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26)

(2014-12-08 13:24:14) 下一個
巫所長這一鏟鏟出了問題來,本來是幾十年堅固又無人動過的荒土,現在巫所長鏟起來就好像鬆土一樣鬆軟和稀拉,加之土壤顏色的明顯不同,讓巫所長當即就決定跟來的所有的警察全部投入到深挖的工作中來……

隨著一鏟一鏟的土被刨開清出,當刨到一米深的時候,隨著一股未名其妙的異味的出現,他們敏銳地預感到了真物馬上就要顯形了……果然不出所料,鏟著鏟著當大家的眼睛看到了一個紅的旅行包,所有人的眼睛為之一亮……這時候一股惡臭突然強烈地襲來,讓幾個警察不由地向後退了幾步……

片刻之後,巫所長帶頭憋足了一口氣,順著紅色的大旅行包又開始了刨挖,他老練地盡快地刨開旁邊的土壤,讓這個旅行包的完全地現形,這是一個長方形的嶄新的紅色旅行箱包,眾人小心翼翼地把這個帶著惡臭的紅色旅行包拿了出來……在場的民警們似乎不相信就隻有這一件東西,後麵的民警又接著挖刨,試圖再想發現和找出另外什麽東西,可惜除了這個紅色旅行包,此地就再也沒有刨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來……

正強看到這個旅行箱出來,不顧惡臭,突然撲向了這個發臭得撐的滿滿的箱包,一邊叫著妻子小芹的名字,一邊試圖要打開這個箱子……

旁邊的人連忙拉開了他,嚴肅並誠懇地勸他不要觸摸這個東西,這是公安機關最關鍵的破案線索,不得輕易地觸摸和破壞……

躲在正強身後的小玲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原來聽到的姐夫的夢裏相見,她也隻是在半信半疑之間報的警,現在沒有想到順著這個夢境競然尋到了東西,這豈不是讓她覺得姐姐的靈魂的存在和冤魂在隻招嗎……而且就眼前的惡臭的氣味來看,她確信無疑這是一具屍體,而且深信這就是她一奶同胞的不吵不見的姐姐……

自從兩個星期前和姐姐的最後一次通話,她再也沒有見到過和聽到過姐姐的人影和聲音……此時再次看見,己是陰陽兩隔,天各一方了,她忍不住悲從泣來,而泣不成聲……

很快屍檢報告也出來了,死者死亡時間正好在六天的時間裏,也就是說印證了正強在夢境中所講的,從離開的第一天起被害人就已經遇害,這種驗證結果,不禁讓派出所裏所有的民警們倒吸了一口冷氣……

從拋屍現場回來之後,巫所長的臉一直帶著嚴峻的表情,南端鎮雖然不大,但是十幾年來一直是平靜安定的,很少發生諸如此類的惡性案件,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這個案件會很快地在群眾中傳播開來,一定會造成的惡劣影響……如不盡快地破案,這種惡劣的影響會加速地傳播,給當地的治安和穩定會造成很壞的後果,所以連夜來的會議大廳中民警們一直是通宵達旦地工作著……

大家就案情進行著討論,有的民警認為,即然死者的丈夫知道得如此詳細和準確,那他必然沾有重大的嫌疑,因為這世界上哪裏會有如此之玄乎的事情發生,當然民警們更不會相信托夢之事的存在,所以一定要先查死者的丈夫,……也有的則提出了相反的意見,如果是被害人的家屬所為,那他豈不是自投羅網嗎,埋在這麽隱蔽的地方,就是怕人知道或者發現,那他為什麽又引路去自投呢,而且從他在場的表現和悲傷程度來看,也很難讓人相信是他所為……

大家最後商量的結果是雙管齊下,一路人馬去了解並找出家屬不在場的證據,另一組人馬著手於藏屍的旅行包,爭取發現更有價值的線索。

從找到藏屍地點回來的正強,這兩天來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他找出了妻子穿的掛在衣櫃裏的衣服,看到這些帶著妻子體味的衣服,睹物思人,禁不止又是潸然淚下,淚流不止……

他把燈關上又打開,希望突然看到一個幽靈的出現,他的妻子能夠突然湧現,這樣他就能夠再次與妻子見麵了……

一計不行,他又想到了這個讓他厭惡由來的烈酒,他隨即買來了一瓶烈性老酒,一天沒有吃喝的他,趁著天黑把自己灌醉,然後把所有的門都打開,希望在醉酒的夢中再能夠重現上次的夢境……一覺醒來,隻有那瓶老酒還在和自己被凍僵的身體……一切的努力和等待現在都是徒勞的,他再也沒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他開始反複回憶著近期發生的事情和圍繞著自己的小兒子的種種不可思議而又充滿著蹊蹺的結果,使他有了一種猜測和設想,很有可能妻子的被害與剛剛出生的小兒子有關,那麽那個幕後的奪走自己兒子的人又是誰呢……

與此同時從藏屍地點回來且還沉浸在悲傷中的小玲,一心想著要替姐姐報仇的,也立即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與姐姐的命運是息息的相關,他讓姐姐沉迷了風花雪月又神魂顛倒的愛戀,又讓她飽含了失去的神傷,自從姐姐為了留住這份深陷的孽緣,導演了這出生子的鬧劇以來,又自食其果地把自己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想到此她突然衝動地地撥通了鎮派出所的電話……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咖啡珍珠 回複 悄悄話 我還以為那個紅色旅行包裏是那個瘸腿的情人呢
抗戰兩年 回複 悄悄話 一定是正強幹的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