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16) 女人的醋意

(2015-09-14 16:24:01) 下一個

(十六)

 

絮文一看父親歉疚難看的表情,不想難為父親太多,也算是替父親出氣,斜著眼晴有些麵帶怨氣地回擊著郝姐的數落,

 
“那郝姐你幹什麽去了,孩子燒了一天,難道你都沒有察覺到,即使我父親不在家,我這個母親你是不是給忘了,我這一整天也沒有接到你一個電話呀”
 
“趕緊看看皓皓吧,剛才試上的表是不是已經到了時間,趕緊拿岀來看看”
 
絮文的父親感到對不住女兒和外孫,現在一看又因為自己兩個女人又較起真來,感到心裏很不好意思,連忙岔開了兩個人的談話。
 
拿岀來表在燈下細看的絮文,一看體溫計已經飛鏢上了39度,急忙放下了表,又在孩子的手腕處細摸了摸脈搏和脖子處……
 
皓皓被這麽一陣的動作驚醒,睜開眼晴看到了母親真實微笑的臉龐,小人像這一天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帶著哭腔張開兩條小胳膊,衝著母親,急著要投入母親的懷抱……
 
絮文趕緊抱起了兒子,短不了寶貝長寶貝短地叫著,一邊趕緊翻看著抽屜,準備給孩子找一些解毒消炎的中藥來服……
 
對於自己的兒子,作為醫生的她,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消炎抗菌素在她的治療方案中永遠排在最後一步,她是不會輕意讓兒子服用這些藥物的,在德國生活的時候,德國的媒體總是或多或少地譏諷著中國消炎藥的泛濫,而遺忘了他們激素同樣濫用的事實,其實關於濫用抗生素,自己也是同意並且深有同感的。如果再這樣的泛濫下去的話,潛在的後果就變成了公開的危險了,甚至危及生命的存在……
 
給孩子吃過中藥又喂過奶之後,小人躺在母親的懷抱裏,右手緊拽著母親的衣襟,好像手稍一放鬆,母親又會不知什麽時候飛走了,臉上帶著安穩和幸福的表情,又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絮文騰出手來再一次摸了摸兒子的額頭,感覺熱度在慢慢地減退,病情向好的方向轉化,看來不用去醫院了,她這才把一直提起來的心稍稍放了下來……
 
放下兒子的她,這才感覺到,自己肚子裏的饑餓戰爭早己經向自己宣戰多時了,隻是自己的心思一直沒有在這裏。
 
她慢慢地走出孩子的房間,加快了腳步直向廚房奔去,才剛咽下了一口飯,就聽那邊客廳裏父親大聲說話的聲音,
 
“我明明在家,你為什麽說我不在家,就這上廁所的功夫,剛才的電話讓你給遮失過去了”
 
“我以為你又岀去了呢,看你急赤白臉的樣子,好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自己去到鏡子前照照,心裏的秘密都擺在了臉上,這下藏也藏不住了”
 
郝姐仗著自己在這個家裏是裏裏外外一把手,心直口快心眼又不壞的關係,取得了父女倆的信任和依賴,又加上絮文的父親好脾氣的特殊特點,從來在絮文父親麵前都是像這個家的女主人一樣的底氣十足,這回也不示弱地回應著。
 
“我有什麽秘密,就是有什麽秘密,也是屬於我自己的個人隱私部分,難道我有什麽事情偏要跟你匯報請示嗎……”
 
“個人隱私……這真是閻王審小鬼,不打自招了,我知道人家能說會道的,喝的墨水多長的見識廣,一張老臉也舍得撲粉添紅的,又懂茶道又會扭兩下,也許還會關起門來搔首弄姿呢……那裏像我一樣傻乎乎的大海裏下竿子 ,還在不知深淺地一往情深著”
 
“你講的什麽話,這正月裏又快過年了,什麽閻王什麽小鬼的,難道你還覺得這個家災鍋還少嗎,豈有此理”
 
父親一聽這些不吉利的話,氣不打一處來,也許他太體會女兒這些年的不易,太想這個家今後的日子能夠好過些了,聽到這話便直衝著郝姐吼了起來。
 
保姆郝姐一看老頭發火了,知道再說什麽也不管用了,帶著湧上來的淚水,低著頭拿起自己放在沙發上的衣服,便甩門跑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絮文看著兩個人吵來吵去,知道郝姐的心思在父親這裏,也許聞到什麽風吹草動了,感到了一種潛在危脅的存在,女人的醋意一泛濫,怒氣也隨之產生,對於這種事最好還是裝聾作啞為好,她希望父親有一個圓滿的歸宿,但是她也猜不出父親的心思現在究竟在哪裏?
 
此時回到家裏,吃完了飯,靜下心來的她沉浸在另一種甜蜜的回味中……
 
她反複回味著和劉曆傑在急診室裏的對話,每句話都不放過的琢磨著它的意味,每個字都在體味著它的含量,每個場景都不放過地再一次在眼前慢慢的回放……心中慢慢地湧動著絲絲甜甜的戀愛滋味,胸中蕩漾著一種久違的幸福情愫,
 
但是有些事她還是不能蒙上自己的雙眼,扣住自己閱曆的厚度,去視而不見一些東西,那就是他為什麽能夠看上自己,這個離了婚又拖著一個殘障兒子的女人,許久以來隨著一係列家庭的變故,她的潛質的優勢感在慢慢地減退,而取而代之的是漸漸上升的自卑感,走不出的失婚陰影,讓她幾乎遺忘了以前自己藏不住的驕傲……
 
單說醫院裏有護士大夫眾多的佳麗不算,外麵依他的外在條件和內在的實力,一個加強班的娘子軍等待著他也不在話下,為什麽偏偏對自己一往情深,獨具爰慕呢……
 
也許愛情是沒有邏輯可言的,也沒有說得清楚的理由,各有各的口味,各有各的獨鍾,自己也不是其實一直都傻傻地在他的身後,就差他一個回頭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