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51) 新的考驗

(2015-10-30 04:59:52) 下一個

(五十一)

 

轉眼間已經是春暖花開的陽春四月了,陽光重新又回到了明媚如燦,春風染翠的季節,絮文家鄰近小區公園裏邊種植了一棵棵的桃樹和迎春花,粉紅色的桃花和嬌滴滴的迎春花在春風中花團錦簇的迎風鬥豔,一幅春色滿園的味道,而公園裏邊還流淌著一條小溪河,四月的陽光也把岸邊的楊柳慢慢的催綠,柳枝在春風中扭動著婀娜多姿的腰枝,春光把滿園的花香和秀色妝點得更加的紅情綠意的春色盎然……

 
下班之後的絮文,時常推著快一歲的小人兒到這個公園來賞花散步,今天下了班之後的年輕母親又推著小人兒出現在了公園的門口,小人也慢慢的開始學走步了,毎當看到感興趣的東西,小家夥總是急著從車裏站了起來,現在他又用期待母親同意的眼神扭頭看著母親的臉,小手指指他車下的路,從嘴裏硬生生地吐出來兩個字來;
 
“走……路……”
 
母親絮文一看到那張剛剛長出兩顆門牙的小嘴巴裏蹦出來的奶話,便順著他的心意把他從車裏抱了出來,小家夥落地之後,先使勁地跺跺腳,然後自我意識保護很強地把一隻手遞給了媽媽,眼睛盯著他要去的方向,這才慢騰騰顫顫悠悠地向“目的地”進軍……
 
這時正在一邊手扶著小人兒學走步,一邊跟另一個媽媽分享育兒經驗的絮文,全然沒有察覺到放在兒子小車裏的挎包已經震響了一次了,當第二次又響起來的時候,絮文才感覺到自己挎包裏的手機好像有些動靜,這才一手連忙抱起小人兒來,一手連忙去接電話;
 
“絮文 是我”
 
曆傑的聲音從手機的那頭傳了過來,
 
“有什麽事嗎……兩次打過來,肯定是有什麽迫不得已的“心聲”要吐露吧,否則的話,找到你都難”
 
絮文知道依曆傑的習慣,如果一次未接,他會隔一會兒再打來,因為兩個人無非是彼此互動一下傾吐一些溫馨的情話之類的暖話,現在兩次電話挨得這麽近,肯定有什麽事情找她,
 
“是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至今還沒有超過24小時無通話的記錄呢……這次打來的確有點事,我母親從美國我妹妹那裏回來了,老太太不知道怎麽消息這麽的靈通,指名點姓的要見你,我說你先歇兩天再說,人又跑不了,沒想到老太太說那裏有比見兒媳婦更重要的事情呢,你看看老太太“思想覺悟”這麽高,執意要馬上見到你,時間緊迫,你隻能給個麵子啦”
 
絮文知道曆傑的父母都屬於一代老知識分子,其中母親長期擔任北京一個中學的校長,而父親則在北京的一所大學任教,自覺有些不是滋味感覺的她,所以馬上帶刺的話也跟了過去;
 
“你是高抬我呢,還是擠兌我呢,在老太太麵前,我那裏還有麵子可談,我是普遍人家的孩子,身上沒有那麽高貴的氣質,隻有乖乖的聽允的份兒,這也怪本姑娘擠著身子削尖了腦袋的偏偏未來要踏進你們家門檻的呢”
 
“嘿嘿 現在就有恨嫁之心啦,不過你也得好好準備一下,我們家老太太的口味有時候要犯刁一些,不過也不用害怕,有我在呢……誰讓我承擔了未來要娶你的艱巨任務呢……”
 
“美的你,現在本人還是一隻不帶任何屬性的自由風箏,想要得到這隻風箏的線,那得先準備接好了那本“有妻徒刑”的判決書”
 
“哈哈 “有妻徒刑”虧你想的出來”
 
放下電話的絮文,扶著小人兒又走了一段路,心思好像一頭亂麻般的理不清楚,幾個月以來自己和曆傑的感情是一路順風如沐春雨,一直沉浸在小女人情懷中,如果這樣走下去,結婚肯定是兩個人必須要麵對的未來了,而且也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那麽雙方家長的見麵,也將是遲早的事情,隻是她看了看一直緊握著她的雙手的兒子,心頭好像是缺少了什麽似的感覺,這個缺少就好像是麵前的一枝已經開敗的迎春花兒一樣,渾然沒有了嬌滴滴的質嫰和新鮮……
 
帥氣的曆傑是幹幹淨淨的,即無婚史,也沒有後麵跟著一個拽著衣服角的孩子,而曆傑所沒有的,自己恰好已經全部占全了,而居高於高富帥位置的曆傑的母親,是不是會在接受和不接受中徘徊呢……這是在冷言和熱諷中讓自己難堪呢……而如果自己真要是麵臨到這個敏感刺激的時刻,自己又該如何地接招呢……
 
一連串馬上就要麵對的問題,使她的頭開始膨脹了起來,胸口仿佛有一堵牆堵在正中,不知為什麽好像一陣陣的眩暈突然的襲來,拽著小人兒的手也不自覺地抖動了起來,連皓皓好像也察覺到了母親手的異常,扭過頭來不住的回頭看,一害怕哈喇子又順著小嘴流了出來……
 
看到母親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小人兒好像懂事一般的,也不提再走路了,一邊吮著大姆指頭,一邊乖乖的依在了母親的懷中……
 
坐了下來,又稍微穩定下來的絮文,感覺稍微有些好轉,握著兒子的手又跟小人兒臉對臉的聊起天來;
 
“皓皓 就是心疼媽媽,也知道媽媽現在有些難受,看看立即不哭也不鬧了,就好像大孩子一樣的懂事,都說女兒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我們家皓皓不隻是媽媽的小棉襖,而且還是超級暖心的,將來還是支撐媽媽未來的大棉襖呢,皓皓 告訴媽媽你願意不願意呢”
 
自說自話沉浸在一個母親的幸福中的絮文,此時也暫時地掐斷了即將麵臨問題的騷擾,臉色也稍有好轉,正準備帶著兒子離開這裏,這時不遠處一個民工手裏拿著一盒飯,一邊走一邊吃著由遠而近地走來,一股濃濃的帶著麻辣味道的肉香飄了過來,剛剛調整過來正要起身的女人,突然感到了胃裏一種翻江倒海的感覺,晚上喝過的粥和郝姐特意為她炒的蛋炒飯一起從深處湧到了嗓子眼,馬上就要轟然欲出的感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嘿嘿 還要等下麵的分解~~~謝謝夏夢無痕!
夏夢無痕 回複 悄悄話 有人懷孕了?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玉涵來訪!並問好周末:)
玉涵 回複 悄悄話 喜歡,一直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