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最苦澀的回憶…

(2014-11-10 12:24:22) 下一個
看了海雲的關於中國醫患關係的文章,也勾起了我很近的痛苦回憶,那就是今年春天剛剛離世的父親…

父親是從去年九月份查出腸癌晚期的,雖然己近晚期,但他還是信心滿滿地積極尋找著治療方案,當時我們的選擇十分有限,手術治療已經不行了,放療呢?照過CD之後,因為腸部的患處已經太過薄弱,當時協和的普外的吳主任看過片子,考慮如果實行放療風險性太大,萬一放療當中患處破裂,將有生命的危險,剩下的隻有一條路可走了,那就是化療……我們托人讓父親住到了北京的一家三甲醫院,父親的胸腔被痛苦地安裝上了專門注射化療液體的器械,而且這個小器械是不能隨便拆除的,這就意識著5次化療的近一百天,這個異物它必須總是伴隨人的身體……

我們最初的方案是隻做兩次化療,因為他畢竟是八十歲的且患有慢性冠心病的老人,而且自從患上癌症之後,體質下降了很多,免疫力很低,而且從做完了第一次化療之後,父親的副反應很厲害,他總是不間斷地打嗝,二十四小時從來沒有停止過,這就意識著因為這個沒有選擇的副反應,他自從化療開始就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試想一個正常的年輕患者如果一個月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踏實的睡,這個年輕的患者身體也會玩完了,更何況一個己近風燭殘年的八十歲老人……

我們當時竭盡勸阻他不要再做下去,盡管父親是最能吃苦和最能忍受痛苦的……但是老人這時候猶豫在前進和止步之間,大夫又一次給了他“勇氣” ,他們告訴他,不做你的癌細胞會前功盡棄地擴散,後果會不堪設想,其實我們明明知道,他們的說服和創收緊密相連,但是老人此時積極的求生欲望,讓他選擇了聽信大夫的進言往前走,繼續接著做下去……沒有想到第三次化療剛剛做完,他便在一個沒人在身邊的晚上,突然手腳發直,不省了人事……

還好發現也及時通過120馬上送到了醫院,之後腦中鳳的後遺症讓他在告別了這個世界的前三個月痛苦到了極點……不能吃,不能說,不能動,但最痛苦莫過於他心裏什麽都知道和明白,人間的最慘痛和最苦澀也不過於此,他飽受了生命中最淒慘和痛苦的最黑暗的折磨……

終於他在忍受了地獄般的三個月痛苦後,懷著對親人和生命的深深眷戀,閉上了他疲倦的雙眼,永遠告別了這個世界……

我一直不願意觸摸這段回憶,因為毎次的觸動都伴隨著眼淚和對父親的深深的懷念,不能自恃……

寫下來這些,把這些摻著淚水苦澀的回憶告訴給大家,是希望給那些已經或者準備實行這樣的方案的人,提供一些參考和經驗,並且永遠不要忘記生命是自己的,即使生命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記住隻有自己才會有義務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千萬不要輕信“他言”,因為痛苦是沒有辦法選擇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峰杏 回複 悄悄話 中國是個缺少死亡教育的國度,每個人的死亡都難以擺脫被過度消費的威脅。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