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2)驟然散場的青春

(2015-10-06 09:11:52) 下一個

(三十二)

 

曆傑一邊講述著一邊從抽屜裏取出來了一盒煙,又開始翻箱倒櫃地尋火柴,絮文知道並且神內的所有醫生護士都知道,這個男人是從不吸煙的,曾經絮文聽科室的其他同事講過,曆傑還利用年假的空閑時間,他還誌願地做過幾天的控煙義工,通過戒煙谘詢,免費義診的服務,向市民宣傳吸煙對個人和社會的負麵影響,並向吸煙者進行了警示性宣傳,倡導非吸煙者共同捍衛健康的無煙環境,現在他怎麽……

 
看著香煙在曆傑的手中跳動著若隱若現的火星,而讓他大口吸進的煙又從他的鼻子和嘴巴中吸出,絮文感到心被針尖挑過了似的一陣陣的難過和失落般的傷……
 
“我們拐過了一個路口,再拐到前麵的大路上,一直騎下去馬上就要到學校了,她突然抱著我腰的手抽了回來,然後在嘴邊捂熱了,又重新伸到了我的腰間,然後慢慢地上升到了我的麵部,撫摸著我在寒風中瑟瑟冰冷的臉長時間地摩挲著,然後突然喃喃地動情說道;
 
“在遇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在遇見你之後,我沒有想過別人,現在不要笑我,我想要馬上成為某個其他女生都忽略的人的新娘,也許是咱們係最年輕的新娘……我這算不算厚著臉皮主動求婚了呢……”
 
我知道她沉默地等待我的應,那怕不經意間的一下點頭,她也會像個不經事的孩子一樣心滿意足的………
 
“其實我想說在這個世界上許多事情冥冥之中的不幸,仿佛都有先兆的提醒和暗示,我們在一起五年,這五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但是我知道她是一個羞澀的不願多吐露的女孩,從來沒有從她的口中聽到什麽熱辣的讓人一下子受不了的情話,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從她嘴裏吐出了如此浪漫沸騰的話, 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從她的口中講出的最動情的,對於我來說也是全世界最美麗的語言……我本想停下車來,在寒風中緊緊地抱住她,然後向她送去無數個吻,算是我對她這段話的同樣的響應,然後再要親口告訴她,畢了業之後, 不管我們倆分配在哪座城市哪家醫院,我都要做一個你趕也趕不走世界上最黏人最招人討厭的新郎,而你再也別想再從我的手縫中溜走,那怕是一天一刻一秒鍾……
 
可是該死的我不知道為什麽卻偏偏沒有這樣做,這也成為了我此生最後悔最遺憾的事情,永遠也沒有之一”
 
“因為再拐過最後一個路口,我們馬上就要到學校了,我原想先把她送到宿舍的門口,然後再向她慢慢地表白……“
 
“你上次說過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偶然存在的事情,有的隻有必然,這句話對於我來說再恰當不過了…… 當車行駛到最後一個路口的時候,因為路況有些的偏陡,我必須要奮力前行才能騎過去,她還是像幾分鍾前那樣的緊緊地抱著我的腰,臉就像個孩子一樣的乖乖地貼在我已經被她有些捂熱了的後背上,我想她可能太累了,也許她一直在期盼著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一聲認可,也許她一直在寒風中默默地做著美麗新娘的夢想,  也許上帝把僅存一點也許也一起送到了天堂……”
 
絮文眼看著曆傑又燃起了第二根煙,此時的他吸煙的速度驚人,讓絮文感到陣陣的難以言喻般的痛楚……
 
“這時候就在我奮力前行的時候,隻聽得好像是一陣颶風帶著飛馳而來的汽車聲從後麵由遠而近地向我們的方向襲來,而且這聲音越來越近讓我感到後麵的聲音如電光石火般的風馳電掣……有一種不同尋常的來勢凶猛不知所措,使人一時找不到了準確的支撐點,是否停下來等待還是繼續地前行……
 
“就在我猶豫的瞬間片刻,終於這時候害怕又擔心的事情,在傾刻間無可避免地發生了……“
 
“隨後我什麽也不知道了…… 我的生命也間歇性的進入了天堂“.....
 
“待我醒過來的時候,確定了我所處的方位後,我急忙找那個趴在我身後,隻等待著我一聲回答的姑娘……我的母親聽到我叫她的名字的時候,臉上突然默默地淌出了淚水,我預感到事件有些意想不到的不妙,伸出手來扶著床的欄杆要起來,可是我實在是高估了我當時的體力,一陣不支性的眩暈又讓我重重地躺在了床上……“
 
“等我再次的醒來的時候,母親才不得不告訴了我,她遠沒有我幸運,全身血肉模糊的她,被拉到醫院後一直沒有睜開眼睛,她己經不行了,眼角處淌滿了辭別的淚水,她是帶著那麽多的對這個世界的依依不舍,不情願地痛苦悄然地告別了這個世界,告別了她如花似玉的青春花季,告別了她清澈純潔 香嬌玉嫩的粉色年華,也告別了她夢想中的即將開始的準新娘的生活……“
 
“後來我才知道是她間接地保護了我,如果沒有她在我身後的緩衝,現在躺在地下的應該是我,現在到天堂報到並一去不返的也應該是我……“
 
“雖然那個酒鬼馬上被繩之以法了,雖然他也在法庭上道出了千聲的對不起,但是就是他能夠此生償命,又怎麽能夠換回那個香消玉殞永不複返的身影呢,又怎麽能夠換回我一去不回的浪漫懵懂的愛戀,又怎麽換能夠換回我銅鈴般動聽悅耳的幸福,又怎麽能夠換回我鮮活生命之晨卻又不得不驟然散場的青春呢……
 
此時房子裏陷入了一陣長時間的沉默,絮文模糊地看到了曆傑眼角上滲出的淚水,被他一次次地擦拭著,情緒也低落到了極點,現在己經手中的第三顆煙已經又被他在不知不覺中點燃了,
 
曆傑的眼神又駐足在擺放在茶幾上的那張被摔壞了鏡框的舊照片上,
 
“陳舊的照片裏麵,有一個說要在天堂和我要見麵的女人,有一個最後的語言定格在夢想著成為我新娘的姑娘,我把她的笑容放在離時光最近的地方,我隻想讓我的時光中永遠有她的笑容,我隻想我的苟延歲月中一直都伴著她最後的溫存,一直都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zhangmichael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蟬衣草_890' 的評論 : 不知道說什麽.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跟讀!
忘憂草 回複 悄悄話 淚奔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