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2)《愛若指間沙》之續篇

(2015-08-27 05:46:38) 下一個

                               (二)

 

與克勞斯離婚後帶著孩子獨自回國的絮文,急切地尋找工作的單身母親,此時得到了好朋友王歡的信息,她以前工作的醫院現在將要有一工作空缺,絮文經過幾天的思考,給科主任劉曆傑寄去了一封電郵,詳細介紹了自己在此神經內科工作的經曆和臨床上的技術實力,並直接告訴了劉主任自己希望獲得這一職位的願望,Mail寄出之後,絮文便收拾起自己寄出的許多求職信件,把這些已經寄出的或者還沒有寄出的全部放進了抽屜裏,專心地靜等起自己的老工作單位的佳音來,

 
這個劉主任是從外院調過來的,絮文跟他不熟識,絮文當年在此工作之時,他還沒來到這裏,但是其它的兩個副主任醫師絮文還是比較熟悉的,所以在給劉主任寄出求職信之時,她也一並捎帶著給另外兩位副主任醫師寄出了老同事的問候和對於這個職位勢在必得的願望和需要。
 
此時已經是隆冬季節,今年的冬季來臨得很是氣勢洶洶,白色的雪和灰色的天氣始終占據了這個冬季的的色調,此時天上剛下完大雪,地上的冰就開始發展了。地上的積雪,加上西北風的“狂刮”,地上,馬路上到處都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這房屋的四角都掛上了一串串的“冰溜子”。一大早,一些人就從被窩裏爬出來,開始叮叮當當的鑿冰,很多久違了的奇妙般的感覺,因為它們即是冬的象征又是季節之銀裝的凜若體現……
 
臨近春節到來之際絮文終於等到了她一直期待的Interview, 在這份電郵中科主任還特別用了這種的口吻寫道“我們閱曆了你的簡曆和信件,我們抱著極大的興趣和期待,希望能夠再次見到老同事和老院友,並且我們對此抱有極大的信心”
 
讀著郵件滿心歡喜的絮文,沉睡了很久的興奮和重拾的信心也一覽無遺地寫在了她的臉上,並且她也清楚地知道與劉主任素無相識的她,這份電郵一定有另外兩位副主任醫師的幫忙和功勞,
 
一直以來絮文就認為,一個女人幸福的獲得與一份工作在手相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一來女人不會與這個與自己息息相連的世界裏走失或脫節,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在這個社會中的定位,有了一份穩定有緒的工作,這樣能夠讓自己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和完善自己的信心和靈魂的提升。
 
這也是遠嫁德國的她,本可以在家裏享受著一份高枕無憂的家庭主婦的生活,而執意出去尋找著屬於自己的一份工作,就是放下醫生的身價,甘願在老人院做護理人員也在所不辭的理由。
 
給孩子喂完奶後,看著孩子已經進入了夢鄉,她迅速地來到了客廳,從自箱櫃裏翻箱倒櫃地找出來了自己當姑娘時穿過的衣服,連同現在穿的一件件擺放在床上,對著鏡子不厭其煩的穿了這件,又試那件,然後又對針對每件衣服調整著發型,一會兒把披肩長發紮起來,一會兒又放下來,反複端詳著鏡子前的自己,幾年下來,雖然是已經邁入了而立之年,又曆經了結婚遠嫁和離婚回國的動蕩風波,鏡子前的自己仔細看來,還是擺脫不了天生的俏模樣,雖然眼角上已經隱約地尋到了絲絲細小的皺紋,也曽經人生的運氣走偏走跌過,但是老天爺還是沒有遺忘她,在女人的姿色本質上又給了她許多的補償和自信,白暫的臉上光亮嫰淨,直挺高翹的小鼻子恰到好處地佩上一雙細細長長的丹風眼,眼尾還有一個漂亮的弧度,就像歲月被冷凍起來一樣,並沒有留下任何歲月流失的痕跡,尤其那細長柔美的眼睛鑲嵌在那張巴掌大的瓜子臉上,就好像是曹雪芹筆下的林黛玉又獲重生,難怪當初克勞斯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不光眼睛是直勾勾的不知所措,尤其羞澀的表情就像剛剛做了什麽壞事一般,從前在醫院同事們也經常拿她的俊俏模樣諢語兩句,“想當初曹雪芹是不是照著你的模樣刻畫出來的林黛生,還是林黛玉死後投胎了你,反正你跟那個姓林的一定有著今生前世千絲萬縷的淵源”
 
“我如果是林黛玉,那豈不是單單就便宜了賈寶玉,嗬嗬 那麽多帥哥沒辦法嚐鮮了,否則的話小女子隻當是林黛玉葬花,自歎命薄了”
 
“出門別忘了帶身份證,否則的話,以為我們都集體穿越了呢”
 
“羨慕嫉妒恨,小女子今天開恩,隻當是嘴巴今一早忘帶了”
 
絮文回憶起這些在醫院時候的快樂時光,嘴角上泛出了淡淡的微笑,現在自己要重拾過去的時光,又要跟這些嘰嘰喳喳的同事們重聚共事了,想到這裏她裂開的嘴笑得更加的燦爛……
 
遠處傳來了孩子的咳嗽聲,被咳嗽震醒的嬰兒又是一陣的哭聲。
 
最近以來絮文在孩子的問題上也頗為頭痛,這個還未滿半歲的小寶寶,總是讓這個單身母親越來越坐立不安,擔憂也與日俱增……
 
看著那邊的保姆沒有動靜,絮文隻當是她睡熟了,便放下自己要試的衣服,急忙奔著哭聲跑了過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