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9) 逼問

(2015-10-15 12:16:26) 下一個

(三十九)

 

回來從深鎖的櫃子裏取存折的絮文,並沒有找到她所希望見到的東西,此時心急如焚的女人,蹣跚地一把推開了廚房緊閉的房門,那裏隻有一個女人在,那就是郝姐,正在為晚上的家宴做著準備,

 
她正在有條不紊地清洗幹淨口蘑和木耳的隱深部的淤泥,黃花和裏脊肉塊也都洗好了並切成了四分的小段,似乎正在為一道老北京人冬令時節的傳統家宴名菜木須肉而做著準備,推門而入的絮文似乎並沒有找到她所預料之中的,由於心懷鬼胎而惶惶不安的景象,而她也根本沒有察覺到郝姐有什麽不正常的舉動……
 
她瞥了一眼剛剛進來的絮文,手還在忙著手裏的活計,嘴裏還不停的延續著之前的抱怨;
 
“皓皓他媽回來了,我這裏一上午都泡在了廚房裏,連誰進來誰出去都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宴請,又是過年破五沒有過成的家宴,我琢磨著怎麽也得準備十道菜,每道菜花費的功夫,隻有我這手知道,瞧瞧這木耳說是新鮮的木耳,水一泡開才知道,怎麽裏邊藏了這麽多的泥,現在的商家做生意越來越狡猾,泥也是壓重量的玩藝,隻是你已經付過了錢回家才能知道”
 
絮文看看郝姐舉手投足還是老樣子,把要說的話咽了口吐沬又吞了回去,但是也許剛剛的緊張情緒還沒處安放,也是不冷不熱的說道;
 
“那也辛苦你了,好在咱們家的門檻太低,就是想請客一年到頭的也沒有幾個人願來,我父親去了哪裏?你早上起來看到他了嗎”
 
郝姐把頭朝外張望了張望,此時疑慮和不滿的情緒把她那張細碎皺紋臉上的一雙彎彎的笑眼也抹成了一道平行的地平線,
 
“沒在家呀,我還以為你不在家我在廚房裏忙,他應該在皓皓的房間裏,現在……又不在家,也隻能這麽說了,這個家對於他來說,已經越來越缺少吸引他的磁場了,也缺少他所需要的溫暖,我作為這個家的保姆,隻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
 
“那他走之前沒說去哪裏?去幹什麽嗎?”
 
絮文還是不依不撓地問著郝姐,因為這個存折的疑團還沒有著落,另外父親又是最重要的一個知情人,這關鍵的時刻,她不得不追問得細些……
 
“嗨!我要是知道,他走的時候要是放下個話來,我不早就告訴你了嗎,還用在你麵前掖著藏著嗎”
 
絮文被郝姐不輕不重地噎了回來,鬧了一個自討無趣,這個郝姐有時候說話,就是這樣冷不防的噎人,讓絮文也拿她沒辦法,但說到心直口快得理不繞人,這個家裏的女人們好像都是或多或少的跟它沾上點邊,絮文想到自己有時候氣不順的時候,說話也不一定都是那麽的招人愛聽,看著郝姐忙碌的身影,也隻能當是耳朵塞了塊棉花,沒有聽見,又邁出沮喪的腳步走出了廚房……
 
這時候己經是早晨的九 十點鍾了,往常的這時,太陽早早就進來報到了,把金黃黃的燦爛笑容順著客廳低低的大窗戶灑滿一地,就連沙發上也雕刻著它斑駁的身影,可是今天直到現在它還沒有露麵,客廳還籠罩在一片朦朧的灰色中,一派死氣沉沉的景像,
 
踱出廚房的絮文不知道怎樣打發自己眼前的這種緊張心態,正在客廳裏心神不定地躊躇不決的時候,猛聽到這個房子裏除了廚房裏不時地發出一些聲響之外,這個屋子裏又從其他的方向出現了第二種聲音,仿佛還夾雜著些許孩子呀呀的聲音,而這聲音正好是從兒子皓皓的屋子裏傳出來的,她把手裏拿的鑰匙連忙放進了自己的褲兜裏,快步地走到了兒子的房間裏。
 
隻見在屋子裏朦朦低沉的視線裏,小人皓皓早已醒來,剛剛穿上的毛衣扣子還完全沒有係好,他正端坐在床上,一臉的喜氣伴著嘴裏淌出來的哈喇子,手裏拿著一個一閃一閃的玩具,一聲聲咯咯的笑聲從小家夥的嘴裏冒出,而父親斜倚在床邊上,正在耐心地逗著孫子皓皓玩……
 
看到媽媽從天而降,小人先是興奮得一怔,然後把手裏的玩具晃動得更加不知所措的急速,顯示著他難以抑製的激動,父親也隨口對著他的口形大聲地念叨著,
 
“看看誰來了,媽媽來了”
 
小人突然從流著口水的嘴中蹦出來兩個奶聲奶氣的字
 
“媽……媽……”
 
“皓皓 你剛剛叫什麽來著,再叫媽媽一遍”
 
抑製不住興奮的母親急忙把兒子抱在了懷裏,這是第一次她從兒子的口中聽到這個聲音,她急切地希望從兒子的嘴巴裏再次聽到媽媽的叫聲,
 
可是此時的小人吐字如金,也許由於殘障的關係,這種發音對於他來說並不能完全正確地自由吐出,隻叫了一聲,便緊閉上了小嘴巴,一直拿在手上的新玩具也丟到了一邊,雙手抱著母親的臉,上下不住地拍打著,然後又在母親的臉上和身上抓撓著,把嘴邊上的哈喇子全部慷慨地“分享”給了媽媽……
 
絮文的注意力也從兒子這裏轉移到了看著他們母子倆溫馨一刻而也被親情傳染的父親身上,此時父親一邊撿起小人丟在地上的玩具,一邊祥和地微笑著……
 
“爸爸……您動沒有動櫃子裏的存折,今天我正好下班路過工商行,看到那裏的人不多,就突然想起咱家有一本死期存款已經到期多時,便回家來取,可是翻箱倒櫃都找遍了,其他的東西都在,卻隻有這個存折不見了,那櫃子裏的鑰匙隻有我和您有,您到底見沒有見過那張存折”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