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14) 急診室的溫情

(2015-09-12 03:20:09) 下一個

(十四)

 

這幾天己經臨近中國最隆重的傳統節日春節了,正月的風像是一把銳利的刀子,特別是寒冷的早晨的東北風拍打在臉上如同一把剛剛磨過的飛刀一樣的冰冷寒涼,隻是血飛不出來卻疼在心裏……

 
絮文因為等車擠車在路上所耗的功夫太長,別無選擇的她隻能又操回了自己最笨拙的交通工具腳踏車,腳踏車代替了每天上下班乘坐的公共汽車,它最大的好處就是省去了等車的時間及避開擁擠的人潮,
 
她毎天穿上厚厚的的棉大衣,裏邊又套上了一件保暖輕柔的喀什米爾毛衣,把一條厚厚的的圍脖嚴嚴實實地覆蓋在頭上,甚至蓋過了半張嘴,隻有那雙彎彎上翹的丹風眼顯露在外麵,尤其顯得格外的顯眼和冷豔,盡管是包裹得裏三層外三層的嚴實,但那嬌好苗條的身材和薄薄眼皮下一雙明亮的大眼晴,還是掩蓋不了麗人的身姿和素雅的氣質……
 
每次騎來把車停在醫院的車棚裏,看車的北京大爺看著她單薄的身子,凍得通紅的雙頰,總是不忘衝著鎖車的絮文喊道;“閨女!咱們明兒再多穿一件行嗎,看看騎車的那個不比你壯實,你這小身子骨,這寒風一吹就直透到了骨頭裏了,大爺看了心不疼, 就是有點眼酸”
 
絮文也半開玩笑地說“ 那明兒我給您開瓶樂敦維的眼藥水滴滴,您老就把心放回原位吧,別看瘦!瘦得有勁頭耐寒”
 
今天是本周的最後一天急診白班,過了今天的白班,絮文就要開始兩周一輪班的急診夜班了,
 
匆匆換上了白大衣的絮文,急急忙忙地朝自己的診室走去,一邊走一邊緩緩地係著白大衣的鈕扣,急診科的護士長張靜從急診長長走廊的護士站處衝著漸漸走過來的絮文喊道;
 
 “說曹操到曹操就來到,正念叨你呢,絮文,今天你的重活來了,早晨剛剛送來的一個腦血栓病人,現在還在昏迷狀態中,看來今天夠你受的” 然後用眼晴示意了一下急診科的搶救室
 
絮文順著她眼晴指示的方向,加快了腳步走進了急診科的搶救室,看到裏麵除了神內夜班大夫連醫生之外,病人的家屬也在圍繞在病人邊上一片哀鳴此起彼伏,
 
簡單地和連大夫在神內的治療間做了一下交班,絮文了解到這個七十多歲的腦血栓病人,由於病情發展的快,已經形成了早期的腦梗死,從後半夜發病至此,一直處於休克狀態,還好家屬發現的及時,從發現到現在,還沒有超過六個小時,現在正在進行動脈溶栓……
 
疲憊不堪的連大夫一邊在清洗著手和胳膊,一邊叮囑著他的下任大夫,“
 
“這個病人的血壓偏低,注意他的心功能衰竭等並發症”
 
然後用一種神秘的表情轉頭對正在低頭閱讀病曆的絮文說道;
 
“此外對於這個病人你還要格外小心加萬分的謹慎,據說這個病人是有些來曆,這個神秘來曆也許是出自於咱們醫院的正印李院長的關係”
 
“不管是院長還是外麵收破爛的,在我這裏都會一視同仁的,因為他們都是我的病人,在我這裏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我都要Life-saving”
 
絮文不加思索地聲明著自己作為一個醫生的神聖職責。
 
完成了交接班,絮文也開始投入了緊張的工作,她不停地周轉於護士站到搶救室,在不間斷地觀察著病人的病情動向的同時,根據病情的變化又連續開出新的處方送往護士站……
 
當絮文再次從護士站回到搶救室的時候,在這個病人的病床前突然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鎖在白大衣下的挺拔直立的身材在眾人中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科主任劉曆傑不知道什麽時候也來到了這裏,想必是這個病人太重要了,也驚動了科主任劉曆傑,親自過來查看,
 
臨時聚在一起醫生簡單地交換了一下對於這個病人的病情和治療方案之後,他便徑直地走到了絮文工作們房間,忙碌的絮文並不知情,待她安排完工作,回到了自己工作的房間的時候,看到他正在自己的座位上低著頭仔細地閱讀著什麽東西,隻見他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下,一雙劍眉鎖住了一雙細長的桃花眼,表情中充滿了凝重的多情……
 
“劉主任,還有什麽吩咐和指示嗎”
 
一時摸不清狀況的絮文,掩蓋住了藏匿在心中的興奮半開玩笑地衝著坐在椅子上的人問道;
 
“孩子的狀況現在怎麽樣了”
 
他緩緩地抬起頭,突然用一種溫情的語氣問道;
 
“這是國外最新的關於先天性聽力障礙的治療方法,我搜集了一下, 希望能幫到你”
 
說著把他剛才低頭閱讀的東西遞給了還在不知所措地怔在那裏的絮文,
 
絮文沒有想到關起門來的劉曆傑竟然沒有聊到這個正在搶救中的病人,而是和自己談起了私人的事情,問起了自己的兒子, 而且他還特意花費了不知多少時間為她搜集了一些有關最新的治療方案,由於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她一時竟然不知怎樣的表示自己眼下複雜的心態,不知道是表達謝意……還是再細思一下他為什麽要這樣做……
 
麵前的這位自己仰目已久的帥哥,為什麽要為自己做出如此之多的事情,這應該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上級對於下級的關心和幫助,應該還會有更深層的意思吧,
 
時間一下子凝固了,仿佛現在不是在醫院,而是在一個浪漫的私人空間,不是麵對的上下級的關係,而是就是一個簡單的男人和女人麵對麵地處在一間屋子裏,更確切地說 ,一個帥哥和一個美女在一起……
 
“謝謝你!劉主任”
 
雖然腦海裏浮現了很多的不解和剛剛躍於心頭的沉醉瞬間,但是蹦出嘴巴來的還是變成了矜持的又有些羞澀的謝意。
 
“希望你不要理解為上級領導對於下級員工的關心和關懷,或者 something for somebody every day for which you do not get paid.(每天要想著不計報酬地為別人做點事情)我做這一切是發自內心的,也許隻為了我自己而已……”
 
他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語調壓得很低,低得幾乎像是隻說給自己聽,低得仿佛隻有自己可以聽得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