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17)

(2014-11-20 04:35:17) 下一個
  楊小芹隻身到跛腳情人這裏要孩子的時候,沒想到偏偏看見了跛腳男人的新女友在虐待自己的兒子,兩個女人之間立即發生了一場撕鬥,恰在這時,跛腳男人聞訊趕來,他也對於新女人虐待自己兒子的事深信不疑,隨手打了這個以為找到了救星的女人一巴掌,這個兩邊受氣挨打的女人立即癱坐在了地上,哭嚎不止……跛腳男人看也不看坐在地上的哭鬧的女人,徑直走到了門前,迅速地打開門,直奔屋裏,展現在他眼前一幕的是,孩子的母親小芹正抱著孩子哭泣,這個孩子已經哭鬧得失去了力氣,通紅的小臉滿是淚痕,他似乎像哭累得已經精疲力盡了,在母親小芹的懷裏閉著眼睛,不知是睡著,還是哭昏了過去,反正是這個孩子現在沒有了聲音……跛腳男人看到此,心疼不止,一把把他從小芹的手裏搶了過來,嘴巴顫了顫 “快…快…還等什麽…快去醫院……兩個人在這點上找到了共同點,對於“親骨肉”的心疼焦急……小芹也如夢初醒一般,立即附和地說道“對…對…趕快騎上你的摩托車,趕快走” 說完兩人抱著孩子,擠出人群,在圍觀的人們的注視下,迅速地跑出了大門……那個坐在地上還在哭泣的女人一看此景,立刻也傻了眼,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也不哭泣了,有點像犯了錯一樣,偷偷地溜到了眾人的後麵,看著此情此景心也開始懸了起來, 和眾人一起目送著孩子的“父母”跑出了大門……

兩人心急火燎地直奔放在門口的摩托車,跛腳男人把孩子交給了已經坐在了後座上的小芹,自己則轉身一個箭步騎了上去,摩托車開足了馬力,直奔醫院飛去……

到了醫院,兩人直奔急診室,說明情況後,來了兩個大夫立即給孩子做了檢查……待檢查完畢,醫生把他們叫了過來,告訴他們,孩子的哭鬧的引發可能是因為嬰兒的口腔裏的口色泡泡的疼痛造成的,剛才也做了一個小小的化驗,引發的原因是因為真菌感染所導致的,所以現在孩子需要用抗真菌藥物進行治療,至於孩子的現在狀況是因為疼痛哭鬧了很長的時間,所以哭累了,睡著了……

小芹和跛腳男人這下可鬆了囗氣,兩人給孩子拿了藥,然後小心翼翼地抱著熟睡的嬰兒走出了醫院的大門…跛腳男人看也沒看小芹一眼,出來突然就掏出手機,給他姐姐打了個電話……因為他自己抱著孩子沒法子開車回去,所以他讓他姐姐過來一下幫忙……

打完了電話,然後他找了個空地,抱著孩子坐了下來,安心地等待著他姐姐的到來……

小芹一看跛腳男人好像此時視她為空氣一般的不存在,絲毫也沒有考慮她這個母親的身份,氣就不打一處來,但是看著他鐵青生硬的臉色,又不敢發作,隻能隨口叨嘮著“你這是幹什麽呀,找你姐姐來,難道我這個作母親還沒有他大姑離孩子近嗎,你不要忘了,這孩子是從我的肚子裏爬出來的” “那又怎麽樣” 跛腳男人撇了麵前的女人一眼 “你不是有家,有憨厚的丈夫又有可愛的兒子嗎” 他把這個家說得尤其拉長和沉重…顯然他還記恨著他看到的他們一家子在產房中溫馨的場景,“有家有兒,怎麽樣…我從一開始也沒有瞞你,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個屁,怎麽輪到你爺們對這個孩子品頭論足,指手劃腳,可惜你還附和著,難道我的兒子長得像他嗎?你還陪著他耍弄我這個孩子的親生父親,把我當猴耍哪? 現在我算是看清楚了,到頭來,我他媽的就是篩子盛水一場空,趁早咱們還是傻子拉二胡各顧各的吧” 他用騰出來的一隻手指了指孩子,然後像宣誓一般地接著說 “這孩子是我的,是我張堅民家的根,我也今天跟你打開天窗說亮話,誰要是有膽量和我爭這個孩子,那就是老虎進閘門,隻有死路一條,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到時候他可真是背著棺材來尋死了,別怪我沒有早告訴你,不信敢試試!隻怕是到最後隻落得個飛蛾撲火的境地” 這話讓小芹握著孩子小手的手不自覺地倒縮了回去,本來準備好要說的話,也生咽了回去,她條件反射地在心裏嘀咕著;這跛腳現在真是拚了命了……拚了命護著自己家這“根苗”……假如告訴他誰是這個孩子父親的真相,這個男人如果知道了從始到終就是個騙局,他會不會魚死網破,同歸於盡呢……她不敢再往下想了,因為她太了解這個多少有些殘疾男人的流氓個性,有時候真是鬼打城隍廟,死都不怕,他會為此執迷不悟的,走極端的,……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從心裏開始害怕起麵前這個抱著別人的孩子的跛腳男人來…… 她思量著這件事得從長計議……

正當小芹一籌莫展之際,放在書包裏的電話響了,小芹一看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她趕緊從跛腳男人身邊走開,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電話……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突如其來的電話把這個還深陷在爭子困境中的自己又推到了另外一重禍患中來……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你的跟讀和點評!這個流氓個性是這個在爭子受挫中的女人的單方麵的感受和認為,並非作者對他的的評價,另外故事還沒有完結,看到最後希望讀者對於這個個性十足的男人有一個自己的評價。
榕城人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寫手的精彩新篇!跛腳情人並非"流氓個性"-- 他沒有想破壞楊小芹的家庭完整,本性不壞。要不是他的保胎藥,也不會有這孩子 -- 孩子歸他,也不見得對楊小芹丈夫不公平。希望他不致於將來發現自己有"不育"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