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12)

(2014-11-09 07:58:08) 下一個
 跛腳男人抱著剛剛出生的嬰兒憤然奪門而去,由於這一舉動太過超出在場的人之預料,等剛剛生完孩子的小芹和她抱過孩子餘溫還在的丈夫反應過來的時候,正強馬上追了出去,但是為時己晚,抱著孩子的男人己經消失在了夜色裏… 正強找不到了目標,又惦記著躺在床上的還很虛弱的妻子,又連忙折了回來…

看到臥在床上,把被子蒙上臉的妻子從被子裏麵傳出的哭泣聲,正強的情緒也再也控製不住了,這哭泣聲好像像一根搓撚成形的導火索,引發了正強深埋在心靈深處的恥辱,這恥辱好似一把鋒利的尖刀刺痛他作為一個丈夫的尊嚴和麵子… 長時間為了這個家他都勸慰自己努力相信這樣一個現實,妻子隻是在憑借著自己的有些出眾的相貌,不過耍弄一下風騷而己,為了家庭和兒子,她會有一個自重的選擇的……現在緋聞中的男人已經從秘密的地下盛氣淩人地公開地欺負他到家門了,並且還話裏有話地搶走了剛剛出生的孩子,引發了正強對孩子的歸屬問題的深度懷疑,而且這點是讓剛剛還沉浸在喜得貴子的興奮中的正強最難以咽下吞就的恥辱…… 想到這裏,回憶起孩子在他手上時的懵懂可愛的樣子,他的情緒再也自恃不住了… 他用兩隻大手使勁地發泄地拽著自己的頭發… 即使這樣做覺得久窩在心中的怒火和慪氣還是出不來散不盡,他順勢把腦袋用力地撞擊在靠近自己身邊的產室裏有些發黃的牆壁上,在發出的咚咚聲中還伴隨著他的痛苦的發自心底的哭泣聲……

蒙著被子哭泣的小芹聽到了另外的哭泣聲和咚咚的撞牆聲,知道事態有些不好,掀開被子一看正強的腦袋已經半邊紅印印的,她此時也顧不得自己了,連忙起身拽住了正在歪向牆壁的正強的腦袋,就勢把它攬在了自己的懷中,也許知道是自己造成的僵局和後果,她強硬的作派一下子蕩然無存了… 她一邊撫摸著正強疼痛木然的腦袋,一邊誠懇發自內心地說道" 別再撞了,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我知道我錯了,是我造成的這一切,我的罪過不可饒恕……相信我一定會把這孩子要回來的”她的眼睛這時候湧出了兩行真情流露的淚水 “但是我敢向天保證,敢對地起誓,這個孩子是你的,是你梁正強的,不信!你去問小玲(小芹的妹妹)” 聽到這裏,正強把頭抬了起來,用一種半信半疑的目光看著還在撫摸自己腦袋的妻子,小芹把電話遞到了正強的手中“ 在我懷孕期間我們已經在北京的醫院做了關於孩子基因DNA的檢驗,這是電話,你可以打過去問問小玲就清楚了” 她知道這個結果已經被篡改了,況且現在化驗結果還在跛腳男人的手中,為了還原事實,隻好人對人地相問了……

其實此時小芹的心裏很清楚,眼前的丈夫對她構不成難題,她太了解正強的心思了,隻要你不離婚還跟著他過,那麽他就是不長毛的家雀飛不了,為了有一個溫暖的窩,即使再水深火熱 再傷痕累累再難咽的苦酒他也會吞下忍受的,現在最讓她傷心,也是最讓她騎虎難下且提心吊膽的是那個抱走孩子跛腳男人,這個男人心毒膽大,就像海底的坑窪讓她摸不透看不穿,今天就讓她有了不同與往的“見識” … 雖說自以為是自己仔的跛腳男人不會錯待自己的“親骨肉”,畢竟母子連心,齧指痛心,十月懷胎的兒子就讓別人輕而易舉地抱走竊取了,這口氣還是讓她的氣窩在了胸口,心痛不禁,而且最讓她揪心的是孩子的此時的去向問題……

與此同時她下部的傷口隱隱作痛,本來是高齡產婦身子又經過剛才的爭端後顯得更為虛弱,豆大的汗珠她蒼白的麵部滾落了下來……

這時候產科的門被打開了,給小芹接生的產科的王主任走了進來 “怎麽回事,你們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孩子呢? 孩子去了哪裏?用不用報警?” 顯然她是聽到有人匯報專程前來探問的…… 小芹生怕把這丟人的事態鬧大獻醜,連忙從床上擺擺手 “沒事!沒事!這裏的事,您不用操心了,孩子是被我家的一個親戚給抱走的,我們自己會處理好這件事的” 正強用一種生厭而又無奈的目光看著撒謊的妻子,但是他又沒有妻子的伶牙利嘴,又迫於妻子眼前的麵子,找不到更確切的詞來表達剛才發生了什麽,隻能聽之任之了……

剛剛過完春節的縣城大街上,厚厚的積雪還沒有完成融化,光禿禿的路上還有些沉冰殘存,雖然已經開了春,陽光也顯得略微溫和了些,但是二月春風似剪刀,刮在臉上還是刺辣辣,冷颼颼的……

裹得嚴嚴實實的小芹和丈夫正強辦完了出院的手續,從縣城的醫院緩緩走出……幾天沒有出來見太陽,小芹感到冷風伴著刮起的殘雪直透到她的鬆軟的骨頭裏,她抖動了幾下,搓了搓手……剛剛生完孩子的高齡產婦,在醫院沒有住上幾天,就拖著還沒有複原的身子,在丈夫梁正強攙扶下,沒有生完孩子的陪伴,帶著沮喪和懊惱的神態,隻身悄悄地回到了家中,她還不知道麵臨她的是一場艱難而又持久的奪子之戰……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榕城人' 的評論 : 首先謝謝跟讀和精彩點評!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自然是千夫所指,萬眾唾罵,但是之後的發展不是她所能控製和希望看到的,甚至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榕城人 回複 悄悄話 為何把跛腳男人評價得如此不堪--“心毒膽大”? 他誤信並且爭奪”親子“,難道
不是因為小芹對他的貪婪欺騙才導致的?這個女人就像那些稍有資本的男人一樣,
想要“家中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享受”齊人之福“。想要”魚和熊掌“兼
得--這本來是無可厚非的,隻是她對情人不擇手段的欺騙足以可見這個女人的極其自
私與人格無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