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7) 你還不來,我怎敢老去

(2015-09-29 14:53:38) 下一個
(二十七)
 
絮文在曆傑這裏倆個人在你一言我一語的逗貧之中,時間也悄悄地流走劃過……
 
這時候窗外廣場舞的音樂在臨街的公園裏優揚的大聲響起,這陰陽頓挫豪情壯誌的旋律也順著窗戶飄了進來,也飄進了兩個人溫馨而又甜蜜未散的世界裏
 
絮文一看時候也不早了,由於還惦念著家裏的孩子,一夜未歸的她不知兒子怎麽樣了…… 想著夜班之前在家再停留幾個鍾頭陪陪小人,所以她已經穿戴好衣服的她,又趕緊去洗手間梳理了一下頭發,
 
靠近洗手間右手處停放著一件東西引起了絮文的注意,這是一輛老式的飛鴿牌自行車,看得出來主人十分的愛惜它,在許多處做了很多的修理和整容,使這輛老牌子的腳踏車在經曆了歲月的洗禮後還煥發著新彩和活力……
 
隻是自行車為什麽不放在車庫和地下室卻放在了這裏。也許是許多男孩子喜歡收藏舊車,這輛也許是曆傑收藏的眾車中的一輛吧……瞬間而過的疑惑,很快就從她的腦子裏飛逝而過。
 
曆傑一看穿戴整齊的絮文去了洗手間,他也知道絮文可能要走了,雖然第一次難舍難分的勁頭到現在還沒有褪去,但是曆傑也清楚絮文這麽早就告別也有她的道理,也許她還要趕在上夜班之前去看看孩子……他知道絮文是個好母親,所以他也同樣迅速地穿上了衣服,趕緊打電話叫了兩份早餐外賣,想趕在絮文走之前給她補充一下流失的能量和體力……
 
今天天色很好,雖然外麵還是冷冰冰寒切切的,但是外麵的明媚陽光已經把溫暖隔著玻璃送到了屋子裏,也照在屋子裏沐浴在陽光下吃飯的兩個人,曆傑把自己碗裏的幾塊綠椰菜和胡蘿卜夾到了絮文的碗中,絮文嗔怪地止住了他的筷子,
 
“你要一天給我喂成個胖子呀,我碗裏的菜和肉已經足夠了,行了, 你也歇息一下吧,不用教導員同誌再操心了,好像在你這裏永遠也不應該長大似的”
 
“你昨晚上沒有睡好,晚上又要夜班,再不補充一些維生素,感冒馬上就會找到你”
 
“原來你這麽講究養生之道,怪不得年輕貼在你身上不願走,也許還真有必要取經傳授一下”
 
絮文一邊調侃著,一邊看了看手表,又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你還不來,我怎敢老去”
 
這句話本來是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語,惹得絮文急忙停下來急吞吞的咽食,左邊的手慢慢地捂著了桌子上另一端的男人的手,深情地望著同樣也是深情地對視她的男人,然後調皮也說道;
 
“你剛說什麽來著,請再說一遍,好話在我這裏總是聽不太清楚”
 
曆傑笑著拿起手上的筷子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門,
 
“好話不說第二遍,趕快吃飯!別忘了你今晚上還有夜班”
 
曆傑開車送絮文到了家門口,絮文歸家心切,一到了家門口就仿佛看到了兒子皓皓期盼的眼神,所以來不及再多說什麽,隻道了聲謝謝!便走出了汽車又隔著玻璃送了一個飛吻,便消失在了自家的小院中……
 
一進家門把挎包扔到了椅子上,就直奔兒子的房間,三步並做二步地快步走到了皓皓的床前,凝望著床上好像是剛剛睡去了的小人,久久地盯著兒子的臉不肯離去,好像是隔了一世紀之久沒有看到了兒子似的,這一刻隻屬於她和兒子的時間,屋子裏彌漫著一種厚厚的母愛親情……
 
仔細看去已經睡著了的小人,眼睛邊好像有一些淚痕,一張小俊臉伴著均勻的呼吸聲卻時不時冒出了幾聲抽泣聲,好像是在哭泣中睡去的。
 
保姆郝姐一看絮文回到家裏,也跟著走了進來,
 
“這小家夥一整天沒有見到你,這個房子快盛不下他了,鬧了一天一宿,早上起來一睜開眼睛,不吃不喝的又是眼睛先四處地遊蕩著找你,我這剛熱好的奶,這正要弄他起來喂奶,說時及那時快,人家這兩隻小腳堵氣地一蹬一踹,把我放在床邊的奶瓶一下子踹到了硬梆梆的地上,把這剛熱的奶也正好碎了個八瓣,這末了未了還不讓人家說兩句,剛說他兩句,他憋屈得大哭,好像就差我這麽一點火的火候似的,看看,他這也哭累了,勉強地吃了點奶,這才剛剛睡著……”
 
“他哭的時候最好再等等,先別急著給他喂奶,我說過多少遍了”
 
絮文知道自己昨夜沒有回來理虧,也不好再多說什麽……責怪什麽……但是當聽到哭累了勉強喝了點奶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了,衝著郝姐念叨著,
 
“那怎麽辦……就讓他這麽餓著,要不是餓急了,他根本就不吃,一看又是我拿著奶瓶站在他跟前,小臉立刻就扭到了一邊,小腦袋瓜那眼神兒就是沒長毛,長毛了比峨眉山的猴子還機靈”
 
本來自知自己一宿未歸自知理虧的母親,認真默不作聲地聽著郝姐的叨叨,當聽到長毛了比峨眉山的猴子還機靈這話時,有些不愛聽了,立刻還言道,
 
“把你家哪裏的猴,時不時就捎帶到這裏來,這個家什麽都稀罕就是不稀罕那玩藝,大過年的說什麽不好,總是話裏話外的不忘把你家哪裏的“吉祥物”強加在一個不懂事的孩子身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labo88 回複 悄悄話 猴遮沒就不吉利了?白宮住了一大家猴那。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