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3)當幸福來敲門的時候

(2015-09-23 22:51:24) 下一個

在假麵舞會上沉沉地暈過去的絮文,也很快酣然地進入了夢鄉……

她隻記得在夢境裏自己身處在一個無人的峽穀中,任憑自己怎樣的叫怎樣的喊,峽穀中隻有自己的聲音在回蕩,陽光還依然像往常一樣的明媚璀璨,樹枝上新吐芽的綠葉和隱隱可見的草地上怒放的野花,美麗而柔和,跟自己平時所見的一樣,隻是這地方怎麽這麽的安靜,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光顧過。任憑自己撕破了嗓子,喊破了喉嚨,終是沒有任何人應答回複……
 
突然她仿佛看到在樹枝間和小溪的倒影裏匆匆而過的,好像是母親的影子,她好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地抽身閃過……可是母親已經過世了多年,她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而她聽到了自己喊叫得撕心裂肺的聲音,她為什麽一點反應都沒有,隻是讓自己看到她的影子和她的存在……這讓站在空穀中絕望的她有一種傷感而又被遺棄的感覺,
 
這時候不聽話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噗嗤噗嗤地滾落了下來,
 
眼淚順著臉頰慢慢地淌到耳朵裏,她頓感到好像有無數的小蟲在自己的耳朵裏爬行,她下意識地用手抓了抓耳朵,睜開了眼睛,方知自己躺在床上,剛剛經曆的是一場夢境,之前所經曆的險境才得已回到了現實。
 
躺在床上慢慢地睜開眼睛的她,看到自己身處在一間華麗溫馨的屋子裏,牆壁上的歐式水晶璧燈和淡奶油色的牆壁,印照著屋子頂部的石膏造型中的幾何圖案,幾幅抽象派的畫作點綴在曖色典雅的牆壁上……
 
而再一定神望去,有一雙眼睛正目不轉睛地在床邊上對著她看,眼神中流露出溫柔的笑容和終於等來的如釋重負的期待……
 
“還好,你醒來了,不知道在你的夢境中發生了什麽故事,好像你在不停地喊你的媽媽”
 
此時絮文也看清楚了,那細長而又薄薄的一雙汪清水式的眼睛和帶著磁性低沉的聲音,就是昨天晚上在化妝舞會上自己一直苦苦尋覓的,開車從家裏把她接來參加舞會的劉曆傑,此時他穿著和昨天舞會上完全不一樣的便裝,正在微笑地麵對著躺在床上的她。
 
“不好意思,打擾了,不知我在這裏睡了多久?現在又是幾點了?”說著她就要起身,
 
“現在己經快淩晨五點了,不要著急,你今晩上還要上夜班,何不在這裏再補補覺呢”
 
男人還是溫情地看著她的眼睛,言語中帶著關心和一絲希望停留的請求。
 
“謝謝你的細心照顧,害得你一夜沒有合眼”
 
“舞會結束之後已經很晚了,還好……幸運的是我今天不用上班”
 
絮文猛然像想起了什麽,連忙找自己的隨身挎包,
 
“我知道你要找什麽,它在這裏” 他笑眯眯地指了指她放在她腳下的挎包。意思是挎包早己給你從舞會上拿了過來。此時正躺在你的腳下……
 
絮文連忙起身拿過挎包掏出了手機,看到了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從家裏打出的,本想立即打回去,又止住了,因為她想起了現在是淩晨時分,她怕打擾家裏人的休息。
 
這時已經完全醒來的女人,坐了起來理了理她雜亂的頭發,一邊看著站在床邊的他一邊嗔怪地說道;
 
“昨晚你在哪裏,舞會上一個我認識的人也沒有,所以我一直在尋找你”
 
她說明了尋找他的原因,並沒有表達的部分隻有她自己心裏清楚,整場舞會她都在尋找著一個身影,整個晚上她都希望自己就隻牽著一個人的手在舞池中盡情地舞動,整個空間她的心境都留給了一個人的光臨……
 
“我嗎……我一直都在現場,從始至終一直沒有離開過,我也……”
 
看著歪著腦袋不肯罷休地等待下文的絮文,他有些吞吞吐吐不好意思地接著說道
 
“至於你…… 也一直都在我的視線裏”
 
聽到這裏的她,手指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臉頰上也感到陣陣難以抑製的熱度,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也不會猜錯,你就是第一個請我跳舞的那個戴著公羊頭麵具的人”
 
“也許不是呢” 他詭秘地一笑,笑容中帶著深不可測的神秘,言語中透露的謎團好像又是模淩兩可的難以捉摸,看來他並不想暴露自己昨晚的行跡和所扮演角色。
 
“也許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偶然,有的隻有必然”
 
“必然的東西也有偶然的不確定的因素,比如說你買了一隻磚家們叫聲最雄的藍籌股,現實是最好現在你再去看看還剩多少”
 
他好像還在為自己狡辯著,
 
絮文的臉上顯現出了有些失望的神色,眼睛默默盯著牆上的那幅月光下的風景的畫作,喃喃地說道;
 
聽完這段話,他突然收住了掛在嘴邊的笑容,麵容中突然嚴肅了起來,眼神中流露出一種擱置了很久的衝動,
 
“如果幸福還有機會還嘴說,我從來就沒有走錯了門,我的眼晴早早就盯住了這裏,我要的就是從這座深不可測的門前駐足等候,然後帶著百年的等待和千年約定的手指,輕輕地扣住了你緊鎖了已久的大門,然後……”
 
他的眼神從寧靜慢慢地過渡到了興奮,好像是從一座幹凅的河流中偶然間像是找到了什麽似的,眼睛裏閃爍著異常的光彩,臉頰兩側也放射出來了激情四射的光芒……
 
他的臉突然緩緩地向她的臉靠近,當他的臉頰馬上就要貼近她的臉頰的時候,他又迅速乖然地把頭歪向了一邊,然後他的嘴快速找到了她的唇部,迫不及待地緊緊的扣住她還在有些不確定的顫抖的唇部,雙手就勢抱起她的臉,溫柔地吻著她的唇,時間在愛字當中甜美地劃走著……當看到她閉上了眼睛享受其中嬌羞樣子的時候,他的手又緊緊地扣住了她躲在自己肩頭還有些顫抖的手,帶著一種久違了的衝動,強勢而又霸道地把他火熱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