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21)

(2014-11-29 06:56:17) 下一個

 

  處在焦慮和迷惑中的女人,不願意在這種等待中被窮圖未路而束手就擒,所以她又采取了溫情攻勢,通過給他們“共同”的孩子送禮物,以逼迫跛腳男人出手,跟她聯係,等待了幾天之後,跛腳男人那邊是即沒有短信又沒有電話,還好有了補償,而這個補償來自於許久沒有聯係的妹妹小玲,算是等來了一個相關於跛腳男人那邊的信息,妹妹小玲的電話不偏不歪正好趕上了姐姐在一籌莫展之時……

在電話中小玲告訴了姐姐一個心煩意亂的消息,這個剛剛出生的孩子已經被跛腳男人在鎮上派出所上了戶口,小玲還繪聲繪色地告訴電話那邊的姐姐,跛腳這個冒牌的父親還給了這個自己唯一的男孩,起了一個響當當且寄以厚望的名字 “張天軒” 小芹連忙問 “這是什麽時候發生的事” 小玲想了想,“就是前兩天的事情,我老公的朋友在派出所工作,據他們說,當時跛腳和另外一個年歲大的女人抱著孩子來的時候,孩子是哭鬧不止……可是孩子的爸爸一點也沒有顯示岀來不耐煩,而是一邊哄著孩子,一邊把隨身帶來的奶瓶小心地捂熱喂著孩子,對了,他們還講了一個情節,因為上戶口是件麻煩的事,不是一下兩下就可以立刻辦成的,因為等待了一段時間,他們帶來的奶已經有些涼了,跛腳還在那裏借了一個杯子和開水,溫了一陣子奶,然後才給孩子喝的,派出所的民警都對這個認真的父親記憶猶新,雖然是已經天暖了,但是他還是怕孩子著涼,特意拿了一個厚厚的小被子裹著孩子,還有小衣服穿的也很別致……” 小玲聽著姐姐大氣不喘地聽著,十分地享受自己這個說客的角色,所以又興致盎然地告訴了她一些更多的詳情,“這個小男孩看上去長得虎頭虎腦的,天門開闊,哭聲嘹亮,很是招人喜歡,就是有點“不失檢點”在派出所拉了一大泡屎”,她還故意把這幾個字拉長,好給這個繪聲繪色的故事,增加一些喜劇的情調,也許她也知道姐姐最愛聽的就是這段……

小芹聽到這裏心裏真
可謂是五味雜陳,心亂如麻,心亂是吃驚這個自以為父親的跛腳在孩子的戶藉手續上進行得如此之神速,超過了她的料想,亂了她的陣腳,使她現在的心情一時如麻意亂,不知道該怎麽辦……五味雜陳,心始方安是因為到目前為止提著的心略微放下了些,她作為孩子的母親現在知道了孩子是健康的,雖然這不是她要想知道的全部,但是也應該是最重要的,至少對現在沒有任何消息的狀況下,應該讓她對孩子的狀況鬆了一口氣,可是她的心不知為什麽還是懸著,似乎還在等待什麽……妹妹似乎也沒有全然看透了姐姐的心思,又告訴了姐姐一些旁枝的東西……為什麽派出所給這個單身父親的孩子上戶口呢,因為跛腳他始終手裏拿著那份在北京做的DNA報告,根據這份報告派出所沒有理由拒絕一個父親的合理的要求……當小芹聽到合理兩個字的時候,不無話奚落起妹妹來,“這個合理是帶著括號的,不是你這個大功臣,合理早就成了巴掌穿鞋行不通了”,小玲聽了這話自然是不愛聽,受不起,這個鄰牙利齒的年輕女人有千百句話等著她呢 “當初不是您老人家千纏百繞地找上門來,我不是有病,就是老鷹不拿兔吃飽了撐的” 兩個人針鋒相對地逗貧了兩句,姐姐小芹知道自己理虧,別看在自家人麵前強勢霸道,但在妹妹這裏她就甘拜下風 首肯心折了,另外今天她也不想在妹妹這裏理論太多,她是想通過妹妹知道更多,關於他們的現狀和消息……妹妹臨放下電話前還告訴了她,現在看祥子跛腳和孩子並沒有住在自家的房子裏,他好像住在他姐姐那裏,可能是為了方便照顧孩子,因為這個當姐姐在派出所一直是跟著他們的” 小芹聽到這裏,終於崩緊的心全然釋放了,因為她最關心的跛腳旁邊的新人問題,現在終於有了零的答案,最起碼這個消息對她來說等來了一個正麵不錯的消息,也是她最希望聽到的……

晚上躺在床上的女人輾轉反側是怎麽也睡不著覺,想到了許多, 而眼前最重要的莫過於這個孩子的前途,下一步該怎樣安排呢……

這個跛腳男人搶先了自己一步,現在在正式的孩子歸屬問題上看樣子是已經木已成舟,既成事實了…… 自己現在能做的十分有限,如果撕破臉皮,法庭上兵戎相見,一決高低,就是贏了,最終孩子歸屬於了自己,可是現在丈夫正強這種殘疾的現狀,他已經不是半年前的身體了,現在的身體已經缺了部件,是殘品了,自家的飯碗都似命若絲懸,看不到前景,再添進一個孩子來……想著想著,她頭痛的老病又犯了,右偏頭像針刺一樣疼痛難忍……她起床找了片止痛片,囫圇吞棗地趕緊吞了下去……

而重新回到床上的女人,也有了新的念想和主意,她不得不想到一個對全家來說是個艱難而痛苦的妥協,而對她來說未必是兩全其美又一箭雙雕的點子和辦法……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