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7)

(2014-10-26 14:32:51) 下一個
   自從正強回家之後,不但沒有抓到妻子的奸情,情到關頭,話到嘴邊,這個懦弱怕生事的丈夫把要該說的話又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小芹也多少知道了丈夫回來的意圖,也感動於丈夫的一腔真言和顧全大局的情麵,所以她有些觸動,並決心跟情人堅民劃清界線,重回家庭的懷抱。。。這期間跛腳男人曾經給她打過幾次電話,小芹跟他說明了似乎發現端倪的丈夫回來了,這之後這個男人的電話她再也沒接過,雖然對她來說這個決定是很痛苦和糾結,但是她別無選擇。。。小兩口著著實實地溫馨了兩天,兩天之後,丈夫告別了妻子,又踏上了北上工作的路程。。。

正強走了之後,小芹試著讓自己忙碌起來,她把家裏裏裏外外又重新裝修打扮了一番,雖然手上忙碌著活計,可是心裏總是覺得有一個影子趕之不走,揮之不去。。。

為了了結心裏這份揮之不去的淡淡柔情,她去了兩人曾經第一次認識的飯館,重新坐在了以前她坐的位置,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感觸還是那麽深刻和親切,好像恍如昨天。。。埋著頭她用手梳理著自己的長發,眼前浮現出的另外一張臉,又讓她感到猶豫和約束,那是自己年幼又聽話的兒子。。。她坐在那裏若有所思了一番,匆匆地吃了盤蛋炒飯,就戀戀不舍地離開了那裏。。。

今天她為了岔開自己的沒有走遠的思緒,中午特意請了妹妹帶著孩子來家吃飯,早晨起來她便忙開了,送走了兒子,收拾停當,準備出門去鎮上的早市去買菜,臨行前,她走到鏡子前又重新梳理了一番,此時突然她感到一陣巨大的眩暈襲來,伴隨著暈轉,胸口陣陣向上泛湧酸水,她趕緊走到衛生間靠近馬捅,嘴剛一張開,傾刻間早上起來吃的麵條和其它的東西像已經準備好了一般,迫不及待地一下子從裏麵全部傾吐了出來。。。她癱坐在馬捅旁,看著眼前嘔吐出來的一大堆東西,不知道自己這種突然的狀況是得了什麽病。。。是今天早上吃得倉促不對付。。。還是另有其他的原因。。。待她的狀況稍有些好轉,她連忙起來走到客廳,拿起手機給妹妹撥了個電話,向妹妹講述了剛剛發生的一切。。。妹妹聽著聽著,突然從嘴裏冒出了一句不經意的話讓她陷入了沉思 “你是不是有喜了” 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思了。。。但卻也本是不該發生的事。。。

自從小芹生完了兒子之後,又陸續地懷過兩次孕,可是都是因為不明原因的病因使地兩個月之後就流產了,因為兩次流產也就造成了兩次不得已的刮宮,最後醫生告訴她和她的丈夫因為兩次刮宮距離的時間很近,造成子宮壁已經太薄太脆弱了,所以她已經不適於再懷孕了,否則的話將會有生命的危險。。。迫不得己,她隻能聽從了醫生的勸說從此戴上節育環,現在。。。自己戴著節育環怎麽可能再懷孕,她感到這個問題十分的滑稽可笑,可是這之後發生的狀況讓她不得不重新審慎這個不可能發生的問題。。。

自從那天吐過了之後,每天早上隻要是刷牙漱口的時候,就會條件反射似的惡心嘔吐一陣,而且從此持續開來。。。小芹記憶起這種症狀很像她當初剛剛懷上兒子時候的反映。。。可是自己已經戴了很久的節育環了。。。在疑惑和不解中,她在妹妹的陪伴下走進了縣醫院的婦產科,並且很快地把早孕的尿檢送了上去。。。

等她再次被大夫叫進來的時候,看到大夫手上握著的化驗結果,心裏的忐忑不安已經到了無法抑製的地步,腦子裏無數次環繞的問題又重新湧上了心頭;如果懷孕會怎麽辦。。。還能會有其他的結果嗎。。。如果懷孕那麽這個戴著節育環受孕的孩子到底是誰的呢。。。帶著這些許的疑問她坐到了婦產科王大夫的麵前。。。這個王大夫大約有50來歲,是這個縣醫院的婦產科科主任,是個態度和謁可親 經驗豐富的婦產科頗有資曆的老醫生,當初小芹生兒子的時候就是她接生的,小芹對於她是百分百地信任。。。坐定之後,王大夫又開始問了問她末次月經的日期及從什麽時候開始的反映,每天的反映持續的時間及所戴節育環的一些細節,然後把即張剛剛到手的早孕化驗單攤放在了她的麵前 “你的早孕尿檢的結果已經拿到了,化驗單顯示的是陽性,這就意味著你又懷孕了” 小芹所擔心的終於成為了現實,她迫不及待地說 “可是我已經戴了節育環近7年了,怎麽可能。。。” 她不知道自己也說不清楚此時此刻的心情是高興還是擔心。。。“ 這種現象我隻能說是有的,可以肯定地說有幾種可能性,也許你所佩戴的節育環伴隨了7年之久,在你的體內位置上有所改變,由於這種位置上的改變造成了它的功能的喪失,也許可能跟你們的性爰的姿勢和體位等諸多因素有關,我隻能說也許跟這些因素有關,確切的原因還有待去檢查和探索,所以就造成了你在戴節育環期間受孕” 她沒等小芹反映過來,又接著問道 “現在的問題是你打算要不要這個孩子,而如果選擇要這個孩子,你的兩次先兆性流產也不得不考慮進去,而你的年齡也已經是在了高齡產婦的年齡了,在懷孕期間和生產過程中都會存在一定的風險”

小芹已經忘記了婦科的王大夫這之後對她又交待了一些什麽。。。她隻覺得全身軟綿綿的,口幹舌燥,心跳得幾乎自己都能聽得出來,對於這個醫生提出的其它問題她都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對於她來說也不是關鍵和問題,最重要的是不敢言出又藏匿在心裏的事實,隻有她自己清楚,這個問題對於她來說讓她難以啟齒,但又必須麵對。。。那就是這個剛剛受孕的孩子到底是誰的孩子。。。自己的丈夫正強和還是讓自己愛得不能自拔,又為了這個家又決定蔬遠的跛腳男人張堅民留下的種呢。。。

她感到這個剛剛懷上的孩子及產生的後果是即隱匿又讓她迫不棘手。。。可是不知為什麽同時又讓她感到身不由己地驚喜和興奮。。。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