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5)《愛若指間沙》之續篇

(2015-08-30 18:46:41) 下一個
(五)
 
 
接下來幾天,絮文帶著幾個月大的兒子皓皓開始了一係列的聽力和身體的檢測和化驗,如聲阻抗測聽、聽性腦幹反應測聽及耳蝸電圖以及外耳道的閉塞等先天性異常造成的耳聾的檢查,
 
毎一次的檢查對於絮文來說,都是一次失望的貫穿和坐實,都是一次從心頭到指尖的痛苦的體驗,她的兒子確實像她這個母親所預料之中和害怕發生的那樣,幾天下來絮文等到的就是這張聚集著各種不及格數據的失望診斷書……
 
拿在手中的診斷書,幾天以來已經精神極為脆弱的單身母親,把這張診斷書迅速地放進了自己的背包裏,生怕再看一眼,心情更加沉重幾分,精神也會更加的沮喪,她裹得厚厚的大衣下兩隻手急切地拉上背包的拉鏈,並把背包也迅速地甩在了肩膀的後麵,好像在甩掉一個剛剛驚醒的噩夢一般,那雙漂亮的藏在薄薄眼皮下的丹風眼,被憂傷和茫然緊鎖著,兩隻腳走起路來也不像以前一樣有力和緊湊,漫無目標地走在清冷而又寒涼的大街上,
 
她好想這個診斷結果是自己或者隨便一個什麽人,就是不應該降臨到她的兒子,這個還是一張白紙無辜的孩子身上……
 
沮喪和抑鬱占據了她的心頭,宿命和失落讓她想入非非,是自己前世的業力,降臨到今世的苦難,還是老天爺在捉弄自己……如果是這樣,償還的應該是自己,懲罰的也應該是我這個母親,而不應該是自己的兒子呀……
 
這時一個滿嘴冒著酒氣湊到單身的舉步蹣跚的絮文跟前站住,借著酒膽衝著眼前的年輕女人問道;
 
“需要幫忙嗎?天寒地凍的怎麽還在外邊遛達,還是你跟我一樣也渴了”
 
說著他把一瓶二鍋頭酒高舉,詢問絮文要不要,帶著酒氣發紅的眼睛駐足在絮文蒼白的臉上和身上,
 
看著絮文漠然的樣子,他把酒瓶舉到了她的眼皮底下,
 
“看你穿得太單薄,肯定也需要這個,我今天不收你的錢,這個東西能讓你解渴取暖,隻要你給我個笑臉就行”
 
被這醉漢的一陣撒酒風,才把孤單地走在路上的年輕女人迷惑的腳步驚醒過來,她趕緊快步躲開這個酒鬼,驚魂未定的一路小跑地攔住了一輛出租車,奔著家的方向駛去。
 
單獨去取檢驗結果的絮文回到了家裏,從寒冷的天氣回到家中的年輕母親,一踏進自己家的小院子裏,就感到一陣絲絲的暖意,那閃爍的燈光下有她的寶貝兒子,有她奔回到家裏來的所有動力。有她心中的所有的溫暖。
 
保姆郝姐連忙從裏間跑了出來,接過絮文的書包,看著帶著一身涼意風塵仆仆回來的絮文問道;
 
“吃飯了嗎? 皓皓吃了奶剛剛睡著,你還沒吃飯吧,我現在馬上給你熱飯去” 
 
看絮文沒說話,她也多少猜測到了取檢查結果回來,心情沉重的母性反應,她也不多言地趕緊走到廚房熱菜去了。
 
絮文脫下大衣,直奔孩子的房間,這小小的分別對於她來說仿佛隔了一年之久,沉在心底的愛意寫在她期待的臉上,臉上的灰色陰霾也漸漸散去,
 
她慢慢地走到了兒子的床前,帶著一臉的思念,彎下腰湊到了孩子的跟前,也許是感受到了一股涼氣襲來,也許是剛剛睡著的孩子還沒有睡實,突然慢慢地睜開了一雙帶著克勞斯基因的深層雙眼皮圓圓的大眼晴,當看到了母親熟悉的臉龐時,兩隻小手激動地從被窩裏掙脫了出來,嫩嫩的小臉露出了歡喜的笑容,那高興的樣子讓小別的母親感到一股濃濃的暖流,從眼睛到手指湧在了身體的正中央……
 
她把臉緊緊地貼在了孩子的小臉上,臉上立刻沾滿了孩子由於興奮流出的口水,
 
皓皓的小手使勁地拍打著母親還沒有回暖過來的臉頰,好像在用他微薄的小身體氣力給母親取曖送溫,眼前的一切頓時讓絮文感到即窩心又溫情,剛才還是滿是愁眉茫然的臉上,立刻綻出了燦爛的笑容,
 
“媽媽知道皓皓一直在等媽媽,不見到媽媽,皓皓怎麽能夠睡得著,媽媽同樣也想死你了”
 
“來媽媽抱抱,親親媽媽的寶貝”
 
說著抱起了兒子貼在自己的臉上,親吻著也是手舞足蹈滿心歡喜的兒子,一時間一幅溫馨的母子親情愛意的畫麵, 洋溢在這個不足十平米的小屋裏……
 
臨近聖誕節前的一天,絮文終於等到了老醫院的Interview,這天早晨她起得早早的,把預料到要問的問題又重新在腦子裏過了一遍,然後又細細地打扮了一番,
 
她穿上了那件早己準備好的高領繡花毛衣,一條灰色的格呢長裙,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在長裙下一雙黑色的長筒靴顯眼而摩登,讓幾年以來疏於裝扮自己的年輕女人,顯得格外的豐姿綽約和標致秀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westmouse 回複 悄悄話 不敢也不忍讀下去了,可憐而無辜的孩子。
再次感謝主耶穌的賜福,我的


孩子是健康的,和不愛讀書比,這才是大事。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說得好!有健康才有快樂,有平安才有幸福!
雪中梅 回複 悄悄話 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