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19)兩個女人之間的溫情傳遞

(2015-09-18 09:44:59) 下一個
(十九)
 
這個和父親在公園裏談笑風生的女人,穿著一件紫色的帶帽子的紮腰長大衣,搭配著一條飄逸的帶著金邊的繡花長圍巾,大波浪的卷發長長地披在肩上,塗抹得恰到好處的兩道秀眉在一縷秀發下顯得格外的顯眼,從遠處望上去,好像一個穿戴時髦的摩登女郎,近處看去才知道,是一位徐娘半老秀氣己暮的老女人,不是她翹著二郎腿的坐姿,絮文還真是差點沒認出來,原來這位似曾相識的女人,就是幾個月前自己遇到的那位反扒大媽,隨後又串門長坐攀常道短的芳鄰……
 
隻是她怎麽跟父親搞在了一起了呢,他們又是什麽時候開始的呢……
 
現在絮文明白了,原來保姆郝姐醋意十分的口中那個撲粉添紅的女人,指的便是她,這個她話裏話外有指又無可奈何的情敵,還是這個讓她最近以來跟父親關係降至冰點的女人,一切的一切當女兒的絮文知道了,原來父親晩上行色匆匆回來煞有介事地出去,原來都是為了她……
 
絮文不想因為她的出現,讓父親的落入難堪的境地,也不想讓父親知道她窺見了他們的秘密而掃了他們的興,所以停留片刻之後,悄悄地又騎上了她的腳踏車往家的方向騎去……
 
小人皓皓仿佛知道母親要回來,伴著寒日裏從窗戶外照射進來的一縷陽光下,小腳晃動著,左手的大拇指已含著嘴裏多時,此時還在冿冿有味地吮著,一張小俊臉衝著門的方向正在若隱若無地用眼晴瞟著半開的屋門,好像在刻意地等待著什麽……
 
人們都說,上帝給你關了一道門,同時也就給你打開了另一扇窗戶,像是上帝給予這個孩子某種程度的補償,他的眼睛的認知和小腦袋瓜的反應速度,都呈現出來這個年齡段不同尋常的聰明和伶俐,雖然這孩子有先天性聽力障礙,但是也並沒有降低和影響他的智商,相反由於這種缺陷使他另一些能力更加的敏感和增強……
 
這也許也是得益於混血及兩個受過高等教育又智商聰慧的得天獨厚父母強大基因,小家夥雖然不會說不會道,但是通過眼神表達和恰到好處的精確反應,讓郝姐總覺得這是個小神童現世,這孩子好像把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的東西都裝在心裏,用他的僅能發出的聲音信號和小手小臉的比劃和表情表達傳遞著什麽……
 
現在突然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推門進來了,小家夥先是興奮的一怔,一張小俊臉竟然情不自禁地咯咯笑出了聲,兩隻小手衝著母親咋持著,好像在說“終於等到了你,為了補償我的苦等,媽媽先抱抱我吧”……
 
母親絮文還惦記著兒子的病,不知道好了多少,連忙用嘴捂了捂冰冷的手,捂完了之後又搓了搓雙手,感覺自己現在的手的溫度還是太涼,所以她伏下身子低沉下頭,用自己的舌頭在皓皓的腦門上觸摸著溫度,以判斷孩子是否還燒……
 
小人皓皓一看媽媽低下了頭,以為是來抱自己,高興得一把拽住了母親還沒有來得及解下的圍巾,兩隻小腳興奮得也隨之跳躍了起來……
 
母親絮文見罷疼在心頭,連忙一手脫著涼冰冰的大衣,一手握著小人企盼又期待的小手,以穩定孩子的情緒,待大衣完全脫去,這才把兒孒抱了起來……
 
兒子的燒已經基本上退下了,咳嗽也在一天天減少,回到家之後的絮文顯然心情輕鬆了不少,她開始慢慢地安排起自己的事情來,細細地琢磨起來,大年初三的這個化妝party到穿什麽衣服好,自己又該以什麽樣的裝束出現在這個化妝舞會上呢……
 
在德國的時候克勞斯的一個朋友曾經在自己從祖父繼承過來的宮殿裏舉行過一次親朋好友參加的化妝舞會,克勞斯當時喝了些烈酒,隻是因為一些敏感的政治話題卻跟另一個德國人唇槍舌劍地辯論了起來,險些釀成了一場麵紅耳赤的爭吵……
 
印象中那次的唯一在德國所經曆的化妝舞會顯得不同尋常的壯觀華麗而又有些另類……
 
給孩子喂過奶之後,她看著小人開始搓柔起自己的眼睛,知道兒子要睡覺了,就又陪著孩子躺了一會兒,待兒子完全睡去,她這才起身,奔向自己的衣櫥,
 
路過客廳看到郝姐孤伶伶地坐在沙發上,手裏握著一條手帕,眼睛裏紅紅的,溢出的淚水也沒有掩蓋地掛在了愁眉不展的臉頰上,看到絮文走進屋來,她連忙擦了擦淚水,打起精神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吃飯了嗎?我這給你熱飯去”
 
“不用了,現在還不餓,不舒服嗎?” 絮文按住了正要起身奔向廚房的郝姐,看著她憂傷的麵相不禁隨口地問道,
 
“沒有……沒有……隻是眼睛裏進去了一顆沙子”
 
顯然郝姐並不願意吐露實情,悲涼中落寞的女人連撒謊的話都全然沒有準備好,帶著悲腔的“台詞”顯然沒有瞞過絮文的眼睛……
 
絮文猛然意識到早上下班回來在公園門口看到的一幕及父親的和那個女人的關係,處在郝姐的位置應該隻能比她知道的更多,不會更少,對於一個單戀的處於家中保姆位置的中年女人,知道另一方已情有所屬,而自己在競爭中不光處於劣勢,而且也許可能永遠痛失心中之爰,更重要的是自己將來在這個家庭中未來的不可預知性,這種打擊對於每個女人來說都不會是輕量的,也許隻用沮喪和悲傷這樣的字眼形容顯然是不夠用的……
 
絮文走進了她,握著她的手,重新坐下去的兩個女人,就這樣肩挨著肩腿促著腿地坐著,四隻手的溫度互相傳遞著友情和信任,傳遞著一種女人間的一種特有的溫暖,
 
語言交流現在暫時在這裏被徹底擱淺了下來,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即溫暖而又窒息的氣氛,兩個女人間所傳達的溫存友情,使這間不到二十平米小屋的空氣也驟然間活躍而又溫馨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