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8)不翼而飛的存折

(2015-10-13 13:58:31) 下一個

(三十八)

 

初五的夜班在一片繁忙的工作中,絮文結束了本月的最後一個夜班,心情因為即將到來的家宴而有些低落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麽這個夜班急診室接診了這麽多的病人,本來北京作為首都,醫院也眾多,但是人們偏偏喜好擁擠在京城幾家屈指可數的三甲醫院裏,就連一般的小病也願意舍近求遠地奔向大醫院,加之過大年喜慶有餘的國人,在大魚大肉堆裏盡情的灌滿了油脂水,在酒精煙熏的不自控的集中“享受”後,迎來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疾病和並發症,把個小小的急診室擠泄得紛紛擁擁的,就連地麵上也有了新的用處,犄角旮旯躺滿了病人……

 
連遠在家中還沒有結束假期的曆傑也詢問起急診室的人流量來,忙碌的她滿腹牢騷也正好有了發泄的場所,曆傑耐心地聽完了她的一肚子苦水後,隻能笑著打岔地對她說;
 
“堅持一下馬上就能看到日出了,好在今晚的夜班是你最後一個夜班了,回去好好補補覺,補充一下流失的能量,誰讓你這個美女醫生招人呢”
 
“那你明天最好都換成一水的狼(男)大夫,XXX醫院從此也就搖身一變,成為了著名的XXX和尚醫院,科室也簡單實用多了,隻治療男科和不育症,到時候咱們醫院的門就不向東開了,得向西開了”
 
“小丫頭 看來你還是不累,精神鬥誌還是那麽的旺盛,好在白班大夫馬上就來接班了,你也快熬出頭來了,現在把所有的怨氣都出完了,心情也平複得差不多了,你也該回家了,記住回家後一定要好好的休息”
 
最後倆個熱戀中的男女又互相說了一些思念之類的情話,絮文這才依依不舍地掛上了電話……
 
正月隆冬的早晨,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大街上還是一片肅穆蒼白,霧霾彌漫在不消散的空氣中,太陽老人好像也十分的怕冷,躲在被窩裏遲遲不肯出來,仿佛它也進入了無休止的冬眠狀態……
 
下了夜班的絮文,頂著濃重的霧氣匆匆而又急切地騎著她的自行車飛馳在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家超市,因為今晚上有家宴的關係,她便停下車來……
 
在超市中挑選了一大堆東西,又匆忙地付了款,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超市,直奔自己停在路邊上的自行車,
 
恍然間突然瞥見路過右手邊的一個工商銀行,此時門口正好是人煙稀少,順著窗明幾淨的窗戶往裏看,服務廳裏也是寥寥無幾的門可羅雀……
 
往常的這個時間這裏早已是門庭若市座無虛席了,一時間她想起了家裏有一張死期的存款,已經到期多時,現在正好人少,銀行這裏距離家中騎車的功夫也不過才五六分鍾的光景,便匆匆地騎上了她的那輛路邊等候多時的自行車,一路飛跑直奔家中。
 
進了家門的絮文,看了一看還在熟睡中的兒子,親了親兒子粉嫩的小臉,又把小人甩出來的胳膊重新放回了被子裏,就直奔客廳正中電視機旁一個櫃子前,
 
這個櫃子裏放著家裏一些極為重要而又貴重的東西,諸如戶口簿身份證和一些不能丟失的重要文件等等,其中最重要東西是家裏的所有死期活期的存折也存放在其中,
 
當然鑰匙也是專屬的,隻有她和父親有,絮文急急地拿出了隨身的鑰匙很快地打開了緊鎖的櫃子,急切的尋找著,她左翻右尋,就是沒有看到那個熟悉期盼的影子,其它的所有自己不想找的東西都整齊有序地排列在這裏,就是沒有尋到那張存折,那張黃色的有些半舊的工商銀行的存折,慌亂中的女人神情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要知道那是一張價值二十萬元人民幣的金貴存折,這筆資金是家中目前為止最大一筆現金存款,雖然家裏還有一些小筆存款,但是遠比不上這個存折貴重和奢有……
 
這筆資金大多數來自於絮文不在中國的時候,老父親省吃儉用的成果,退休之後按月領取死工資的父親,沒有其他的進項,這就意味著這筆資金的每分錢都是從牙縫裏和衣裝間節省下來的……
 
現在它究竟神秘地躺在了哪裏……還是已經丟失了呢……或者是父親拿在了手裏,已經支取了呢…… 
 
可是也不會呀,如果父親已經支取了這筆資金,一定會告知自己的,長期以來一直相依為命的父女倆,在錢財上一直是保持互相通氣的習慣,更何況是如此之眾的重要存款,父親更是不會在女兒麵前遺漏的……
 
可是這個櫃子的鑰匙隻有兩把,從來沒有產生過第三把,自己和父親都是隨身攜帶的,也就是說這小小的東西是從未離開過自己的身體……現在就隻有這兩把可以打開的櫃子,裏邊最重要的東西為什麽不翼而飛了呢……難道見鬼了不是……
 
心煩意亂又七上八下的她,又匆匆忙忙地重新鎖上了櫃子,隻聽得屋子裏靜靜的,房間裏並沒有因為她的心煩意亂而亂成一團,隻有廚房裏偶爾傳出一兩聲洗菜和菜刀在案板上的聲音,絮文知道那是保姆郝姐在為晚上的家宴做著準備工作,這個房子裏除了廚房的動靜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了,顯然父親沒有在這個房子裏……
 
現在這個房間裏每分每秒的流失都好像讓她的心情火灼得更深一步,讓她雜亂無章的思緒更加千頭萬緒,牆壁上懸掛的鬧鍾滴滴答答的走過,每一下都好像鬥大的雨點敲打在她脆弱而又茫然的心中,
 
思緒紛繁而又心神不定的她,邁著蹣跚的腳步一把推開了廚房緊閉的房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