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4) 愛的欲火

(2015-09-25 12:44:09) 下一個

(二十四)

 

劉曆傑緊緊地相擁著絮文,深情地吻著她,吻著她的唇吻著她的眸,又吻過她臉部的每一寸間,絮文感到臉上的溫度幾乎跟心髒的跳動平起平坐了,臉上的熱度是燃燒的幸福,這種火花和甜蜜又激蕩著心髒加倍的運轉跳動……

 
不知道什麽時候自己的雙手也加入了這場愛欲的進行中來,她的雙手也輕觸著他的臉頰,把熱烈盛滿了愛的溫度的嘴唇,在他的臉上印滿了火熱的一個各一個的吻,她輕吻著他性感的嘴巴和帥氣的薄薄的丹風眼,嗅著從他身上散發著濃度的男性荷爾蒙的體味,她已經記不清了最後一次聞到這種男人的味道是哪年哪月,仿佛已經過了一世紀之長……
 
也許這是她來到這個世界以來第一次讓她如此這麽全心向往竭盡真心的男人,記憶中青春期的幾次戀愛,那些都是男孩子偏於主動,而她也隨著身邊夥伴們都談起戀愛的潮流混合著寂寞青春期的躁然…
 
就像一首歌唱到的那樣;十七歲的青春沒有人生的作業,隻有跳動在血液中的懵懂荷爾蒙和吸進眼球中的色彩……
 
雖然之後和克勞斯結成了夫妻,但是絮文覺得在他們之間不管是對待生活和人生的態度,還是克勞斯沒有性向改變之前的性生活,她總是感到中間像是隔了一層,這模模糊糊的一層讓絮文感到這個婚姻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是生活和命運強加給她的,她隻是作為一個角色在履行著生命的步驟和任務。
 
這是她記憶以來的第一次這種被這種男人體味所吸引陶醉,以至於自己有如犯花癡一般的迷戀…… 
 
我的指尖一直記憶著,你頭發的長度,
 
我的鼻尖也會記錄著,你溫柔的體香……
 
她微閉著雙眼, 仿佛進入了夢境中的桃花源……那裏應該隻有她和他,隻有鮮花的圍繞和芬芳的陶醉,還有呼吸對著呼吸,心跳重疊著心跳的愛撫……
 
見到你之後才知道, 原來帥也可以這樣的具體……好想聽聽這個故事的男主角告訴這個故事的女主角,第一次的感覺從什麽時候開始的”
 
絮文深情地望著對麵中沉醉其中的男人,挑逗而又調皮地問道;
 
“這個…… 其實......注意你很久了,喜歡你也是在初識的那瞬間,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弧型靈動的眼睛所吸引,以至我幾乎忘了那是一場interview. 從你的微笑中我總感到跟你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似曾相識的感覺,佛說,前世的五千次回眸,才換來今世的你我今天的共處一室,才有你我此時柔情的相對”
 
“那豈不是等於我們倆前世一事無成了嗎。你看,五千次的回眸,還要偶遇的回眸,也就是說前世我倆啥事也沒幹,就隻做了一件事情---回頭……”
 
“哈哈 某人的理歪起來,連佛都敢得罪呀”
 
“我講的似曾相識是你的氣質和你的樣子的結合,仿佛是……”
 
“嗬嗬 仿佛是什麽……也許我是八百年前從銀河千裏迢迢來相會的白娘子,而你隻能當一回呆頭呆腦的凡夫俗子許仙了”
 
絮文把話又搶了過來,溫情地對還在仿佛中沒有回來的男人說道;
 
“若論許仙他還曾在前世救過白娘子一命呢,試問小娘子……何時才能報答我這個凡夫俗子的救命之恩呢” 曆傑也笑著回嘴道,
 
“報答說得太遠了,難道不覺得我肩負著某種特殊的曆史使命嗎,俺現在不正是在替白娘子來成全這段千古的傳說嗎”
 
“哈哈 小丫頭繞著繞著就被你繞進去了” 曆傑說著身子又興奮了起來,躍身壓住了絮文的胸部和全身又吻著她的臉,手在她的身上摸巡著關鍵的“目標”……
 
被欲火點燃又長期的性生活處於冰點的女人,也把胸部挺得高高的,在他的敏感部位摩挲著,頓時欲火中的乳頭也隨之堅挺了起來……這時她似乎也感到了對方的敏感部位的“異軍突起”,隻是身為女人,又次第一次,總是處於被動的角色中。
 
他這時才輕輕地解開了她的胸罩,她性感豐滿的胸部立即暴露在了男人的麵前,看著這嬌滴滴而又等待中的兩個球體,他的身體中升騰起來的性腺激素,讓他兩隻手很快地直接采取了行動……
 
握在手裏的女人的奶子,感覺著如酥似醉的女人芳香……他的脈搏和心跳都在開著快車地升騰燃燒……
 
欲望中的女人知道下一步應該是什麽,她好像在等待,等待著下一個節目最後的高潮點,
 
這時候他好像是察覺到她的心思,本來兩個躺在床上的激情中的人,突然他起身坐了起來,抱起同樣也是在激情欲火中的女人,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讓她性感的臀部直接感受他高挺的出位……與此同時他還不停地墊著腳尖有意識地晃動著自己的雙腿。好讓她的感受更加的真切和實在……
 
這時候從絮文的垮包裏傳來了一陣手機的鈴聲,絮文下意識地先拿起床上的衣服捂住了胸部,然後連忙奔向床尾的挎包去掏手機,在床尾的桌子上她撇見了一幅發舊的照片卻鑲嵌在了一枚華麗的鏡框裏,
 
“噢……爸爸,你昨晚的電話我看到了,本來想打回去,已是夜深十分,怕影響你們的睡覺。我這邊沒事,隻是因為昨晚上的聚會太晚了,隻能借宿在朋友家”
 
對著手機講話的女人,說到這裏,向屋裏唯一的男人擠了擠眼,笑了笑,那意思好像是在說,這種善意的謊言,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請你原諒我……
 
接完了電話的絮文,眼光又駐足在了那張照片上,那張發黃的照片中的兩個人,一個絮文很快就認出來了,是青澀時光中的他,另一個是一個有著一副苗條身段的女孩子,麵容秀美,雖然照片已經發黃,但是還是能夠看出來模樣間的玉潔冰清和溫和柔順,好像也有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男人看著接電話的女人停留在床尾的桌子旁,也跟著坐了起來,他注意到了她的上身除了胸部的遮擋,大部分還裸露在外,此時是冬季,暴露在外的身體,是否有些涼意,即使在屋子裏,他隨手拿起衣架上自己的衣服,從後麵披在了還在照片前怔神的女人身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