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6)親愛的 我們去吃飯

(2015-10-11 11:37:52) 下一個
(三十六)
 
下午的暖陽攀著緊閉的窗戶懶懶地駐足在玻璃上,灑在屋子裏的地板上仿佛是降臨下來一道道鍍金的燦爛光輝,屋子裏彌漫著一種濃鬱煦色的溫馨,絮文和曆傑依偎著仍然還躺在床上,曆傑由於剛剛喝過一杯咖啡,咖啡的勁頭並沒有起到提神的作用,反倒是所有的困意都襲到了疲乏的腦門上,他一手攬著絮文的身子,眼睛卻微閉著衝著躺在曆傑的懷中還沒有睡意的絮文,好像已經鬆懶地緩緩地進入了睡夢中,
 
這時候桌子上曆傑調成震動模式的手機突然響了,好像已經習慣這種聲音的曆傑眼睛睜動了一下,又閉上了眼睛,
 
“這時候的短信,也許是咱們院長大人新年的緊急“問候”,也許是二線的大夫們碰上了緊急的病例,劉主任同誌,犧牲一下寶貴的睡眠時間,救急如救火啊”
 
不習慣這種聲音有一種步步逼近的感覺,絮文越想越緊急,越想越覺得問題已經堵在了家門口了,不住地催促著曆傑起來去看看,
 
被絮文這麽一咋呼,曆傑的睡意也慢慢地溜走了,無奈的他隻得懶洋洋地起身走到了桌子前,
 
看著看著手機短信的內容,曆傑緊皺的眉頭變成了兩聲的苦笑,這兩聲沉悶中的苦笑,讓絮文有些摸不著頭腦,
 
“是不是你又幸運地中招了,又遇到了新的詐騙短信,還是……那個路人甲女對你深情的新年傾訴”
 
直言快語的絮文看到了曆傑莫名其妙的苦笑,也心生疑竇的嗔怪地衝著曆傑調侃道,
 
“比路人甲更近一層,否則也不會上我的朋友家圈的,是我母親的一個同事的女兒,有時候總是會不知所雲地發過來一些莫名其妙又匪夷所思的東西”
 
“那一定是月亮代表我的心之類的綿綿情話了,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有人說單身並不難,難的是應付那些千方百計想讓你結束單身的人,也許這些人中我也應該混在其中”
 
“你混在這些人當中,我怎麽是最後一個才知道,也許你是我特招進來的小奸細,或者是上帝懲罰我,特意送到我身邊要一直監視我,而我又不得不接受的另一半圓”
 
曆傑也不緊不慢地挑逗著坐在床上睜著那雙惺忪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女人,
 
被調起了胃口的絮文則一躍身起來,飛快地搶過來曆傑手中的手機,一邊搶一邊嚷嚷道;
 
“我倒要看看路人甲寫下什麽“惡毒”的語言,“攻擊”我們尊敬的劉主任”
 
隻見是一條必須是站在高處才能領悟的文字,其中充滿了莫名其妙的暗示,
 
幸福就是癢的時候撓一下,不幸就是癢了但撓不著,更不幸的是,有人很久以來靈魂和肉體都感覺不到那種蠢蠢欲動的癢了”
 
“曆傑 人家已經給予了你這麽強的心理暗示了,又是你母親同事的女兒,書香之門配鍾鼎之家,不是挺合適的嗎,你到底是哪根筋出了問題,偏偏吊在一個帶孩子的女人身上”
 
絮文說的是真話,她確實有時真的不明白,條件如此完美的曆傑,為什麽偏偏看上了自己,在中國特別是像北京這樣一線城市裏,曆傑的條件不敢說是一個加強連在排隊等著,也快到了眾女爭搶的地步了,自己在她們這些強勢的眾佳麗麵前,隻能算是一個羞得拿不出去見人的醜小鴨,長時間以來由於失婚和單身母親的經曆,使她深深地陷入了自卑陰影的泥牛入海中,特別是剛回到北京還沒有找到工作的那段時光,自己仿佛覺得幸運總是擦著自己的身邊飄過,而其他的人總會輕而易舉的捕捉到的,而它們卻總是能夠繞過自己期盼的雙眼……
 
“可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必須得有化學效果的產生才行,這種化學效果就是當你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你的眼神所發出的光芒,這種光芒絕對是來自於內心深處的觸碰和好感,讓你眼睛還願意再次駐足,或者希望再次見到她,那雖然是短暫的瞬間,但對於我來說卻預示著幸福永遠的開端”
 
曆傑的眼睛裏好像還殘存著第一次見到絮文時,輕輕有意挑逗時的得意……
 
“那我手接著這種幸福,還要讓你再緊張一下,做為初期調查,你已經過關了,接下去就是涉及極其個人隱私的部分了”
 
有些美滋滋在心田的絮文,好像還是沒有忘記喝咖啡之前向曆傑甩出的問題,隻是其間又出現了其他的插曲才不得不中斷。沉浸在愛河中的女人還沒有就此罷休。
 
站在桌子邊上的曆傑順手摸起了一項帽子扣在了自己的腦袋上,以示抗議,帽子低垂著幾乎遮住了半張臉……
 
“我的小姑奶奶,現在己經是日頭西去的下午了,你的問題是有增無減,一個接著各一個,我的肚子都快餓得冒煙了,早己經抗議多時了”
 
雖說巳經餓了,但是看樣子他還是溺愛地將就著對麵的女人,
 
“最後一個問題,問完了,我們就立刻出去吃飯”
 
絮文擺好了姿勢,突然向他拋去了一個枕頭,曆傑頭一甩,枕頭一下子落到了桌子上方掛著的鏡子前,還沒有等曆傑緩過勁兒來,絮文突然光著腳快步地走向曆傑的懷中,靠近他,突然深情地吻著他被帽子遮擋住的另半張臉,然後在他耳邊小聲柔柔地說道;
 
 "My Dear, we are going to dinner”
 
對於絮文來說所有的問題遠比不上曆傑餓肚子的苦水讓絮文感到心疼,所以現在對於她來說,隻想拉起愛人的手來,不管是去吃一頓簡單的快餐,還是去消費一頓臨街的大排擋,都會讓她感到這才是眼前最重要和最愜意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她巳經淡忘到了耳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