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凱特琳的夢境(上)

(2014-12-27 06:14:05) 下一個
凱特琳清晨的夢境極為短暫,她隻記得在沉沉綿綿的睡夢中,突然她被一陣陣馬車的鈴聲驚醒,這馬車的鈴聲由遙遠的田野緩緩地順著窗外的小路向她駛來……

凱特琳在夢境中已經被驚醒,索性起身並身不由己而又好奇地打開了靠近床邊的窗戶……

黎明朦朧的清風順著打開的窗戶迎麵直接地吹了進來,清風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清新和濕潤,這味道似乎裹著熏衣草和土質醇厚的淡淡的清香……

由遠而近的馬車帶著叮叮當當的悅耳鈴聲,讓凱特琳顧不上體會這淸新誘人的感覺,她的目光緊緊地盯住了在朦朦的霧氣中駛來,且漸漸地清晰起來的馬車,她看到這馬車上坐著7個人,其中有兩個孩子和兩對中年男女,這一行人在行駛的馬車上是有說有笑,期間也聽到孩子們的哭鬧聲,而且這孩子的哭鬧和叫喊聲聽起來近似於聲嘶力竭……但不知為什麽這並沒有影響大人們的心情,他們還是笑著談論著什麽……使人感到的是一片氣氛井然而又詭秘的景象……而坐在前麵的揮舞著鞭杖的是一位五十來歲的蓄著大胡子戴著禮帽,穿著黑色西裝的粗壯的漢子……突然看到從窗戶裏探出頭來的是個女孩子,趕車人不由得興趣上來了,吆喝了馬一聲,然後衝著窗戶裏的人喊道“ 姑娘,光探著頭看有什麽意思,正好這車上還有一個位置,快……快……上車吧!咱們一起去旅行……”

這一聲“上車吧”一下子讓朦朦朧朧中還沒有意識完全清醒的凱特琳驚得頓時睡意全無了,她開始定神打量起這輛馬車來,隻見馬車中間,這七個人簇擁著一個長形的暗紅色的箱子,這個箱子凱特琳好像在哪裏見過……一瞬那間凱特琳的腦子裏突然湧現出,小時候隔著許多穿著黑衣服哭泣的人群中的空隙間看到的,奶奶正是閉著眼睛躺在同樣顏色又同樣大小的木質的箱子裏的……

啊……啊……這應該是一輛運送棺材的靈車,可是為什麽這小小的靈車上竟坐滿了如此多的人,而且都是活蹦亂跳的活人呢,凱特琳被這一驚人的聯想嚇住了……

這一聯想產生了很怕的後果,凱特琳不但沒有答應上車的邀請,而且還瞪著驚悚的大眼,張著嘴,緊張地把窗戶牢牢地關上了……

當然趕車的人看著趴在窗上的女人,沒有上車同行的意思,也就無趣地各顧地拉緊了馬的韁繩,馬車疾速地從凱特琳家的窗外掠過,然後帶著濺起來的灰塵,一溜煙地消失不見了……

看著這輛裝滿活人的靈車從窗外驟然地經過,凱特琳一直目送著這輛馬車頓時消失在了沉沉朦朧的霧色中……

第二天早上太陽已經順著還沒有打開的窗簾照了進來,照在了床上和被子上,也照在了剛剛醒來的人的臉上和身上……凱特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凝神苦想著什麽,又像是在回味著什麽……她好像還沒有完全從夢境中醒來……即使是剛剛睡醒,但是她渾身上下還是感覺很累,而且特別的困乏,就好像沒睡一樣……

她反複仔細地回憶著這個還在腦袋裏還沒有走遠的蹊蹺而又奇怪的夢境……

這個夢做得讓自己如此之驚悚……又像如此之狼狽……以至於整個夜裏都沒有睡好……

凱特琳是一個單身獨居的女人,早幾年前從德國南部的弗萊堡大學的化學係畢業以後,她很快地就在靠近弗菜堡的曼海姆城的一家電信公司找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做市場調研工作,這份工作雖然跟凱特琳在大學裏學習的專業顯得有些偏離,但是因為這份工作的性質經常會出差,使這個單身的而又喜歡旅遊的女孩很快就愛上了這份工作,並且也在很短的時間內適應了這份工作。

凱特琳的思想和現念一直在家庭和女權主義思潮中徘徊和遊走,從小父母離異的陰影一直影響了她的青春和世界觀的形成,她對組成家庭,生兒育女一直有著一種強烈排斥的抵觸情緒……

在大學裏曾經談過一次戀愛,然而過了纏綿的激情後,她的女權支配欲極強的性格很快顯象了出來,而對方偏偏又不願意總是扮演小男人的角色,所以這場戀愛在很短的時間內無疾而終,這場戀愛讓凱特琳受傷不淺,雖然算不上她的初戀,但是在天主教區域長大的女孩,思想意識相當地保守和固執……沒有結婚前提下的戀愛,她是從不會踏入和進行的,所以為數不多的幾次無終而又受傷的戀愛,讓她幹脆在自己的心裏關上了這扇“甜蜜”的大門……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種竹山房 回複 悄悄話 父母的婚姻經曆對下一代影響太大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