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侍的傳說(4)《愛若指間沙》之續篇

(2015-08-29 06:38:43) 下一個

(四)

 

聽到女兒的哭聲,絮文的父親和保姆也聞聲趕了過來,絮文來不及跟父親解釋,好像抓到了一根情感上的救命稻草,已經趨於崩潰的心情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倒在父親的肩膀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怎麽地上還有這麽多的碎玻璃呀,小心踩著” 保姆像發現了什麽,連忙退後幾步,分開眾人,自己一路小跑地跑到廚房去拿掃帚去了,
 
“絮文這是怎麽回事,這深更半夜的,是不是皓皓得病發燒了,還是你怎麽了” 
 
絮文也收起了哭聲,又走到床前抱起了孩子,抱到了父親的跟前說道;
 
“您仔細看看發現沒有發現皓皓有什麽異常,細細觀察一下皓皓有什麽地方不對勁……您大聲叫他的名字,看看他有沒有反應”
 
姥爺叫了皓皓兩聲,抱在母親懷裏的皓皓剛才還是瞪著大眼,好奇地來回來去地張望著,等絮文的父親再叫之時,他己經閉上了眼睛,嘴巴上滲出了絲絲口水,小人早己甜蜜地進入了夢鄉,
 
“我今天剛剛猛然發現,這孩子的聽力有問題,很可能是先天性的聽力障礙,如果是先天性的,這也就意味著治療的難度會更大更難”
 
“先天性的聽力障礙,怎麽會有這種病,遺傳造成的嗎?咱們一家人都沒有這方麵的問題,你媽雖然得癌去世的早,但是她的病跟耳朵和聽力一點也沾不上邊,皓皓怎麽會有這種病,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這跟我媽沒有關係,也跟您也沒有關係,這不是遺傳的,嗨!這所造成的因素是一言難盡,一句話兩句話是講不清楚的”
 
絮文顯然現在沒有心情和精力向父親匯報由於自己的孕期服藥的種種原因,她顯然是太累了,心思也沒有在這裏,眼光呆滯著,眼睛裏還殘存著未幹的淚痕,但是抱著孩子的手始終不肯鬆開,她癱坐在床上,把熟睡的兒子抱著懷裏緊緊地貼在胸口,
 
這時她突然像想起來什麽似的,對著剛剛打掃完垃圾又重新房子裏的保姆說道,
 
“郝姐,這孩子也許有些天生性的聽力障礙,如果我不在的情況下,盡管皓皓還不會說話,但是您要盡量跟他說話,如果可能的話,盡量誘導他張開嘴去慢慢吐字說話,否則的話他的講話的機能也會慢慢地減退的”
 
看到保姆認真地點著頭,她才像恍然間又回到了現實,把兒子慢慢地放在了床上。
 
此時絮文的腦子裏一下子掠過克勞斯的身影,這個皓皓的親生父親,雖然那隻是一瞬間的走過,但是現在他的身影顯得比之前溫和多了,也不像每次腦海中如噩夢般的陰魂不散了,也許身處逆境中的單身母親,壓在肩膀上包袱太過沉重,堵在胸口的東西讓她幾近窒息,就好像一堆永遠也卸不下來搬不走的山峰一樣,壓在她瘦弱的肩膀,沉在她巳經很是脆弱的心頭,像一根尖針一樣刺在她還沒有走遠的傷痕累累的胸口上……現在苦澀中又新增加了一筆,剛剛有些趨於平靜的生活又起波瀾,使她倍感無助又無奈,倍感冰冷和淒苦,她需要有人來分擔壓力,那怕幫不上什麽忙隻是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和孩子,這已經足夠了,
 
父親看著抱著孩子不放沉思在那裏的女兒,也隱約感受到了女兒所承受的一切是前所未有,無奈自己現在也幫不上什麽忙,隻能到廚房倒了一杯溫水送到了女兒的麵前,開始了和女兒的促膝長談;
 
“千萬不要有什麽想不開的,困境的時候咱們來共同麵對” 
 
看到絮文什麽沒有反應,他也撥開了被子坐在了絮文的旁邊,又語重心長地對女兒說道
 
“人的一生不知道要遇到多少困難和挫折,生命的一世也不知道會在什麽時候擱淺或者觸礁,苦難多種多樣,深淺不一,無論何種苦難,當來臨時,我們是退怯不得的,即使無奈,也要麵對,當初你母親一病五年,然後又撒手於人寰,我當時也曾想過隨她而去,也曾經曆過人生的低穀和無助,但是走不了呀,你還尚未成人,一家子人的生計還要等著我去奔波,我甚至沒有時間去傷感和失落,即要當爹也要做娘,白天上班賺錢養家,晚上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來還要照顧你,這曾經的歲月對我來說是一種人生的曆練和對生命的感悟,人生無坦途,我們能做的,隻有在苦難麵前,那就是麵對現實,感受和領悟苦難的存在,不要哀怨,更不要喪氣,需要的是麵對的勇氣和信心,從而,才會得到你想要的柳暗花明,沒有過不去的橋,隻有先被動搖的勇氣和被殆盡的信心”
 
絮文扭頭看看跟她並排坐的父親,第一次這樣的近距離接觸父親,皺紋已經爬滿了他的額頭和臉頰,灰白的頭發也已經占據了他兩鬢和突起寬闊的腦門,雖說剛剛六十開外,但是歲月在他的臉上塞滿了風霜和滄桑,絮文感到鼻子酸酸的……
 
從小到大自己已經習慣了看著父親早出晚歸忙碌的身影,習慣了在他寬闊的肩膀下躲雨避風,尋找著那份來自親情的溫暖,從來沒有細想,這是一份責任讓父親這樣堅守和負出,這個多災多難的家埋沒了父親多少的青春和夢想……
 
從來都是理所應當地習慣了在父親那裏重塑自己失去的信心和失落的情感,從來也沒有意識到,父親這份堅強也來自於生活的磨難和坎坷道路的堅忍,他也是從年輕走過,他把人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了這個家,而他現在己經蒼老,不再年輕,己到了生命的暮年,現在自己又……
 
常言道養兒方知父母恩,父親與絮文的一席長談,讓絮文感到虧欠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兒子,更多的是自己大部分時間漠然了父親對自己和這個家的付出和給予,一種歉疚由然而生,眼淚不自覺地又溢了出來……
 
父親看到她又是淚眼婆娑,懂得女兒的心境現在是何等的孤獨和無助,父親不愧為喝過幾十年墨水,執教於大半輩子的老教師,他從紙巾盒裏拉出了幾張紙巾,送到了女兒的手中,又加重了語氣說道;
 
其實人生在世,就是一個苦難承受的過程,快樂是短暫的,開心之事隻當是偶遇和禮物,生命走到暮年,才知道苦難也是人生必含的內容,而且當遭遇之時,永遠也不要奢求有沒有慰藉,或者有沒有補償,抱定一顆平常心和接受適應的心胸極為重要,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
 
他看了看沉思中的女兒,又接著說;
 
“你放心!不管有什麽事情發生,有多少險境出現,有多少難以跨越的門檻,爸爸在任何時候都會做你的堅強後盾的”
 
孩子在睡夢中哼了兩聲,讓絮文沉重的思緒終於回到了現實,也許是從父親那裏獲得了一些信心和希望,她的心漸漸地趨於了平靜,絮文猛然想起了折騰半天,還沒有給孩子喂奶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