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15)

(2014-11-16 15:48:59) 下一個
出了月子期的小芹待北上去工作的丈夫正強走後,第二天她就起了個大早,此時北方的春天還剛剛姍姍來臨,外麵的天氣還是冷風蕭瑟,颯爽冷漠的西風散布在了大街小巷,特別是朦朦的早晨,灰色的街上伴隨著三三兩兩出門買菜遛彎的老人們和趕著上學的孩子們,使冷清凝重的初春的早晨多少有了幾分的生氣,小芹穿了一件帶飄帶的黑色風衣,這風衣略為寬鬆,多少掩蓋了她剛生完孩子,子宮沒有完全複位的的腰身,腳下還蹬了一雙長筒棕色的靴子,使她看上去像一個風韻猶存的摩登女人,咋一看很難看出來她剛剛生過孩子……今天這身特意的打扮正是為了去見跛腳男人,去要回自己朝思夢想的孩子,而這身時髦的打扮也是為了讓跛腳男人看看,雖然是剛生完了孩子,她楊小芹也不比那些大街上走著的漂亮的女人差多少,還是依舊風韻,還是依然水靈年輕……

自從跛腳男人掛斷了她的電話,和這個搶了自己孩子的男人聯係斷了之後,她唯一可以選擇的辦法就是過了月子期,親自去到這個跛腳的家中去堵他,麵對麵,臉對臉地要回屬於自己的孩子,這期間如果要是什麽意外發生,這個要孩子心切的中年女人也在心裏設想了幾種可能的對策……

從她家到跛腳男人的家不過隻有二十分鍾的路程,因為是顧慮重重,又充滿了未知的可能,另外從上次兩次跛腳男人掛斷了她的電話,使她對這個看不透難以預料的男人,產生了一種陌生而又有些害怕的感覺,所以這個去要孩子的女人的腳步顯得有些步履蹣跚,底氣欠佳……

前麵就是那個讓自己曾經爛若披掌,情意綿綿的地方了,小芹此時此刻的思緒是百感交集,惆悵萬千…… 她想起來曾經聽到的一首歌就在耳邊,那聲音猶如對她言 “曾經感受著你溫暖的懷抱,那是六月下池塘邊的天竺花……曾經珍藏著你的笑容,那是夕陽下的靜河邊的一抹餘輝…… 深切地望著你的還沒有走遠的眼神,眷戀還有多長,愛意猶如東逝水,溫柔己是昨日的風……

她真切地感歎人生如戲,曽幾何時這是自己最想往和想去的地方,而現在這個地方讓自己覺得這麽不安和惶恐……

跛腳男人的家是一個獨立的小四合院,門口像所有的富裕小康之家一樣,堅實的朱紅色的大木門有兩個帶獅子頭的鐵環扣門,看上去即威嚴而又不失豪華……大門是虛掩著的,小芹放輕了腳步,邁著徐徐的小步慢慢地步入了大門……剛進大門,她就聽到了從裏麵傳來的哭聲,而這個哭聲,分明是嬰兒的聲音……她三步並做二步幾乎是跑到了窗戶旁,直入她眼簾的一幕讓她揪緊的心變成了心痛……床上躺著一個用被子裹著的嬰兒,躺在床上的嬰兒雙手咋持著…顫抖著…哭泣著……看來已經哭泣了很長的時間,他的嗓音近趨微弱,小臉憋屈得通紅……小芹再往旁邊看,更是氣得差點叫出聲來,一米遠的地方斜坐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穿戴時髦的女人,她化了妝的臉上的耳機顯得格外紮眼,旁邊還放著一個像MP3一樣的音樂播放機,而和孩子哭聲相對應的是,這個女人好像沉浸在她的音樂當中,你看她閉著眼睛顯然是聽得很忘情帶勁,嘴巴裏還不時地哼唱著……小芹瞅著床上哭泣的孩子,心痛得像刀割一般,這分明是自己剛剛出生的男嬰,自己的兒子已經哭成這個樣子,卻沒人管……而那個跛腳男人呢……屋子裏怎麽沒有他的影子,小芹越看越氣,越看越急,一個箭歩衝到了門口……門是被從裏邊反鎖著,她使勁地敲打著帶著玻璃的大門……“開門!開門!快開門” 這個忘情地聽著音樂的女人顯然是沒有聽到拽門聲和喊叫聲,還在那裏神哉神哉的動情地聽著自己的音樂……小芹此時的肺都要氣炸了,叫聲也越來越大,為了怕把玻璃敲碎了,她把係在脖子上的圍巾解了下來,用手裹著圍巾,不停地大聲地敲打著 “快點打開門!毒心的女人,快把門打開!”

待她己近絕望的時候,門突然從裏邊被打開了,而開門出來的女人顯然不是因為她的敲門聲而打開了大門,是因為她要接一個電話,因為裏麵嬰兒的哭鬧聲,使她不得不出來接電話……因為太專注於回答電話,以至於她並沒有發現一個陌生人的存在,她用柔情帶水的聲音對電話的那邊講道 “親愛的,你就把心放進肚子裏吧,一切都正常,孩子正在熟睡中……” 小芹瞪著發紅的眼睛再也聽不下去了,從後麵一下子竄了過來,一把從那個柔聲細語講話的女人的手中搶過了電話,拿過電話,就急切地衝著電話那邊的人狂叫 “張堅民,你在哪裏……趕快過來看看你的兒子!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在撒謊,這個毒娘們,讓你的兒子哭得快要斷氣了……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