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16)

(2014-11-17 12:44:57) 下一個
楊小芹看到自己剛出生的兒子暴哭,競沒有人管,而他的“父親”競然把孩子交給了一個陌生的毒心女人,她搶過電話,把這邊的真相告訴了那邊詢問孩子狀況的跛腳男人,話還沒有說完,那個女人就把電話搶了回來,小芹那肯示弱,眼瞧著自家的孩子被虐待的仇恨,趁著這一搶,讓她久憋在心中的怒氣一下子爆發了,她就勢一手揪著這個女人的駝色毛衣的衣領子,另一隻手一把拽過來了她的披肩長發,口中還怒火未消地訓斥著她 “你這個蠍心毒膽的野婊子,競敢欺負一個吃奶的孩子,這才叫看家狗專咬叫花子,算你本事,真有本事你衝著我這大人來呀”

那個被撕住頭發的女人被揪得不住地叫喚,她的右手也試圖抬高去揪小芹的頭發,隻是被拽住頭發的她苦於處在劣勢,隻能在嘴巴上發揮作用了,她一邊掙脫,一邊也怒罵著 “ 這個狗娘養的小兔崽子,要知道是你這個婊子生的,老娘讓這個小兔崽子活不過今天,就算你今天撿了個便宜” 兩個女人爭撕著,怒罵著,引來了路過的行人和鄰居過來觀戰……一時間把個小院圍得裏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小芹不願“戀戰”太久,她惦記著裏邊沒人照看的哭泣的孩子,並且她的耳邊似乎隱隱約約地聽到了孩子斷斷續續的哭聲,心裏急得像點了撚的麻繩,是火燒火燎……所以她就勢拉撕著這個女人的衣服和頭發慢慢往屋裏靠近……這個被揪著頭發生疼的年輕女人,發現了小芹的心思,趁著小芹頭朝屋子裏看的功夫,頭一下子甩了出來,騰出來的左手向前一把也拽著了小芹的頭發,隻是小芹的頭發是盤起來的,她的手隻抓住了戴在頭上的發卡和被生拽下了一縷頭發……疼得小芹大叫一聲,回手一個大巴掌甩過去,扇在了那個女人的那張塗滿了厚粉的小臉上,頓時打得她是五指山紅,眼睛直冒金星……幾個圍在前麵的老太太一看勢頭不好,連忙上前兩邊開始勸架 “鄉裏鄉親地住著,低頭不見抬頭見,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 眾人正在勸架之時,隻聽見後麵有人撥開眾人群,直奔麵前打架的兩個女人,一個往前走一邊還不停地喊 “讓開!讓開!”小芹用餘光一瞥,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扒開了人群擠了過來,她的手立即掙脫開路人的手,一個箭步衝到了這個男人的麵前 “謝天謝地你可來了,再來晚了,恐怕就見不到了你“兒子” 不知是替兒子感到委屈,還是她想表現一下,說著說著眼淚也隨之湧了出來……

那個年輕點的女人也像見到了救星,騰出手來也一把拽著了跛腳男人的胳膊“ 老公,你可回來了,我被這個不要臉的野娘們欺負死了,你可要替我主持公道呀”以為是找到了援兵,自己可以出口怨氣了,那承想跛腳男人一下子甩開了她的手,用帶著怒火的眼睛瞪著她,一手指著她的鼻尖質問 “ 你個小狐狸精,算我瞎眼沒有看透你,口口聲聲聲稱,把這個孩子就當自己的兒子養,沒想到,我人一走,你人就變成厲鬼了,竟敢踩著土地爺頭頂拉屎” 他越說越氣,一個巴掌就勢也扇在了這個麵前女人的臉上,然後看也不看這個被扇女人的表情,就頭也不回地直奔屋裏邊走去……

這個被連連扇巴掌的女人再也挺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媽呀!我的媽呀,光天化日之下欺負死人啦,今天姑奶奶要跟你們拚了” 與此同時她的眼淚也像斷了線的風箏嘩啦嘩啦地流了出來……她感到這滿肚子的委屈憋屈在心裏出不來,再看看也沒有人響應替她說句話,在眾人麵前索性順勢躺在了地上……

跛腳男人是聽到了兩個女人的吵架,不用再往下聽下去,他就知道發生了什麽,他心裏清楚地知道,母親小芹急成了這樣是因為她親眼看到了一幕多麽可憐的場麵,現在他首先是孩子的父親,這個還在繈褓之中的兒子是他的心頭肉,在這個問題上,他會奮不顧身,六親不認的……他放下了手裏的活計,騎上他那輛嶄新的雅馬哈牌摩托車一路飛奔,趕到了這裏,還是讓他看到了自己不願看到的一幕,兩個女人打了起來……

但是對於跛腳男人來說,這兩個女人對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躺在屋裏的兒子到底怎麽樣了,待他正往屋裏去的時候,這個不知深淺的女人拽住了他的胳膊……

正當這個新女朋友向他訴苦的時候,把他的思緒又拽回到了這個女人陽奉陰違地蒙騙自己的可惡行為上,他是越聽越急,越想越氣,怒火攻心,一巴掌怒扇了過去……

也許是下手重了些,這個女人的臉被扇得通紅腫痛,右邊的眼睛也連帶著紅腫了起來……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