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4)

(2014-10-19 11:07:21) 下一個
  張堅民自從見到楊小芹之後,鬼使神差地覺得他死去的女朋友又回來了,雖然已經過去了近五年的時間,死去的女人的影子還是沒有從他的腦海中在他的生活中抹去消失,而且有時候甚至更加,這種負罪感攪得他不得自在安生,他也不知道是這種罪孽感與留戀感那個占得更多些更沉重些。他雖然不太懂得嫻雅華麗的藻辭,但是在這個跛腳男人的心目中死去的女友也許就是像歌裏唱到的刻骨銘心 永遠不忘的爰情了,他無數次地陌生地看著這雙連自己都厭惡的手,並且曾經有幾次當自己走近廚房摸著菜刀的時候,他曾試圖用握在手中的正在剁肉的刀剁掉自己的右手。。。這種強烈的負罪感終於使他在見到楊小芹後有所改變。。。

張堅民從小芹的妹妹那裏要來了小芹的手機號,並且很快把它儲存到了通訊錄裏,從聚會回來的第二天晚上,他跟朋友在飯館吃飯,中途他借故出來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拿出了手機 ,在打和不打之間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慢慢地撥了楊小芹的號碼 “喂 是小芹嗎” 當聽到一個女人柔美的聲音後,張堅民全身的熱血沸騰,聲音也變得低沉結實富有磁性了 “我是張堅民,還記得那天聚會坐在你對麵的”。。。當聽到對方一聲肯定的回答後,他的話就像背台詞一樣地流利;“前天在聚會中見到你,對你印象頗為深刻,從你的臉上總覺得你好像隱藏著一些輕淡的憂傷和孤獨,如果你願意或者說看得起我,我願意“聆聽”你的傾訴,當一個聆聽者和護花使者” 雖然他知道這種認識的方法未免有些落入俗套,但是他一時半會還找不出更好的方式。。。

張堅民鬥著膽子,一口氣講完了所有要說的話,然後大氣不出地握著電話,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楊小芹那天從聚會回來,心裏不知為什麽美滋滋 喜洋洋的,很長時間沒有參加有這麽多人到場的聚會了,而且讓她更為心跳的是;在這之間有一個單身男人始始終終地盯著自己看,雖然自己已經不是黃花姑娘了,但是自己的相貌不管是在這個聚會上,還是在這個近千人的村鎮上,自己還是滿有信心的,至少也是拔在前頭的,有男人喜歡她並不奇怪,但是一目不差地整晚盯住自己看,她還是第一次撞到,第一次感受到。。。再一細看這個男人長相身板並不差,隻是腿腳有些跛,楊小芹從來不把男人的身體劣勢看得那麽重要,因為就是因為這些低於自己的劣勢,也許就是自己能夠占據優勢和今後利用的條件呢。。。雖然因為人多口雜,兩人沒有說上幾句話,但是她從心裏記下了這個男人,也記住他看自己時的表情。。。所以從聚會回來她的心裏像沐浴著春風,渾身的細胞也隨之活躍起來,經常自覺不自覺哼唱著一些甜蜜的流行小曲。。。

沒有想到這麽快,事隔剛剛兩天,現在突然又接到了那個整個晚上盯著自己的男人電話,她的心裏既興奮又驚喜,便很快用甜美的聲音而又多少有些含蓄的口吻回了過去 “既然是我妹妹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是朋友就不要說見外的話,有時間可以聚一聚,聊一聊,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嗎” 其實她知道說這幾句話對於他們倆現在的狀態都有些裝腔不夠誠實,但是她必須得考慮自己己婚的身份和現實。。。很快兩人便敲定好見麵的日期和時間。。。

那天楊小芹經過了一番精心的化妝和打扮,特別是她在內衣部分更做了一些精心大膽的嚐試,在時髦緊致的外衣裏麵,她特意穿了一件紅色帶著黃色和紫色繡花的肚兜。。。這件紅色的肚兜本來是她的丈夫作為性趣禮物送給她的,今天她把它穿在了身上,派上了用場。。。想像中如果脫下外衣,她的雪白的雙肩袒露在外麵會顯得更加妖嬈,充滿性欲和誘惑。。。

那天晚上他們約好在一個鎮上新開的咖啡館裏,坐定之後,堅民點了咖啡甜點和女人愛吃的水果拚盤,還囑咐著,還想吃什麽,盡管說話,千萬別給他節省。。。一看小芹今天這身打扮,再看看寫在臉上的表情,這個跛腳男人心裏多少有了底,至少他心裏清楚兩人的目標應該是一致的。。。小芹感受到如同公主般的照顧和體貼,臉上洋溢著春風,心裏蕩漾著春心,不自覺地臉上的表情也豐富了起來,聲音也越加嬌嫩了。。。兩人從那天的聚會談起,每個到場的人都成了他們談話的陪襯,講到張三,說到李四,然後又自然地過渡到了各自的身世。。。特別是堅民講述到女友死去之後,他的痛苦和悔恨,眼圈一陣陣泛紅,真實小芹從妹妹那裏已經簡單地知道他比較特殊的經曆,但是一個大男人在她麵前這樣真實的悲傷和真情吐露,她還是感到有些意外沒有料到。。。說再多安慰的話也無用,她用手輕輕地拍拍他渾厚的肩膀,但很快意識到又放了回去 “事己過去,無可挽救,保重自己要緊” 堅民看樣子還是沉浸在過往的回憶中,並沒有理會她搭過來的手,還在旁若無人地講著。。。小芹此時找不出再好的語來做安慰,她的手又無意識地搭了過來,堅民這時突然抬起頭來用火辣辣的眼睛正視著小芹,而他的手也順勢拿住了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有些冰涼的女人的手,兩人四目相對,脈脈含情,如饑似渴。。。仿佛能夠聽得見彼此的心跳和呼吸聲。。。語言在這時候顯得那麽的無力和蒼白。。。小芹的身體像無根的浮萍一樣鬆軟地靠在了堅民的懷裏,一股香氣送了過來,堅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小芹送過來的身子緊緊地攬入了懷中。。。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