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27)

(2014-12-10 07:12:33) 下一個

 

小玲撥通了鎮派出所的電話,在電話裏她把知道的都講了出來,巫所長讓她盡快地到派出所來一趟……

正強在家裏用他那雙殘缺的手茫然地有一搭無一搭地收拾著妻子小芹的遺物,把她記在本子上和紙上的東西都收拾到了一起,然後重新排列著細細地翻看著……這時候正值晚上9點多鍾,夏日的夜晚已經慢慢地落下了夜幕,白天的炎炎熱度和噪雜已經慢慢地降了下來,細細而又和煦的夜風順著敞開的窗戶悄然地吹拂了進來……

正強看著窗外的一輪彎月,想到一星期前抬眼望到的明月還是那麽皓然高照,清輝淺淺,溫柔依依……月光下酣然入睡的枕邊人和搭在被子上的漆黑秀發,不禁又是一陣驟然神傷,眼睛模糊……

恍然間窗外好像閃過一個人影,不禁把正強的思緒拉了回來,這時候他驟然間似乎也聽到門口有動靜,他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站了起來,匆匆地走到了大門前並警惕小心地打開了大門……突然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小孩,正強趕緊環視四周,並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隻有一個瞪著圓圓大大的眼睛,驚恐萬狀看著自己的個頭小小的孩子……

正強連忙把他抱進了屋,在燈光下細細地端詳著這個孩子,是個小男孩,他恍然之間覺得這個孩子的臉有些麵熟,但是就是回憶不起來曾經在哪裏見過……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這個孩子,這個小男孩上身穿了一件淺藍色的厚厚的圓圍的衣服,再往下看小褲子,也不合時節地穿上了厚厚的燈芯絨的褲子,在脖子上還係著一個淺黃色的薄薄的小圍脖……正在茫然疑惑之間的正強,突然聽到孩子用稚嫩的而又卻生生的口吻對他說;“我爸爸讓我找你,讓我管你叫爸爸” 這一聲爸爸讓正強緊鎖的眉頭一下子打開了,他猛然意識到這個站在眼前的孩子好像就是自己丟失了三年的小兒子,而他眉眼間也仿佛能夠找到大兒子小剛小時候的模樣,原來自己剛剛看到的麵熟,是因為自己又找回到十幾年前小剛童年時的影子……

他恍然意識到什麽,突然擱下孩子,健步如飛地跑了出去,左右前後仔細地環視尋找著什麽,站立了足足有兩三分鍾長的時間……可是他什麽也沒有找到,什麽也沒有看到,隻有熟悉的夜風習習地環繞著他,遠處的青蛙還在有節奏地叫著……

他又重新回到屋裏的正強走到了男孩的麵前,沒有好氣地問道 “你爸爸是誰? 他叫什麽?” 他突然覺得這麽問,好像在抹殺著自己的身份和做父親的尊嚴,但潑出去的話已經收不回來了,隻好等侍著男孩的回答…… 男孩一邊玩著自己手上帶來的一個小玩具,一邊無意識地搖搖頭說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 然後又地專心地玩起了他的玩具……

在他的胳膊抬起來又放下的一瞬間,正強突然發現他的淺藍色上衣兜裏好像有什麽東西,連忙拽過他來,摟在懷裏,卻生生又猶猶豫豫地摸到了那個小東西,然後慢慢地掏了出來,放在手上仔細地端詳……這時他有些詫異和惶恐,這是一張白白的,帶著圖案和金字的卡,更確切地說它是一個工商銀行的銀聯卡,上麵清楚地寫著卡的卡號及擁有者的名字,正強的手顫顫巍巍地拿著這張銀行卡,順便也把卡的主人念出了聲來 “張堅民” ,聽到自己不自覺地念出的這個名字,正強的滿臉立即寫滿了厭惡和糾結……他把拿在手中的這張銀行卡又茫然地了翻過來,看到了銀行卡的後麵粘著一張黃色的小紙條,上邊用工筆寫著一行小字 “這是這個卡的密碼 080125”

正強的腦袋大了起來,殘缺的右手隱約地又開始疼痛了起來,他把這張卡放在了小朋友的麵前,收起了嚴肅,耐著心情地蹲下來問道 “這個東西是誰給你的,又是誰放在了你的衣袋裏” 小男孩還是一臉的茫然和不知搖著他的小腦袋 “我不知道” 突然間又想起了什麽,並隨口說道 “是我爸爸” 一聽到爸爸二字,正強壓抑著情緒急急地走開了,他害怕自己的情緒會突然失控,會做出什麽粗魯的事情來……

第二天早上把孩子安頓到了母親的家裏,正強帶著滿臉的迷惑和糾結,拿著這張銀行卡,走進了縣城裏的唯一的一家中國工商銀行儲蓄所,在自動提款機上把銀行卡放了進去,然後又按照昨天小紙條給予的銀行密碼,把它輸入了進去……這時正強的眼睛一亮,這個銀行帳戶突然被打開了……遲疑了片刻,正強馬上又點擊了佘額查詢處,自動取款機經過了幾分鍾的操作,突然展現在了正強的眼前一行數字“二十萬”,正強用他殘疾的右手使勁地擦了擦眼睛,然後認真地點著屏幕又數了一遍……這時候他的思緒複雜並開始害怕了起來……這可是一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大數字,這麽多錢……是給予?還是陰謀? 還是他又要幹什麽?接下來我又該怎麽辦呢……

停頓了片刻之後,直到聽到了後麵等候的人的不耐煩地催促,他這才讓思緒又重新回到了現實……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這張存放著二十萬人民幣的銀行卡取了出來,握在了出汗的手中,然後緩緩地又茫無目的地走出了人來人往的銀行大廳……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榕城人 回複 悄悄話 希望跛腳不要在盛年遭遇“自知時日不多”的命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