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18)公園裏似曾相識的女人

(2015-09-17 14:22:01) 下一個

(十八)

 

下了夜班急匆匆地往回家趕的絮文,隱隱約約的感覺身後有東西相隨,猛然間回過頭來的年輕女人,卻發現是一輛轎車尾隨,等她看清楚那人的麵目的時候,臉頰上的笑容和她纖瘦身材在冬日陽光的照射耀下的襯托下,好像一個懷春的少女在朦朧中綻開了宛然的微笑,一雙微微上翹的丹風眼在金色的陽光下熠熠柔情地閃光,

 
從車內走出來的劉曆傑衝著絮文一邊招手,一邊麵帶著溫情的微笑慢慢地向她走來,
 
“是你呀……一直跟在身後,好像一個久經老練的KGB(克格勃)……”
 
“是嗎?還好,沒有嚇到你……我上班來剛剛開到醫院門口,正在停車,突然瞥見一個行色匆匆的目標,所以隻能悄悄地尾隨跟上……”
 
“一直尾隨著本姑娘,不怕本姑娘告你一個性騷擾” 絮文半開著玩笑以減輕自己此時的緊張又興奮的心態,
 
“騷擾嗎……那也太有故事性了,實在是不敢承受這個故事的男主角”
 
開過玩笑之後,他壓低了聲音接著說;
 
“隻是你上夜班的關係,一直撞不上你,也曽去急診找過你,遺憾一直沒有機會看到你,現在在上班的路上相遇,這一下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絮文覺得他好像有什麽事情,仿佛並不是隻為偶遇而來,好像還另有一番隱情……
 
“不知你大年初三有沒有時間,我們聚集了一些朋友,想舉辦一個化妝舞會,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我查閱了一下你春節期間的排班,你大年初三的班正好是下夜班,回家補補睡,晚上我開車來接你”
 
然後他用一種期待而又充滿自信的眼光看著她,像是等待著她的回答又像是早已知道答案似的……
 
一切來得都太突然,不光是因為麵前的人是自己的上司,而且更重要的是他還是漸漸走入心裏的人,情感上她當然願意立即就點頭相許,但是不知小人皓皓的病到那時徹底好了沒有……還有好不容易有一天長假在家,過年又不能陪伴家人了……
 
但是同時心裏頭也是掩蓋不住的興奮,寒冬中的一張小臉白皙透亮得像被塗抹似的漸生淡淡紅暈,特別是從他嘴裏隨口吐出來的“查閱了一下”“ 晚上我開車接你”等字眼,她更感到一種窩心的溫暖,她一邊撕扯著圍脖的一角的動作一邊故作矜持地說道;
 
“那也好,在你家舉行 party ,這倒是讓我產生很多好奇的“遐想”,隻是我家的寶寶現在正鬧病,不過還有近一星期的時間,他應該病好得差不多了,到時候我想我應該能夠參加”
 
“一言為定!如果Absent,我可要搬著轎子來接啦”
 
“隻是怕這“時髦”的東西,現在找都不好找了,我還得陪著你玩穿越”
 
倆個人在一陣調侃聲中結束了上下班的偶遇談話。
 
早就聽神內的同事們風傳,劉曆傑的家住在北京朝陽大悅城附近的天鵝灣,由於先期投入的早,現在那裏每平米的房價已經飆升至5萬,據說他的房子很大,布置得也很氣派,王歡曾經有次開玩笑地說,“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穿白大衣掛聽診器的不一定全是醫生,他可能個隱形富翁” 
 
“富也好,窮也罷,對於我來說能跟爰沾上邊的隻有是滲透在骨子裏的感情,沒有感情的結合隻能是形屍走肉的在一起。我母親在世曾經對我說過;人生最好不要錯過兩樣東西:最後一班回家的車和一個深愛你的人”
 
絮文毎到這時總是不忘闡明她的人生哲學,讓同事們總是譏諷她走在一條有特色的社會主義現實的大道上,時刻不忘裝點著自己特有的“高尚”,其實她是有苦心裏知道,有澀心裏裝著,如果當初不為了追逐那個所謂的北京愛情故事,她也不會拋棄北京醫院的高職位工作,而遠赴重洋他鄉,為了成就這個故事的完整性,她又甘願開始在養老院裏從事著護理人員的工作……如果不是為了追求著心中完美夢想的愛情,她也可以為了孩子而忍辱負重地過下去,她也可以把眼睛閉合住而無味僵屍般地騙著自己……但是這偏偏不是她想要的,這偏偏不是她要得到的……
 
她想要的很簡單,她所渴望的也不複雜,她的人生始終在追逐著一個很平凡的夢,因為母親早逝的緣故,她的人生仿佛像是缺失了什麽東西,所以她的夢想也始終離不開一個家的影子,還有一個天長地久的溫暖懷抱……
 
正月的晨風雖然有陽光的陪伴,但是還是無情地掠過大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絮文頂著凜冽的寒風,經過了半個鍾頭的騎行,騎著她腳踏車終於騎到了回家路上的最後一條街道,此時再經曆一個公園,就可以到家了,
 
距離絮文家附近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公園,像北京所有的繁華地段中為數不多的公園一樣,這片綠地靜土的利用率十分的高效,整個一天這裏的聲音是此起彼伏熱鬧非凡,這不早晨買完了菜或者吃了早餐的一些老人,又重新聚到了公園裏,進行著唱歌跳舞下棋等娛樂活動
 
騎到公園外的絮文隔著公園外豎起的鐵柵欄,遠處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端坐在公園裏修剪整齊的一排鬆柏旁的一個長凳子上,絮文正想停下車來去叫,猛然發現長凳子的旁邊還坐著一個女人,兩個人坐在一起看著跳舞唱歌的人群,好像在有說有笑地攀談著什麽,
 
當那個女人轉過身扭過頭的時候,絮文覺得這個女人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哪裏見過,很麵熟而又不陌生的樣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