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6)沒有完成的“第一次”

(2015-09-28 13:38:17) 下一個

(二十六)

 

絮文和劉曆傑的第一次也陷入了虎頭蛇尾的落寞結局,本來兩個“性”致盎然的相愛中人,開始的情節的確可以堪比任何一部好萊塢愛情電影大片中的火辣肉博場麵,但是沒想到的是,臨近了收場卻是冷冷清清地不戰而降,這種結局最起碼是女主角絮文不願意看到的……

 
眼見著窗簾已經被曆傑徹底無保留地拉開,明亮又討厭的陽光灑滿屋子裏的每一個角落,這光亮也把床上女人的性欲慢慢地透光了……
 
此時屋子裏彌漫著一種窒息而又陌生的狀態,女人緩緩地走到了床邊的椅子上,拿起了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慢慢地先把胸罩係上,正要接著往下再穿的時候,突然感到了一隻胳膊從後麵抱住了自己,隨之一麵厚厚的溫暖的牆貼近了自己的後背,她不用回頭,也不用緊張,因為在這屋子裏跑不出來第三個人來,
 
“絮文 這麽快就要走嗎”
 
絮文這才緩緩地回過頭來,用一種委屈而又有些陌生的神色看著麵前男人的臉,這張臉看上去有些緊張和焦慮。還有些說不出來的無奈。
 
“繼續留下來是要研究什麽病例……還是再四目相對地繼續強化著陌生……”
 
“絮文 剛才的事情我可以做個解釋,由於談到了我死去的初戀女朋友,我有些不在了狀態”
 
這個解釋絮文還是可以接受的,同樣作為女人,在愛的質量和忠誠度來講,劉曆傑剛才的舉動都是無可厚非的,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希望自己相戀五年的男友,經過若幹年後的今天己經把自己徹底的遺忘在了某個廢棄的角落裏了,道理是解釋得通的,她也深知眼前的男人是一個重感情而又把它埋藏在心底的人……
 
現在這溫情的從後相擁,也把女人的麵子和台階給足了,望著他溫柔而又誠懇的目光,絮文的心漸漸地融化在了他的柔情中……
 
其實她又怎麽能欺騙自己的感情呢,又怎麽能捂著胸口說他不是自己的最愛而又長在心頭的人呢,隻有這三個字最能表達她藏匿在心頭的聲音,那就是她愛他,這種愛經過的了長時間的消化和吸收,已經慢慢地貼在了她孤單冷寂的心頭……
 
想到這裏,不知為什麽眼淚卻不聽話地隨之落了下來,這眼淚充滿了委屈和難過……
 
曆傑一看到了絮文噗嗤噗嗤的眼淚,一下子慌了手腳,不知所措地急忙再一次地把她擁入了懷裏,緊緊地擁抱著她,又她的頭貼在自己的肩上,這邊趕緊搜索自己的褲兜,找到了自己的手帕,然後認真地用手帕給她擦拭著,一過像哄小孩子一樣的說道:
 
“別哭……這樣不好……看看 本來一張漂亮的臉一哭就減分了”
 
“人們都說笑一笑十年少,那麽哭一哭呢,是什麽後果你知道嗎”
 
略微緩過來的絮文撒嬌式的瞪了他一眼,嗔怪地說道;
 
“無非是你想說哭一哭,就變成了你老媽了唄”
 
“嗬嗬 小丫頭 你這不是拐著彎抹著角地成心想占我便宜呀,這下得當受罰”
 
說著一下子把纖細的她一下子從地上抱了起來,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巴,就勢把她抱到了床上,兩個剛才還在慪氣的一對戀人,現在一切又是多雲轉晴的在床上開始纏綿繾綣了起來,
 
男人抱著懷中的女人,再一次地撫摸著她豐滿的充滿著渴望和等待中的乳房,她舒然地躺在床上,微閉著雙目…… 把如瀑布般的長發像天女散花般的散落在床上和兩個的枕頭上,也鋪滿在了男人的心間……
 
男人輕輕地理著她秀美的長發,看著她微閉雙目如嬰兒般的乖順,又享受般期待中的樣子,一種擱置了很久的衝動再次點燃在男人的胸口和心頭,使他迫不及待地解開了緊閉的褲子……
 
絮文隻感到她身體觸電般的興奮,此時和男人的呻吟聲混在了一起……
 
”不……我不可以”突然男人停止了抽動,迅速地從床上找到了剛脫下來的褲子,又重新穿上,然後抱著頭坐在了床邊,陷入了一種長時間的緘默不語……
 
也跟著坐起來的絮文,雖然是有些震驚和失落,但是再看看同祥若有所失心神不定地坐在床上的他,惻隱之心由然而生,隱隱約約中她感覺到以前那段不尋常的經曆也許對他影響很大,使他產生了很痛苦的心理障礙……
 
她輕輕地靠近了他,慢慢地又小心地理著他的頭,然後默默地依在他的身邊,無語無聲地陪著他坐著……
 
“絮文 對不起”停頓了片刻之後,他側過臉來真情而又充滿愧疚地望著旁邊的女人說道;
 
“沒有什麽……我這裏還好……”
 
兩個人之間還是有些陌生的空氣彌漫著,絮文感到了很不舒服又開始說道;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走在一條崎嶇的人生道路上,在這條無邊無際又充滿荊棘的道路上,我們能躲過去的隻是自己的身體,而躲不過去有時又深陷其中的是自己的心理和情感的丟失或者說情感的被綁架,我們都有躲不開的過去,也都有一顆被傷過的心,你也不要太過於自責了”
 
曆傑像重新認識般地看著握著他的手又溫柔地看著他的女人,一種熱熱的溫度湧上了他的心頭,他握著她的手拿到他的嘴邊長久地親吻著……
 
“現在我要洗耳聆聽,指導員同誌,剛才的話好像還沒有結束,笑一笑是十年少,哭一哭又會怎樣呢”
 
絮文又恢複了她的逗嘴式的聊侃,
 
“隻怕我到現在還沒有編出來,如果你再在我身邊再多待上幾個時辰的話,這句話的台詞才會有下文”
 
“那我就替你試一試吧!笑一笑  十年少……哭一哭 青春皺……怒一怒 閑添堵……怕隻怕 等來了兔子, 後麵跟著狼……”
 
“這回誰這麽榮幸地當上了兔子,又是誰那麽倒黴地扮演了狼呢”
 
“你想當狼嗎,暫時還不是那麽好當的,隻是這回先委屈你一下,先讓你變成食草的兔子吧,至於那隻狼……你心裏應該清楚”
 
隨口冒出來的話,剛一出口,她就感到有些失言地說了不該說的話,感到有些後悔內疚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他有一些特別的原因,接下來會細細分解;)謝謝靈兮!
星有靈兮 回複 悄悄話 看來他的問題不小啊,男人真的會為初戀有障礙嗎?我還以為男人都是可以讓愛和性分離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