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5)那個叫初戀的女孩

(2015-09-27 06:48:13) 下一個

(二十五)

 

從身後悄悄地走過來的劉曆傑,看到絮文正在凝神注視著一張照片,眼神中正在若無所思地思慮著什麽,全然沒有察覺到身後有人靠近,當有些涼意的身上披上了厚厚的衣服,這才知道有人站在了她的身邊。

“原來你也有青澀的時候,懵懂的影像……還沒有褪去的稚嫩……隻是老天爺偏偏厚爰你,感歎現在的樣子跟幾十年前的樣子的出入無幾,歲月並沒有在你身上留下多少痕跡,隻是……這身邊的女孩子,不知道是哪路美女呀”
 
那個照片中的女孩子的長發如瀑布一般,淡雅的連衣裙,標準的瓜子臉,鬆柔的丹風眼微微上翹,那穩重端莊的氣質,好像再調皮的人見了她都會小心翼翼的不可造次。
 
“是我的初戀女友”男人喃喃也說道,讓絮文頗感吃驚的是,說這話時他臉頰上的羞色並沒有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殆盡,或者說是減少,羞色呈現的瞬間,還能夠感到一種刻骨銘心在心頭的凝重,
 
“你們在一起幾年……她現在又在哪裏……”
 
“我們在一起將近五年,她是我醫大的同學”
 
“看這模樣清純得像一張白紙,眉眼間也好像有些的麵熟,好像殘留著一些當年山口百惠在《血凝》中的影子,你好有福氣呀”
 
絮文說著有些羨慕的眼神看著麵前的男人,腦子裏卻想象著他們在一起的淼淼甜蜜,多少有點兒心頭酸酸溜溜的感覺,手也下意識地握著了他搭在自己肩頭的手,竟一時遺忘了他還回答完自己所拋出去的所有問題。
 
“看著你現在的樣子,可以想象你們的故事裏有很多難以忘懷的精彩”
 
“當然……有些人說不出哪裏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從他對這段感情堅強的態度中,絮文的酸意和好奇感更加的濃重,可是嘴巴裏卻說出了另一番話,
 
“當然……初戀是人生最美的一朵鮮花,有時就好像過山車上瞬間見到的美景,縱使很美,但它隻存在於那一瞬間,你無法通過再坐一次過山車找回相同的感覺”
 
“什麽時候你也掉進了詩人的圈子裏,總結得還滿有詩意的”
 
““濕”了很久,隻是你沒有察覺而己”
 
“還看出什麽了,再看看她微笑的樣子還能找出誰的影子”
 
他好像還在刻意引伸著絮文去發現一些東西……
 
“我也覺得好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隻是現在還不清楚這種相識的感覺,是在曾經的何年何月某時某刻”
 
“My Sweetie 你難道沒有從她薄薄上翹的眼睛裏和纖細的身材中,找到自己一點的影子嗎…… 或者還是你曾經有過這麽一個孿生姐妹”
 
經他這麽一說,絮文才悟出了自己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定位,原來在自己的身上,再仔細端詳確實能夠找到自己年輕時殘存置留的影子,就連略帶憂鬱遊離的眼神也跟自己有幾分的相似……”
 
“她現在哪裏……你們為什麽分手……”
 
這個和自己有些相像的女孩子,顯然是引起了絮文更加強烈的好奇心,
 
“她已經死了”
 
“死了……這麽年輕怎麽就離開了人世”
 
剛剛男人臉上的凝重轉移到了女人的臉上,隻是再加入了驚訝,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的神態沉重了起來,本來那張溫馨舒適的臉上,一下子搭落了下來,嘴角邊剛剛還掛著的微笑也頓時消失了,陷入了一場深深的惆悵失意之中……
 
這時候樓下有門鈴響起,曆傑急忙下樓跑到了門口處,通過家庭可視對講係統,知道了是小區的保安,打開了門之後的男人,從保安手裏接過了一封信。
 
接過信的男人,打量著信封的弧形封口處,貼著一枚類似於卡通圖案的精致可愛的小紅心,打量過信封之後,他並沒有拆開這封信,而是隨手把它扔到了一堆報紙堆裏,
 
“怎麽對別人這麽的不尊重,起碼也應該看看信的內容”
 
一起跟隨下來的絮文,看在眼裏,隨口叨叨道”
 
“我有一階段幾乎是每天都會接到這樣的信,寄自於同一個人,如此同樣的信封像今天”
 
“誰…… 你不要告訴我,是你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員,也許又是你的新“粉絲”來報到呢”
 
絮文醋溜溜的連諷帶刺也想知道來信者是誰…… 又是誰這樣不辭勞苦地知而不退。
 
“我們不說這些了, 好嗎……信我雖然是不願打開,但是我最起碼得保證某些人的隱私權,因為愛慕是沒有錯誤的,錯誤的隻是緣分不幫忙,我也沒有權利去過度責備別人”
 
說著拉起絮文的手又上了樓,當快要上去的時候,他突然左手托起她的腰枝,右手則迅速地托起她的雙腿,一使勁把絮文直接抱上了樓,然後又輕輕地把她放在了之前倆人剛剛躺過的床上,一手攬著她的頸部後麵,一手則又開始撩起她的衣服,又溫情地直奔她的胸部……
 
顯然她剛才粉紅色的夢境還未醒來,她發燙的情感和身體,還在盼望著一個人的手去愛撫,還有還沒有完成的情欲中的高潮點……她閉上了眼睛,臉頰上的女人特有的沉浸又呈現在她身體裏的每個毛孔間……
 
時間在分分秒秒的美妙等待中劃過,等待中的女人沒有等來撫觸的繼續,卻等來了遠處的拉窗簾聲響,
 
男人突然躍身走到了窗戶邊,瞬間拉開了緊閉的窗簾,窗簾外早己憋了很久的陽光頓傾如泄,很快地灑滿了屋子裏的各個角落,也照耀在了女人的半暴半祼的身子上,屋子裏的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尷尬的感覺,女人的秘密藏在了女人的心裏,遮不住蓋不全的還殘留在臉上,她的餘溫還未了,欲火還在隱隱約約地燒在上部和下體,而這種事是兩情相悅的互動,是她自己無法選擇和控製了的事情,她隱隱約約地感到今天她的一切就會像眼前的這幕窗簾後麵的亮色一樣而告終,不同的是它的帷幕是拉開,而她今天的粉紅色夢已經關閉,接近了尾聲,屋子裏男人的心思好像現在己經不在了這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abo88' 的評論 : The heroine single for a long time, and now face the favorite man,
So are some exceptions, thank you for your attention!
labo88 回複 悄悄話 Nursing women wouldn't have too much sex desire.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星有靈兮' 的評論 : 有一些心理障礙,早期的命運使然,留下了一些悲劇的陰影。

謝謝靈兮!並祝中秋節快樂!
星有靈兮 回複 悄悄話 這男的有心理障礙吧?好像在找初戀女友的替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