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 (10)

(2014-11-02 16:11:21) 下一個
  小芹這邊在跛腳男人甜蜜的嗬護下,肚子一夭天漸長,一天天地圓鼓… 因為有兩次早孕流產的先例,跛腳男人在這期間從他是中醫大夫的姨夫哪裏找來了一副安胎的祖傳秘方,並親自把這帖膏藥薰熱後,貼放在了她的神瘚穴上(肚臍眼),並監督著懷孕中的這個女人嚴按醫囑,服溫食,少動作,勿驚胎氣… 別說憑著這幅黑乎乎的小小膏藥,有過流產史的高齡產婦小芹還真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流產高危期的前三個月,看著一天天長大的肚子,瞧著麵前的懷孕情人在慢慢地有條不紊地逼進著分娩的這一天,跛腳情人也在悄悄地盤算著自己的心思,雖然在嘴上相信了這個己婚情人肚子裏的孩子是自己的,但是在心裏他的心始終還是沒有牢穩,心裏頭還是對這個還沒有出生的孩子父親的歸屬問題將信將疑,心裏時常暗自打著鼓,盤算著;這個未出生的孩子如果不是自己的,那現在自己豈不是替別人養孩子,這頂綠帽不但戴上了,而且還是帶沿的,比睡自己的老婆的綠帽戴得更讓人笑話丟人… 所以孩子剛過三個月,經過多方麵的谘詢和打聽,他就以小芹是高齡產婦為由,鼓動這個高齡產婦去醫院做個孩子有沒有唐式綜合症的檢查,捎帶著孩子的性別一起簽定…跛腳男人心裏的打算是還要再捎帶上孩子的DNA…

做這麽大的檢查,這個縣屬的醫院自然是做不了,兩人來到了北京,托人找到了一家大型的三甲醫院的檢驗部門…

小芹別看表麵上附和著麵前的這個男人的想法和要求,但是心裏也多少猜出了這個多疑男人的眼前的心思,但是不做又打消不了他的顧慮和最終的疑惑… 並且在她的盤算中她也是同樣相信孩子的父親非他莫屬… 但是為了那百分之一的不確定,她還是心裏打上了鼓,犯上了嘀咕…

從這麽長時間的接觸過來看,眼前這個見過世麵,闖蕩江湖的人,小芹知道他要做的事,隻要是事關原則之重要的問題,這個心裏有主意的男人是決不會妥協讓步的… 她知道她眼前所能做的就隻有配合了,如果有意外,那隻能在關鍵的時候做做手腳了……

這正好是踏遍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現在去這家醫院托的這個人正好是小芹家這邊的親戚,正好是小芹妹夫的姐姐,這個女人在北京上的學,之後就分配到了這家大型三甲醫院的護理部工作,因為十幾年一直工作在這裏,所以在這家醫院她有著廣泛的人脈…

當小芹把這些心思告訴妹妹,並求之幫助的時候,她的妹妹是從不掩飾自己反對的立場和埋怨的態度,多少次麵對麵或者在電話裏直言地問她的姐姐,你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麽… 符合一下子潮流,搞搞一夜情,尋求尋求刺激就夠了,誰知你還真進入了角色,不但兩個人現在從地下走玩到了地上,而且還瞞天過海公然懷上了他的孩子… 小芹聽著妹妹的奚落,看著妹妹氣憤不解的眼神,她的眼晴努力不讓自己正視妹妹的目光,其實她的心裏也對未來充滿了迷茫和恍惚,但是有一點她是明白的,那就是自己的性格… 喜歡上的東西她會不擇手段地爭取到手,去進行到底,隻要是有一線的可能… 她現在無論如何是也不會退怯的,那怕是站在了懸崖邊上… 從越來越多的頻繁接觸中,跛腳男人的形象已經深深地占據了她的心,她如今的全部情感… 人們都說;女人的命穴是情,因為她是至情之物… 這種情感的強烈歸屬讓她舍得一切甚至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完成這件事情,法國作家莫裏哀曾經說過;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到爰,雖然她在嘴巴上總結不出什麽高深的大道理,但是她認準的人,坐上的船是不會輕易下來的…

通過妹妹的牽線搭橋,小芹很快地就認識了這個工作在護理部的親戚,並且非常順利地很快就獲得了安排檢查的時間,小芹事先也做好了功課,讓妹妹遞過的錢通過這個親戚也送到了事關這檢查之人的手中,並關囑就隻在DNA的最後結果上做些手腳,隻消按照共同所做的這個男人的結果保持一致就行了……

當然這所有的一切都瞞著這個眼前自認為聰明的男人,跛腳男人被蒙在了鼓裏…,很快這個事關重要的男人便拿到了化驗結果,孩子一切正常,且是個男孩,並且這個孩子和他的基因的接近度是相差無幾,這就從"科學手段”上硬性地證明了小芹肚子中的孩子是他的.....

跛腳男人的臉上和心裏笑開了花兒,抱著小芹的臉是親了一遍又一遍… 並且為了這個剛剛到手的“幸福” ,他特意領著小芹到北京的菜百黃金珠寶店,買了一個1克拉帶鑽石的白金戒指,並鄭重地親自戴在了小芹的手上……

可是此時戴上戒指的幸運兒是怎麽也高興不起來,雖然臉上堆出了笑容,可是她的心卻像盛滿了七頭大像似的,攪得她的心裏是七上八下惴惴不安… 這個剛剛拿到手的化驗單還顫顫巍巍地拿在了她的手中,也讓她幾個月來的夢想從金壁輝煌的空中重重地跌落到了一望無際的水中……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