是感到隆冬季節剛剛從外麵進來,心疼小孫女感受到突入其來的冷氣,這種發自本能的關愛,又讓她等了一會兒,才伏下身子來仔細地端詳了起來……
 
“跟小傑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的,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是怎麽睡覺的姿勢也是那麽的相像呀,看到她也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小傑小時候的許多事情來”
 
“這小模樣不光像小傑,也像媽媽,跟絮文也很像”
 
曆傑的父親覺得晚到的歉意和曆傑媽媽自顧自的舒言,怕傷到了剛剛生育完的母親,又把話拉了回來,又善意的拉到了兒媳婦兒身上,
 
“對……對 我怎麽忘了,這漂亮當然是少不了媽媽的基因啦,不用說了長大之後一定又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大美女”
 
“爸爸媽媽 謝謝你們的光臨和送來的鮮花”
 
一時間遲疑不知道說什麽,又找不到合適話的絮文,竟突然嘴巴上像掛了個沉重的油瓶似的,不知道該說什麽為好,突然撇見了放在桌子上的鮮花,也隻能先謝為佳了,
 
“絮文 說謝可就太見外了,我們可不是外人,這可是爺爺爺奶奶來拜訪,我也不想說什麽多餘的話了,如果你想吃什麽喝什麽,有什麽張不開嘴巴的要求。一定告訴我,我一定會盡全力辦到”
 
“不用了,媽媽,我明天就出院了,回家之後就一切都好辦了”
 
現在絮文才感到自己說話順暢了,其實聽了這剛才婆婆的話,胸口已經有了曖暖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隆冬的陽光衝破了重重雲層的障礙又如約而至地照耀了下來,風恬日暖的灑在了她的心間……
 
她感到此時跟婆家的距離一下子縮短和拉近了,眼睛裏的濕潤也被收了回去,臉上也在婆婆麵前始露出莞爾的笑容……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